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54章 和厉潮生第一次过招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54章 和厉潮生第一次过招

    作品:《官神

        梅晓琳是个不错的女人,但她的不幸在于遇到了邱绪峰。www.00ksw.org夏想现在算是越来越明白,其实外界传言只说对了一半,就是梅晓琳和邱绪峰是同盟不假,关系密切也真,但因为性格的差异,和政治理念的不同,梅晓琳和邱绪峰二人差别之大,甚至还不如不是同盟的两个人。

        “那就看上一眼也好,做到问心无愧就可以了。”夏想既是在安慰梅晓琳,也是在安慰自己。不管怎么样,梅晓琳想要开采石英砂矿却全是出于公心,而他瞒下不说,多少也有私心在内。

        没办法,现阶段就算强行开采,也是得不偿失,可能还有不好的后果。不过邱绪峰瞒下真相,肯定另有打算,就等等看,看他和强江海打的是什么算盘。

        车到旦堡乡的时候,出现了一点意外,不小心发生了刮蹭事故,路虎被一辆强行超车的三轮车给划破了漆。

        照夏想所想,肇事者是三轮车,他不找他麻烦就可以了,没想到,对方反而气势汹汹地要找他理论,非让他赔钱。

        三轮车主是一名彪形大汉,身材魁伟,一看就是五大三粗的类型,他见夏想的路虎车是京城牌照,认定外地车好欺负,就底气十足地说道:“路这么窄,你车这么宽,非要下到我们乡下来,诚心找事是不是?没二话,拿500元了事,要不今天你就别想走了。”

        三轮车上拉了一车农村妇女,想是要到县城赶集,妇女们坐在车上,叽叽喳喳看笑话。夏想心想,还真是处处有刁民,明明是他超车别了自己,还强词夺理让自己赔钱,明显是仗势欺人欺负外地人的嘴脸。

        夏想就问梅晓琳:“怎么办?”

        梅晓琳也有几分生气:“他们敲诈敲错人了,我打电话让公安局局长抓人。”

        “别找公安局局长了,就找厉书记就行了,毕竟在他的地盘上,是不是?”夏想心中有了主意。

        “那怎么行?我和他不对付,怎么还找他?不是自讨没趣吗?”梅晓琳不同意,她又瞪着彪形大汉一眼,“你先等着,我打个电话让人送钱来,好不好?”

        彪形大汉见梅晓琳人长得漂亮,态度又不错,就一口答应下来:“快点,我们来赶时间要去赶集。”

        “您找他是变相和他和解的一种假象,您想想,他一见您既往不咎,以为您以前针对他,是对事不对人,他就对您放松了警惕,以后一旦出了问题,他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您的身上,这样安全。”夏想也知道只要DNA结果一出来,往县市两级纪检部门一寄,厉潮生马上就会听到风声,他就会立刻将所有人排查一遍,要查清到底是谁在背后整他。

        估计他首当其冲就会怀疑是梅晓琳。

        当然也不可能因为一件事情,就让厉潮生对梅晓琳改变看法,放松警惕,但至少也要给他造成一种假象,就是梅晓琳是有口无心的人,说过就忘。而且以厉潮生的政治智慧,见梅晓琳身为副书记,借自己的车的前往山中实地考察,又是孤男寡女,就会对梅晓琳的大大咧咧的性格有了深刻的印象,从而会适当地降低对梅晓琳的防范。

        说实话,夏想还真担心事件暴发之后,厉潮生盛怒之下,会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而梅晓琳经验少,性格中又有冲动的因素,万一在厉潮生的试探之下无意中说出了实情可就惨了。他倒不是怕与厉潮生正面为敌,但能躲在幕后看对方倒下,总比正面碰撞要好得多。

        “别一口一个您,我还不老,听着别扭。京城人就爱说您,放在外地是尊称,放在京城,成了一种习惯,我听了没感觉,你以后跟我别装,行不?”梅晓琳还真是不懂说话艺术,有些话换个方式说,会委婉许多,同样的意思一从她嘴中说出,就总给人感觉**的。还好,下一句话她又多少委婉了一些,“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不?就是处处都能想出坏主意,虽然阴险,不过给人的感觉还非常舒坦,一点也不觉得你是在害人,真是已经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夏想不免尴尬:“这是夸人还是损人?我哪里是害人,我是帮你好不好?我可是全心全意帮你,敬爱的梅书记!”

        梅晓琳还是被逗乐了:“好了,好了,我打电话给厉书记……跟着你,我明显觉得自己也学坏了。”说话间,还不经意瞥了夏想一眼,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一瞥之间,风情无限。

        就立刻让夏想想起了一句:那一瞥的风情。

        梅晓琳拨通电话之后,只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夏想就好奇地问:“怎么没说几句?”

        梅晓琳反问:“难道我还要给他汇报一下现场情况?告诉他地点就行了,根据他来的快慢来判断他的重视程度。”

        夏想就笑:“梅书记高见。”

        梅晓琳却不笑,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又转身对彪形大汉说道:“别着急,一会儿送钱的人就到了。”

        彪形大汉呵呵一笑:“没关系大妹子,能赚几百元,等一天也值。”

        不一会儿就听到警车的声音,彪形大汉醒悟过来,大喊:“大妹子,你报警了?你说你这人怎么这样,非得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弟就是警察,你说他要是过来,还不得罚你们1000呀?真是的。”他还连连摇头,脸上的表情十分滑稽,既象痛心疾首,又象得意忘形,反正比任何一个演员的面部表情都要丰富多彩。

        开路的警车停下之后,从上面跳下来一个小警察,三两步来到彪形大汉面前:“哥,咋啦?怎么是你和人发生矛盾了?”

        彪形大汉用手一指夏想:“就是他开车碰了我的车,京城人来我们安县,还敢横行霸道,也不看看是谁的地盘?还傻乎乎地报警,不正好把你给叫来了,来,给他们开罚单,罚死他们。”

        彪形大汉得意洋洋地看着夏想和梅晓琳,意思是,怎么着,京城来的又怎么样,在安县的一亩三分地,还得我说了算!

        小警察脸色变了变,想把彪形大汉拉到一边说话,彪形大汉还不干,嚷嚷说道:“有话说到明处,咱不欺负外地人,不说背人话。”

        小警察急了:“哥,他们是县里的大官!”

        “什么大官?”彪形大汉不信,“他们开的是京城牌照的人,不是燕市人,管不着咱们。”

        话音刚落,就听到旁边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小马,小牛,先把人抓起来再说,妨碍梅书记办公,撞坏夏县长用车,扰乱社会治安……”一顶顶大帽子扣下来,彪形大汉的身子就越来越矮,最后一下瘫在地上。

        “啥?他俩是书记和县长?我的天,怎么不早说?”

        早说就没好戏看了,梅晓琳和夏想一起迎向前去,和厉潮生热情握手。

        35岁的厉潮生浓眉大眼,可以说是相貌堂堂,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爽快、开朗,而且他的笑声很有感染力,让人只看一眼就对他大有好感。

        梅晓琳和厉潮生握手:“一点小事就惊动了厉书记,真是不好意思。”

        夏想感觉厉潮生的手宽大有力,给人非常宽厚的感觉,心想只从外表来看,谁会知道他是一个城府极深之人,也是非常客气地说道:“麻烦厉书记亲自过来一趟,让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厉潮生对梅晓琳和夏想突然出现在旦堡乡,也是心中纳闷,他第一感觉是认为他二人是暗中调查他来了,再转念一想又不对,如果他们是暗中调查他,肯定不会因为一点碰车的小事故而惊动他,那么梅晓琳不通知县里而通知他,就是有意向借这件事情,向他表明一个态度了?

        夏想见厉潮生目光闪动,知道他心思在动,就说:“我陪梅书记下到山里,实地看一下地矿,因为我的车能走山路,就被梅书记抓了壮丁。”

        厉潮生就半是埋怨半是亲热地说道:“夏县长下到旦堡乡也不通知我一声,不太好吧?是不是怕我请不起吃饭?”

        “厉书记说笑了,我怎么敢让领导请吃饭?要请也是我请。主要是梅书记工作热情高,我得听她的,因为我今天的主要任务是给她当司机。”厉潮生是县委常委,夏想就得尊称一声领导。

        又客气几句,梅晓琳就不耐烦地说道:“厉书记,我和夏县长还要到山里看看,就不麻烦你了。我看那个人就批评教育一下,放了算了,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她见夏想冲她使了个眼色,心里明白,就又以亲切的口气说道,“辛苦厉书记了,下次到县城,我请你吃饭。”

        “怎么敢劳动梅书记请我吃饭?我请,我一定请。”厉潮生满脸笑容,同是常委,比起梅书记的的县委副书记,他还是差了不少,所以对梅晓琳惊动他的举动心里无比受用,认为梅晓琳就是一个遇事不够冷静的人,这样的人就算有过冲突,也会事过即忘,没有记恨的习惯。

        梅书记还是有可爱的一面的,厉潮生心中不无高兴地想,又想到她和夏想都是单身男女,又前往深山老林,本来他想多说一句陪同前往的话,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心想别多嘴了,也许人家是另有情调也说不定,就又和梅晓琳、夏想分别握了握手,挥手再见:“那我就不打扰梅书记和夏县长工作了,有需要的话,随时给我电话。在旦堡乡还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那我这个书记也太不称职了……”

        二人开车重新上路,至于彪形大汉的下场如何,也懒得管他了。这样的人也该整治,三轮车在公路上跑,本来就是不安全因素,不但别正常行驶的车,还借机讹诈,收拾一顿也应该,给他一个教训。

        路越来窄,行人也越来越少,终于驶入了盘山公路之后,基本上就人迹罕至,半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影。梅晓琳看向窗外,不时地惊呼一声,让夏想看小鸟或是某种野花,夏想就无奈一笑:“梅书记,山路弯弯,非常危险,我不能走神,你就别大呼小叫地吓人了,更不能让我看东看西的,我只能看路!”

        “我觉得吧……”梅晓琳抿着嘴,乐呵呵地看着夏想,说道,“你这个人还算是不错,有实诚的一面,又有聪明的一面,而且随机应变的本领一流,也挺好相处,比邱绪峰好了不少。”

        “我可不敢和邱县长比。”夏想不好意思点明,你拿我比你的未婚夫就不好了,容易让别人想到别处,你以为别人不知道,但你自己心里清楚,还拿来比,就可见你有时确实是一个有口无心的人,“邱县长英明神武,等李书记调走之后,他将会是燕市最年轻的县委书记,前途无量。”

        “他想当上县委书记,得过我这一关。”梅晓琳心直口快,脱口而出,却又意识到有些不妥,忙改口说道,“我是说,上级要任命邱绪峰当书记时,肯定会征询安县常委会的意见,如果大部分常委都反对的话,上级也不会强行任命,要不工作也不好开展。我身为副书记,意见也是非常重要的。”

        梅晓琳的解释勉强说得通,县长或市长,就地升任县委书记或市委书记时,上级组织部门确实非常重视常委会的意见,如果真是发生集体抵制的事情,上级也不会强行任命。夏想也曾听说过某市市长平常为人心胸狭窄,又任人唯亲,结果在他准备被任命为市委书记时,得到了全体常委的强烈反对,最好为了顾全大局,他被调离该地。

        但夏想知道梅晓琳不会想得这么深,她随口说出的话不经意间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邱绪峰的后台,不但没有梅晓琳的后台强硬,而且邱家应该还有求于梅家。

        这么说来,到了梅晓琳和厉潮生摊牌的事情,邱绪峰为了自身前途,会不会出卖厉潮生的利益?

        答案可想而知。

        已经深入山中十几公里,随着地势的升高,海拔的上升,夏想感觉车内有点气压不足,就关掉空调,打开车窗透气。不料车窗刚一打开,梅晓琳就又关上,很不满地说道:“你又想冻感冒我?”

        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夏想就说:“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让它永远过去,别总记在心里,耿耿于怀。”

        “什么呀,你又想多了,我早不记恨上一次开窗事件了。”梅晓琳笑了,又打开了车窗,“我就是故意逗你一逗,没想到,你还真缺乏幽默感。”

        夏想无语,幽默感也要分人的好不好?就你刚才的口气和表情,没有一个人当你是开玩笑!算了,不和她一般见识。

        梅晓琳等了一会儿,见夏想不说话,就压着嗓子问:“怎么了,生气了?”又看看了四周,“别生气了好不好?你看这里荒郊野外的,你一生气,万一把我给扔到半路上怎么办?就算不扔到半路,万一你对我图谋不轨怎么办?我可打不过你。”

        夏想又被她逗乐了:“幸好我是好人,要是一个坏人的话,就算没有对你有图谋不轨的心,被你一提醒,也就有了。我看你就是故意给我暗示,是不是?”

        “你还真想呀你?”梅晓琳惊讶地叫了起来,“没看出来,你还真坏。你动我试试,信不信我能打倒你?我以前学过女子自卫技能。”

        夏想扭头看了梅晓琳一眼,摇摇头,兴趣缺缺地说道:“别紧张,我只是来帮你做事来了,对你本人没兴趣。”

        梅晓琳不高兴了,把头扭到一边,靠在玻璃上,不理夏想。夏想就暗笑,女人都是矛盾动物,怕男人对她们兴趣太大对她们有所企图,如果男人对她们一点兴趣也没有,她们又心中失落,心情沉闷。她们最想要的结果就是,全世界男人都对她们有兴趣,但在她们有需要之前,男人们又不会对她们有不良的想法。

        到了目的地,夏想先下车透透气,舒展一下筋骨。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梅晓琳下车,他就有些奇怪,偷偷向车里一看,只见梅晓琳正打开车上的遮阳板,对着上面的镜子整理头发,还偷偷抹了点口红。夏想不由摇头,只要是女人,管她是普通女人还是副书记,管她是18岁还是28岁,都有一颗不老的永不知道疲倦的爱美之心!

        周围的山势并不陡峭,放眼望去,犹如一片乱石堆,好象是一处峡谷一样,两山之间的平整的地面之上,到处是起伏不平的巨石。

        夏想不懂地矿,看不出来眼前的石头和平常的石头有什么不同,也就没有装模作样地拿起来研究。开车时间过长,就觉得有点尿急,回头看梅晓琳还没有下车,他就绕到一块大石头后面,小解。

        正放水放得痛快之时,忽然听到梅晓琳略带哭音的声音传来:“夏想,你在哪里?你快出来,我不气你了还不行吗?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你快出来,我一个人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