•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83章 夏想的影响力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83章 夏想的影响力

    作品:《官神

        冯旭光交待下去不久,老三就搞到了不少岳方和包月明的材料,他就匿名寄到了市纪委,直接注明了“秦拓夫”收。www.00ksw.org

        “这种事情不能姑息,要查,而且还要严惩。”陈风终于发言,他一脸严肃,看了众人一眼,“崔书记的提议很好,夏想同志是个好同志,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他受了委屈,从公从私来说,我都觉得过意不去。从公来说,是我的失职。从私来说,我有愧于他。以前他是我从坝县强行调到城中村改造小组的,在改造小组他做出了不少贡献,这一点大家也心里有数。结果他一调到安县不久,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身为他的长辈,没有照顾好他……”

        陈风的发言声情并茂,有人觉得他是在表演,有人却觉得是真情流露,曹永国听了却微微动容。不管陈市长是真也好假也好,在常委会上如此力挺夏想,这就是一份天大的人情。

        方进江眯着眼睛,不说话,目光闪动。

        王鹏飞似笑非笑地看着陈风,心中微微感慨,夏想这个小朋友还真不简单,一个副县长的事情,不但省委的常委会上大加讨论了一次,在市委常委会上,让书记高调表态要对他表彰,还让市长动情地演说一番,不管他本身有没有足够的资本,至少他在各方势力的交手之时,充分利用了各方势力的不和和弱点,转化为他自己的优势。

        难道这就是出神入化的效果?

        王鹏飞想起夏想从容又不失谦逊的笑容,心中无奈一笑,别说,这个小伙子还有讨人喜欢的地方,起码他不张扬,做事情非常有分寸,有进有退,从不惹人厌烦。想到这里,王鹏飞咳嗽一声,说道:“说起来我和小夏也有过几次接触,他还是我的牌友,这一段时间没和他打牌,还真有点想他了……”

        除了知道内情的几个人之外,其他常委都是不约而同地露出了震惊的神情,这个夏想也太了不起了吧?书记帮他说话不算,市长还大力挺他,现在连王书记也主动说出他是他的牌友,谁不知道王书记的牌友的含义?就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

        连曹永国也不免惊讶,夏想什么时候和王书记关系都这么近了?这个夏想,还真是给人惊喜不断。

        众人心思各异,但有一点却完全相同,就是以后没事少惹这个夏想。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惹了他,不但许多人为他出头,而且整他的人,还要被别人向死里整!

        崔向也没有想到夏想竟然和王鹏飞关系也这么近,他愣了一愣,心中闪过一丝疑惑和疑虑。

        在市委常委会散会的同时,夏想也一步迈出了关了他七八天的房间,贪婪地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

        说起来好笑,岳方和包月明转变了策略,和夏想坐在一起聊天,谈人生谈理想,试图打动他,从他嘴中套出话来。夏想就心想,好,谈人生和理想是吧?那就好好谈,他就口若悬河地和二人神侃了一通,说得二人连连点头,对他的一些看法大加赞赏。

        侃归侃,说了半天,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岳方就不免焦急起来,时间拖得越久就对他们越不利,可以说,他们现在已经无路可退。

        包月明终于不耐烦起来,嚷着:“夏想,你别死硬到底。告诉你,现在才关你几天,你要是不开口的话,我们可以关你一年半载,看谁抗得过谁?你别以为还有人能把你弄出去,既然把你关了进来,不交待清楚问题,就别迈出这个门。”

        岳方就唱红脸:“夏想同志,你还年轻,早早交待了问题,也能早出去。你的问题并不算严重,说不定丢了官就不追究其他责任,不过你越是不说,上头的耐心就越少,到时上头一发火,我们也不好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们的一贯政策你也懂的。”‘夏想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岳方同志,我真的没有什么问题要交待,难道非我编排自己的问题再交待出来?这是欺骗党欺骗人民吗?我不敢说清廉如水,有人请吃饭什么的也去,人情往来,不去不行。但要说到收礼受贿还真没有。一是我年轻,别人谁看得起我?二是我官小,一个管文教卫生的副县长,你让谁给我送巨额贿赂?要不你给讲讲,你们办的案子中,大部分贪官是什么职务?”

        岳方也受不了了,大怒:“住嘴!夏想,我警告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是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因为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大量证据,只要把证据一交,你这一辈子都没什么指望了。我们是看你年轻,不想你一辈子就这么毁了,你倒好,把我们的好心不当一回事,那好,你自己再好好想想。”

        岳方和包月明刚关上房门,就听到外面有人进来,岳方还以为正式来人提审夏想,就转身对夏想冷笑一声:“看,来审你的人来了,等下有你好看了,我们可救不了你了。”

        从外面进来四个人,岳方和包月明一见都不认识,不过他们也明白,能找到这里的都是自己人,就笑着迎向前去,主动说道:“找到夏想的证据了?他死活不开口,我们用尽了办法也没撬开他的嘴。就等你们了。”

        因为房自立对岳方说过,让他和包月明想尽一切办法打开突破口,他也会在外围再找到夏想的证据,到时双管齐下。所以岳方就想当然地认为来人是房自立派来了,也没有深想为什么同是市纪委的人,怎么看上去这么面生?

        来人一共四个人,穿着很普通,长相也一般,为首的人是一个体格健壮的青年,他来到岳方面前,打量了他几眼,问道:“你是岳方?后面的人是包月明吧?”

        语气有点不善,岳方心中一惊,莫名感到不妙,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来人又说:“请回话。”

        岳方下意识点头:“是,我是岳方,他是包月明,你们是?”

        他脑中突然一闪,想起了,对方说话的口气不但冷冰冰,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是标准的纪委腔——审问的语气,难道是坏事了?岳方脑中的念头刚想起,就感觉胳膊一疼,已经被人背在了背后。

        包月明见势头不妙,转身想跑,旁边的两人似乎早有准备,一前一后把他夹在中间,也一样背胳膊扭到了背后,还稍微用了点力,疼得他满头冒汗。

        包月明心有不甘:“我要找房书记,我们有后台,你们小心点!”

        来人冷不丁朝他肚子上来了一拳:“再吵让你尝尝更厉害的!房书记?你们会见到的,不过估计是监狱里了。”

        岳方见状再也不敢挣扎,急忙闭紧了嘴巴,小心地问:“几位同志是省纪委的?房书记也被拿下了?”

        来人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大踏步来到关押夏想的房间,将夏想放了出来,一脸郑重地说道:“夏想同志,你受委屈了,邢书记让我替他向你道歉!”

        一握手,夏想就感觉有一个纸条塞到了自己的手中,他急忙收好,又客套几句,才趁众人押着岳方和包月明的时机,看了一眼手中的纸条。

        上面只有几个字:“近期先不见面,不电话,看行动。”下面的署名是一个小小“S”,夏想知道,是宋朝度。

        既然宋朝度能通过省纪委的人传纸条给他,可见他和省纪委书记关系非同一般。不见面不电话的含义是,可能近期有大变,宋朝度会被高成松列为重点怀疑对象,有可能采取非常措施监视他,所以二人就避免接触,被人抓个正着。

        趁人不注意,夏想将纸条烧掉,扔进了杂草丛。

        省纪委的人一走,秦拓夫才带着人出现在夏想面前,一见夏想,他就哈哈大笑,和夏想用力握了握手,说道:“受委屈了,不是我救你来迟,实在是情况比较复杂,一言难尽。”

        夏想一点也没有委屈的样子,笑着摸了摸脸:“算是好好休了一个带薪假期,秦书记您瞧,我都长胖了不少。”

        秦拓夫这才上下打量了夏想几眼:“真的,比前一段时间白胖了许多,不错,心宽体胖,证明小夏同志身正不怕影响斜。”

        夏想开上车,跟随秦拓夫等人来到市委。

        让他想不到的是,一进市委,就看到陈风站在楼前,一脸凝重。

        夏想停好车,急忙向前几步来到陈风面前:“陈市长……”

        陈风郑重地点点头:“小夏同志受委屈了,我身为市长,没有照顾好你,有责任呀。”

        说实话,夏想其实一点也没有受委屈的觉悟,反倒觉得在里面住了几天,就是闷了一点,也没什么不好,而且也引发了连锁反应的第一波,可以说收获不小。不过他见陈风的表情,知道他表演的天性发作,想扮演一出笼络人心的好戏,也就是配合陈风演戏,一脸辛酸地说道:“陈市长,我,我确实是被人冤枉了。我对不起您,给您丢人了……”

        高海站在陈风身后,感慨万千。

        夏想虽然被抓了七八天,但七八天之内牵动了多少人的神经,他可是心里有数。实际上从夏想从坝县来到燕市,至今不过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不提他升迁的速度有多快,光是他目前建立的关系网,就让人震惊不已。高海明白,别看自己是市政府秘书长,真要论到影响力,恐怕还不如夏想这个副县长。

        夏想低调被抓,现在高调放出,市纪委书记亲自去接,市长在门口相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迎接省级领导,却原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副县长!抛开秦拓夫和陈风与夏想的私人感情,秦拓夫或者只是觉得夏想被自己的手下陷害,过意不去,而陈风则是一是表演的成份也有,二是也为不遗余力地抬夏想一抬,意思是要告诉大家,他对夏想的维护,自始至终都不会变!

        陈市长怎么会如此厚爱夏想?连高海也微微有点嫉妒,要是陈风对他也是如此,他下一步当一个实权副市长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惜的是,陈市长对他表面上不错,但副市长的人选问题,他一直不肯松口。

        高海就有一种无力的感觉,对比夏想的待遇,可见他在陈风的心目中,远不如一个副县长。

        也许……高海眼前一亮,也许能走走夏想的路子,一个能牵动各方神经的副县长,其影响力远超副县长本身,已经不能拿正常的级别来衡量夏想的能量。所以自己一个副厅级干部,借助他的力量,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

        连副省级的陈市长,也屈尊在门口相迎,尽管有做秀的成份在内,但多少也有一些真情流露,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值得陈风出来做秀的!

        高海心中打定了主意,有机会要好好和夏想走动走动。

        高海的身后,站着曲雅欣、吴港得、钟义平等人,他们都心思复杂地看着夏想。尽管说来夏想被抓,他们使不上力也打听不到消息,但也一样为他焦急。如今见到夏想平安归来,还受到了隆重接待,不由感慨万千。

        曲雅欣的感慨是,人的一生不怕经历磨难,怕的就是经历之后没有收获。象夏想一样,受了点小委屈,却受到了陈市长的高抬,也是值了。她甚至还有点微微嫉妒夏想,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可惜了,比他早生了几年。

        吴港得却想,真他娘的带劲儿,要是关我三个月,出来后哪怕只有一个副市长迎接我,我也愿意。

        钟义平神情复杂地看着夏想,心想,怎么自己就没有福气和夏县长一起下到安县,只要和夏县长在一起,就算陪他一起被抓也值了。

        和众人的胡思乱想不同的是,崔向在楼上向下俯视,他无意识地轻轻敲击窗户,心中却想不明白,夏想的背后到底是谁?他不相信陈风真是因为惜才才来这一出,肯定是另有所图。

        夏想和曹永国的关系,和王鹏飞的关系,和秦拓夫的关系,都不足让陈风如此器重,那陈风到底是为了什么?是在演戏给谁看?

        崔向一是想不透陈风,二是猜不出来到底是谁对沈复明下的手。不但动作迅速而果断,而且还能打高成松一个措手不及,此人真是了得,连叶省长也没有方向,一点也没有打听到内幕消息。

        不简单呀,都不简单。除了夏想一个副县长能撬动各方关系之外,一个副县长就能惊动省委常委会和市委常委会,还有一个隐藏不出的高人,伺机而动,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砍掉了高成松的左膀,示威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想必高成松现在暴跳如雷,气得连饭都吃不下了吧?

        崔向想起燕省和燕市即将迎来的动荡,心中浮起了浓浓的担忧。

        夏想随陈风来到办公室,陈风郑重其事地代表市委市政府,宣布夏想同志没有任何经济问题,以前的事情全是诬陷,等于是正式给夏想恢复了名誉。夏想也对市委市政府的决定表示感谢,以后一定戒骄戒躁,努力做出更大的成绩。

        人群散去,陈风自顾自在倒了一杯茶,慢慢地品了几口,说道:“人生如茶,有苦涩也有甘甜,经过这一次磨练,你有没有什么感慨?”

        要说没有感慨,夏想也有点想法,不过也只是有些感叹而已,还谈不上感慨,他就答道:“当权力可以肆意践踏法律的时候,公正就只是一句空谈。当然,现实如此,我们也不可能完全改变一切,不过幸好,法律的武器还有强大的一面。我只是担心的是,什么时候出现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他权力极大,又洁身自好,没有人可以抓住他的把柄,那他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了?”

        陈风哈哈大笑:“我以为你会诉苦,没想一开口就是空想主义。现实生活中,哪里会有又狂妄又自律的人?自律和狂妄本来就是矛盾和对立,一个人,怎么可能对自己自律,对别人狂妄?所有的人都是宽以待己,严以待人的。”

        二人都没有提名字,不过都心里清楚,说的是高成松。

        过了一会儿,陈风忽然问道:“有没有兴趣去景县帮江天?”

        夏想想了一想,摇摇头:“我打算在安县多干几年,在一个地方总呆不久,会给人留下浮躁的印象,我想陈市长也希望我越来越稳重,是不是?”

        陈风点点头:“我猜你也不会去景县,算了,不勉强你了。对了,连若菡近日要出国,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对于远景集团以后的发展,她应该有所交待吧?”

        “具体事务以后有高老暂时负责,连总最担心的还是钢厂和药厂的地皮,如果地皮最后落入他人手中,森林公园项目就完全成了为他人做嫁衣裳了。”夏想对此也有隐隐的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