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75章 吴家已经出手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75章 吴家已经出手

    作品:《官神

        “我的意思是,继续深入挖掘厉潮生的问题,既然他能一出手就是5套别墅,要是他再没有经济问题的话,全天下的官员都清廉如水了。www.00ksw.org厉潮生的后面站着徐秘书长,倒没有什么,官场上谁都有后台。但徐秘书长现在是高书记的跟前红人,他的话还是非常管用的。”秦拓夫似笑非笑地看了夏想一眼,意思是不要以为纪委人员什么都不知道,其实身为纪委书记,谁是谁的人,谁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不敢说都一清二楚,最少也知道个大概,否则纪委书记的位置就坐不长!

        夏想出了一头的冷汗,人家连厉潮生出手5栋别墅的事情都知道了,可见纪检部门也确实有能人存在,或者说处处有暗线,就看查谁不查谁了,他就笑着说道:“我正打算向秦书记汇报这件事情,没想到您的眼线也太厉害了,比我知道的还快。”

        这一句话让秦拓夫听了比较受用,就说:“我从政以来,一直在纪检部门,你说,没有眼线没有得力的人手,能行吗?不过也是因为你的材料,我才让他们特别留意厉潮生的一举一动,要不也不会对他查得这么细。说说看,你怀疑厉潮生的钱是怎么来的?”

        “可能是采矿!”话说到这个份上,夏想也不再隐瞒什么,再隐瞒就会引起秦拓夫的反感了,“我已经让人去深山中查访了,现在还没有消息。”

        “你派的人,可靠不?”秦拓夫质疑夏想。

        “可靠,他是特种兵出身,也许论办案手法不如纪委的同志,但跟踪和暗访的身手一流,不会有问题。只要他一查到线索,我就会通知您。”夏想已经决定,将厉潮生之事全部交给秦书记办理,自己毕竟是外行,只负责做一些外围的事情就可以了。

        “这才是你所做的最正确的选择。”秦拓夫放心地笑了,“这个案子要办就要办成铁案,要拿出过硬的证据,让他翻不了身,否则就不办!这是我的原则。高书记再强势,他也要为燕省人民负责,也要给燕省的大小官员做出榜样,所以这件事情,只有证据确凿,让厉潮生没有翻案的可能的时候,才会动手把他拿下!”

        到底是老纪检干部,说话之间还是气势十足,让夏想看了,也觉得有一股森然之意。他恭敬地说道:“是,秦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哈哈,你知道什么?厉潮生的案子,你可是一点也不知道,你只需要知道和我一起打牌就可以了……”秦拓夫笑着摸了摸后脑勺,“等什么时候有时间再约上王书记,一起打个牌,怎么样?”

        “好!”夏想没有理由拒绝,一口答应。他也知道秦书记是出于保护他的角度考虑,才提醒他,让他置身事外的。

        离晚上还早,告别秦拓夫,夏想本想到楼下的改造小组办公室坐一坐,忽然手机响了,是江天的电话。

        “夏县长,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一下,陈市长想见见你。”江天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热络,还有一丝兴奋。

        “巧了,我正好在市政府大楼里面,陈市长现在有空不?”夏想也没和江天客气,直接说道。

        电话里面安静了片刻,江天的声音又传来:“过来吧,陈市长现在等你。”

        夏想想不出来陈风找他有什么事,他离开市政府后,也就给陈风打过一个电话,当时陈市长正在忙,也没说几句,后来就联系极少,少到连他自己都不好意思的地步。所以夏想一路上做好了被陈风批评的心理准备,同时也在酝酿理由,也好平息一下陈市长的不满。

        不料来到陈风办公室后,陈风一没晾他二没训他,反而笑眯眯地说道:“小夏县长,别来无恙?”

        夏想吃了一惊,忙不迭说道:“陈市长,您该批评就批评,该严厉就严厉,您这么笑,我反而更心里没底。”

        还是典型的夏想风格,陈风的笑意更盛了:“不就是没怎么给我打电话,也没过来向我汇报工作吗?没什么,你真以为我有这么小气?我知道你也想好了理由,不外乎是怕我工作忙,你没有做出什么成绩,不好意思打扰我,也没脸见我,是不是?”

        夏想张大了嘴巴:“太神奇了,陈市长,您简直会神机妙算,再世诸葛。”

        这一句话彻底把陈风逗乐了,他拿起一根烟,朝夏想的脸上扔去:“一段时间没见,拍马屁的工夫见长。”

        夏想忙接过烟,嘿嘿一笑,主动拿出打火机帮陈风点上:“您找我有什么事?不会就只为了训我一顿骂我几句吧?”

        陈风这才坐下,长长地吸了一口烟,才说:“不得不承认,小夏,你确实有能力,也有思路,虽然是一个排名靠后的副县长,还是借助李丁山的力量,把安县搞得有声有色……我就想,要是让你当县长,给你一个全县的棋盘让你下棋,你到底能下一盘什么样的好棋?”

        这个命题有点过大,夏想不好回答,不过他也知道,陈风只是考考他,以他现在的资历和升迁速度,想要当上县长,至少还要两年以后。

        但陈风问这个问题,显然又不是无心之问,他忽然想到了外面的江天,笑了:“陈市长这个问题应该去问江天,问我的话,我现在还回答不了,暂时没有这么高的眼光。”

        陈风满意地笑了:“还行,反应还挺快。江天要去景县了,听说景县的三水风景区和你们安县的三石风景区,是竞争对手的关系?”

        “有竞争才会有发展,大家都在竞争中进步,等把市场做大了,说不定还有合作的机会。”夏想呵呵一笑,“那以后就要叫他江县长了?”

        陈风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江天的话题,而是示意夏想坐下。夏想刚坐下,他却又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夏想的面前,一脸凝重地说道:“小夏,你闯了大祸了,知道不?”

        夏想一下站了起来,一脸紧张地说道:“出了什么事,陈市长?”

        陈风忽然又开心地笑了:“出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清楚……”他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又语重心长地说道,“年轻人,谁不犯一点点小错误?我以为你足够成熟稳重,可以做到滴水不漏,现在看来,毕竟还是年轻,既然年轻,就难过美色这一关。”

        夏想摸到了一点头绪,不过还是恭敬地说:“请您批评指正。”

        陈风见夏想端正的态度和必恭必敬的样子,会心地笑了起来:“我可没有批评你的意思,我只是提醒你,你还年轻,还没有结婚,在个人问题上一定要把握好一个度。我看你和曹殊黧就十分般配,就不要再招惹连若菡了。”

        “难道陈市长听到了什么风声?”夏想也能猜到,只要说到他的个人私事,除了和连若菡来往过密之外,他自信没有把柄可以被别人抓住。

        “不是听到了风声,是接到京城来电。吴家一个重要的人物直接给我打来电话,他还算我有点交情,特意咨询了你一些事情,并且说……”陈风故意看了夏想一眼,见他虽然有些紧张,但眼神中还是一如既往的镇静和平和,心想还行,还真能沉得住气,是个能做出大事的人,就说,“让我适当地‘照顾照顾’你,如果可能,最好把你调离燕市。”

        夏想愣了片刻,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然后又摇头笑了:“吴家果然厉害,手都伸到燕市了。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县长,也值得他们大动干戈?还亲自给您打电话,让您一个堂堂的副省级干部‘关照’我一个副处级干部,大手笔呀。”

        陈风却一脸严肃地说道:“吴家的势力之大,你想象不到,不要说气话,没用。幸好电话打给了我,要是打给了别人,事情恐怕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谢谢陈市长!”夏想郑重其事地说道,陈风的意思很明显,他既然明白无误地告诉夏想事实,就表明了他不会偏向吴家的立场。可以说,卖了夏想一个天大的人情。

        夏想再不感恩戴德,就太不会做人了。

        陈风要的却不是夏想的感激,而是给他提个醒,让他有一个谨慎小心的态度。不管怎样,在外人看来,夏想的额头上贴着陈风的标签,是他陈风的嫡系,如果他因为一点压力,而对夏想有所损害,就太让外人瞧不起了,以后谁还会死心塌地地跟着他陈风?

        当然更深一层的考虑是,陈风也不是一点也不担心吴家的势力,而是觉得就算吴家的触手能伸到燕市,他们想一举拿下一个普通的副处级干部,易如反掌,但用在夏想身上就不太合适了。不说别的,就是夏想明明暗暗的关系网,别说远在京城的吴家也太清楚,就连他也不敢说完全知道夏想的底细。

        先不说夏想是曹市长未来的女婿,哪怕是他和方进江的关系,陈风也不感到意外,但夏想和王鹏飞之间的互动,在一起打牌吃饭,关系似乎还算密切,就让他吃惊不小了。更让他吃惊的是工商界人士聚会上了传闻,夏想和三大副省长之间的互动,更让他对夏想刮目相看。

        如果说高晋周是远景集团的人,他和夏想之间寒喧是在情理之中,后来的沈复明和范睿恒着实让陈风心中感叹,夏想还真是一个善于从错综复杂的局势中获益之人,不过是因为领先房产的关系,就让两大副省长借机抬他一抬,借势借力的工夫,连陈风都自叹不如。

        而且夏想的身后,实际上还站着一个宋朝度。

        别人或许不了解宋朝度,认为他从此肯定会一蹶不振,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陈风却心里清楚,宋朝度的后台目前看上去不算强硬,但在换届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是下一届的中枢几人中的一人,而高成松的后台,因为年纪的关系,最晚明年换届时,必下。宋朝度的重新崛起,不过是时间问题。他隐忍了两年,也许是得到了后台的授意,在平稳过渡之前,没有必须和高成松的矛盾激化,毕竟时间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不知不觉,夏想已经牵动了这么多方面的势力,更不用提对他死心塌地的连若菡!

        连若菡虽然是吴家的人,吴家也以家族的利益压她就范,但陈风知道,连若菡的父亲执掌一省,虽然是吴家举足轻重的人物,但他和家族关系并不密切。连若菡更是,她不但和家族关系漠然,和她父亲的关系也是极其一般,她个性要强,不服人,一向独立,对家族的利益向来不感兴趣,只凭陈风所了解到的部分,他就能断定,连若菡决不可能为了家族而和夏想决裂!

        陈风维护夏想之心也很强烈,夏想对他暗中的帮助不可谓不少,而且他也有意要看看夏想到底能走多远。现在冷静分析下来,却惊讶地发现夏想一人已经是各方势力争夺的对象,也有牵动各方势力的能力。吴家势力再大,在燕省,还达不到为所欲为的程度,所以他们想打压夏想,想断了夏想的前途,不是说没有一点可能,只能说,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而且陈风也能猜到,想要打压夏想的是吴家的第二代人物,吴家的掌舵人物吴家老爷子,眼光还看不到夏想的身上,他的眼中,全是国家大事。

        况且有连若菡不惜一切地维护,在最后时刻,连若菡的父亲还是要站在女儿的一边。

        陈风如果知道也是一心维护夏想的李丁山背后的史老的能量,还有和夏想关系走近的还有省委常委马省长的话,他恐怕就是震惊得说不出话了!

        当然,陈风所分析的一切,都不如他对夏想的爱护来得强烈。不管夏想现在承不承认,整个燕市乃至燕省,都会把他当成他陈风的人。谁不知道陈风向来护短?夏想不受欺负就算了,只要受了欺负,只要让他知道了,他肯定会为他出气。

        陈风很清楚夏想在城中村改造小组为他所做的一切,替他暗中周旋过了不少难关,最难能可贵的他不居功不自傲,所以当他接到吴家的电话时,第一反应就是想回应对方几句,随后冷静下来,才含糊其词地说他会留心夏想的一举一动,但并没有给对方任何承诺。

        对方显然也听了出来他的敷衍,虽然没说什么,但陈风知道,对方肯定还会另外委托别人对夏想下手,于是他还是郑重地提醒夏想:“我想吴家不会善罢干休,而且他们的势力也确实庞大,在燕市或者燕省,肯定还有他们认识的人,小夏,你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不就是一个女人,不行就放弃了也好。”

        陈风出自好意,夏想只能心领:“多谢陈市长的好意,我有分寸,也知道什么该把握什么该放弃什么。有些人和事,不是利益交换就能放弃的,我相信您在以前,也有痛苦选择的时候。”

        陈风知道夏想的决心已下,有点无奈,不过还是笑呵呵地说道:“我相信你能走好每一步,在此给你提个醒,谭龙有可能高配常委,政府职务是常务副,他对远景集团没有好感,钢厂和药厂的地皮,他肯定会提出反对意见。”

        “市长是谁?”夏想对曹伯伯走后空出的位置由谭龙接任,已有心理准备,但对谁就任燕市的市长,一直充满了好奇。

        “竞争很激烈,原先想就地提拨,省里不同意,显然不想燕市太抱团了。不过现在已经有了一点眉目,不出意外的话,就是胡增周了。”

        “章程市委书记胡增周?”夏想吃了一惊,“他升迁的速度挺快,有什么窍门没有?”

        陈风被夏想逗乐了:“窍门?你以为升官就是技术工,找对了窍门就成?不过要说胡书记升官,也算有点窍门,据说他的书法被中枢的一人看中,一直赞叹他有才华,结果就……”

        总算修成正果了,夏想对胡增周以书法入道的为官之道,也是暗暗赞叹。他对胡增周谈不上好感,但也不至于厌恶,总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油滑的人。

        陈风实在太忙,本来夏想还想多坐一会儿,多说说话,不一会儿就来了好几拨人前来汇报工作,夏想只好告辞而去,临走时,和江天用力握了握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出了政府大院,他开上车,拐上了主干道,走了不一会儿,就发现身后的尾巴又跟了上来。

        最近几天,他一直发现身后有尾巴跟踪,本来抱着逗他们玩玩的心理,由他们去,一到关键地方,就甩掉他们就可以了。不过今天听到吴家的电话都打到了陈风的头上,明目张胆地毁他前途,还真是口气不小,夏想也就有点生气。再看到后面的尾巴时,就不免动了要收拾他们一顿的想法。

        后面跟踪夏想的人,就是强江海安排的许大根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