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52章 连若菡妖孽的一面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52章 连若菡妖孽的一面

    作品:《官神

        算了,这些事情就不用她过多操心了,夏想心想,到时万一再有什么变化,他暗中帮她周旋也就是了。www.00ksw.org她以前帮了自己这么多,自己帮她,是理所应当的。再说,现在二人之间的关系,介于不清不白和清清白白之间,你帮我我帮你,帮来帮去其实还是等于帮自己。

        正好夏想要向连若菡提一提马万正的建议,不过卫辛在一旁,他不太想让卫辛听了去,就说:“卫辛,外面天气很好,你不出去散散步?”

        “不去!”卫辛很坚决地说,“我一个人去没意思,不如陪连总说说话。喂,你不是想赶我走,嫌我当电灯泡了?”

        夏想非常诚恳地点头:“我和若菡是有正事要谈,如果你能上楼去,就是一个乖孩子。”

        卫辛二话不说转身上楼,不忘回头冲连若菡一笑:“我就在楼上,连总有什么紧急情况,咳嗽一声就行。”

        夏想无奈摇摇头,等卫辛身影消失之后,才说:“卫辛最近状况不错,看来,伤心已经成为了往事。”

        连若菡莫名其妙地一笑:“生活的艰辛对她来说刚刚过去,也许以后还会有别的伤心事再来,但愿不是因你而起。”

        夏想忙转移了话题:“森林公园可以僻出一块地方,用来建造疗养院和会议中心。燕市还没有像样的疗养院,一旦建成肯定大有市场。而且燕省燕市政府机关众多,每年的会议也数不胜数,在这样的一个幽美的环境中开会,大家心情也会愉快起来。心情一愉快,花钱就畅快。同时还可以借各位领导来森林公园疗养和开会的机会,和远景集团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

        连若菡很认真地听夏想说完,然后歪着头想了一想:“是个好主意,我会让集团相关人员写出可行性报告出来。”

        “还有,马副省长有意和远景集团的总裁认识一下,不知道连总肯否赏光?”

        “你的意思呢?”连若菡今天是格外的温柔,一句反驳的话也不说,态度好得出人意料。

        “认识一下总是好事。”夏想也不过多解释。

        “你说了算。”连若菡说着,又依偎过来,抱住了夏想的胳膊,“我们不要说工作上的事情好不好?我今天只想安静地和你在一起。”

        夏想就捏了捏她的鼻子:“我总觉得你好象有什么鬼主意一样?快说,先给我透露一点口风,也好让我心里有底,省得总担心被你害了。”

        “瞧你这点出息!”连若菡脸色说变就变,站起身来,原地转了两圈,“不是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吃亏的永远是女人吗?既然你不可能吃亏,你还怕什么?”

        夏想一脸真诚地地说:“我也不想让你吃亏。”

        连若菡又笑了,笑嫣如花:“那今天晚上我们住在一起,好不好?”

        “好!”夏想毫不犹豫地答道。

        连若菡笑得格外开心:“算是有心,答应得还算快……走了,我们去逛商场了。”

        夏想点点头,又摸出手机:“我给黧丫头打个电话。”

        “也是,告诉她一声你不回去住了,不过……”连若菡眯着眼睛,“你得想个好理由,别让她怀疑我们在一起。”

        电话一拨就通,夏想假装威严地咳嗽一声:“黧丫头,你在做什么?在看电视?你不好好学习,看什么电视?记住,晚上学习到八点半,然后休息半个小时,九点上床睡觉,听到没有?我还有事,就不回去了,另外告诉曹伯伯,让他安心。”

        让曹伯伯安心的含义是什么,夏想不明说,相信曹伯伯也能猜到一二。不过小丫头也真是乖巧,问也没问他在外面做什么,不过快挂电话的时候,她突然来了一句:“别让我太担心了,好不好?”

        担心什么?是他的安全还是另有所指,反正她不说,就让你猜,让你心里明白。夏想就心里痒痒的,就有一种要把小丫头抱在怀中用力疼爱的冲动。她聪慧而乖巧,有时聪明得有些狡黠,有时又柔弱得让人心疼,总之,时刻抓住你的心,让你对她生不起一丝的不忍。

        连若菡不解地问:“我猜你知道黧丫头肯定不会多问你在哪里,和谁在一起,那你打电话的真正目的,恐怕是另有用意?”

        夏想就笑:“猜对了,我是让她安心地呆在家里,怕她万一心血来潮,非要大晚上去逛商场,然后和我们来了一个狭路相逢,到时你该怎么说?”

        “你们男人呀,真坏,天生就是欺骗女人的坏人!”连若菡恨恨地说,一转眼却又笑了,“其实也不怪你们男人坏,你们的坏,都是我们女人纵容出来的,要不是我陪你,你哪里有坏的机会,是不是?不过如果真的遇到了黧丫头,我就会说,呀,这么巧,你也在逛街?有没有带男朋友,没有?我刚好捡了一个,送给你好了,要不要?”

        夏想摆摆手:“不好笑!你应该说,对不起黧丫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夏想非要逼我的……”

        连若菡却一点也没有笑,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要是逼我就好了,至少我还有更多的勇气。实际上我一直发觉,好象我才是飞蛾投火的那个人。”

        夏想和连若菡一走,卫辛就从楼上悄悄地下来,拍拍了胸口说道:“好肉麻,好有趣,好纠结,唉,真是红尘男女,说不尽的恩怨爱恨,道不完的人间悲欢……不过,夏想还真有那么一点点吸引人的魅力,我不会也有点喜欢他吧?算了,他已经欠了不少风流债了,我可惹不起他。”

        在连若菡的指挥下,夏想几乎把燕市的几大商场转了一个遍。他悲哀地发现,他在燕市生活多年,还不如来燕市不到一年的连若菡对燕市各大商场熟悉。女人果然是天生的物质动物,连若菡对燕市许多道路记不清楚,却对几层卖女士内衣,几层卖男士内衣记得一清二楚,甚至哪个品牌在哪个角落也丝毫不差,让他大为感叹,如果女人把一半的逛街心思用在做事业上,肯定能做到真正的妇女能顶半边天。

        当然,连若菡还太算是购物狂,她买东西的目的性很强,直接去了就买,买了就走,不会被别的眼花缭乱的款式吸引。有太多的女人去商场也许只买一件内衣,结果转了一圈之后,却买了全身衣服。

        连若菡给夏想买了三身衣服,从袜子、裤子到上衣,无一不是精品,甚至包括内衣,她都是大大方方替夏想选,一点也不害羞,一旁的服务员连夸夏想的女朋友漂亮人又好,夏想就嘿嘿直笑。

        回去的路上,夏想就问:“你给我买这么多衣服,我怎么穿得过来?”

        连若菡就说:“你穿一身走就行了,剩下的两身放在家里,等你什么时候来住,就有了换洗衣服了。”

        “啊?未婚同居?”夏想大惊。

        “同居就同居,谁怕谁!”连若菡任性起来,眼睛斜了夏想一眼,目光中全是挑衅的意味。

        夏想就败了:“那个,那个你好歹是名门之后,怎么能跟我不清不白地在一起,对不?”

        “没胆量就说没胆量,别找别的理由,听了气人。”连若菡对夏想是又爱又恨,“那你还答应今天晚上跟我住在一起?”

        “住在一起一晚上,和同居是两回事?”

        “我没说要和你同居,反正已经给你预备了房间,多放几身衣服也没什么,是不是?”连若菡的声音提高了不少。

        “……”夏想只好专心致志地开车。

        回到莲居,夏想回房间洗澡。三层别墅足够大,卫辛从开门时露了一面之后,就躲在房间里不再出来,显然是怕打扰了二人好事。

        连若菡先回到自己房间,洗完澡后,换了一身丝绸睡衣,来到了夏想的房间。

        夏想仔细打量了她几眼,坏坏地笑:“穿上睡衣挺好看,不穿睡衣的话,估计更好看。”

        连若菡就轻轻解开上面的一个扣子:“那我脱了,好不好?”

        夏想就立刻心跳加快:“这个,这个,我说住在一起,就是纯洁地住在一起的意思,没有别的邪恶的想法。”

        “那我就故意诱惑你,你有没有想法?”连若菡解开了第二个扣子,还特意关了灯,“我把自己当成你的生日礼物送给你,好不好?”

        她的声音柔媚而轻盈,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之意,令人心神激荡。

        外面昏黄的灯光照入室内,又有阵阵微风吹来,吹得窗帘轻飘,如梦如幻。所谓灯下看美人,更增添朦胧之美,夏想定力再好,也受不了眼前的香艳场景和连若菡真真假假的挑逗,他就不免意动:“好吧,良辰美景不能虚度,我今天就把你拿下,明天就算有天大的麻烦,也是明天的事情……”

        他上前把连若菡拦腰抱起,一把扔到床上,然后三两下脱掉自己衣服,就又上床去脱连若菡的衣服。

        连若菡其实也就是故意逗逗夏想,以为他不敢。一见夏想动了真格,不由又胆怯起来:“等一下好不好?我们再商量商量。”

        “商量什么?我要拆生日礼物了……送给别人的礼物,没有再收回的道理。”夏想豁了出去,第二次被连若菡欺负了,做男人不能憋屈成这样,再来一次,说不定会让他在连若菡面前有心理障碍。

        连若菡的上衣被夏想脱掉,她却双手紧紧抓住睡裤,哀求说道:“等一下,听我说一句好不好?”

        夏想坐在连若菡身上,停下了手:“说什么?你不是胆子很大吗?我今天就和你比比,谁的胆子更大。”

        “我不怕别的……”连若菡提高声音倔了一句,然后又低低的声音说,“我听说会很疼,我怕疼。”

        爱一个女人就要尊重她,就要爱护她,就要照顾她的情绪,夏想慢慢住了手,用手抚摸她的脸庞:“我明白,其实你还是没有完全准备好,我再给你一段时间,好不好?”

        连若菡使劲点头:“等我真正想好了,又下定决心的时候,我们再来……行吗?”

        夏想无奈笑笑:“事不过三,如果第三次再不成功,我以后恐怕就有心理障碍了。”

        “有了心理障碍会怎么样?”连若菡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在黑暗中闪着亮光。

        “……”夏想说不出口,只好强压住心中的躁动,跳下床,原地转了几圈,又做了几十个俯卧撑,才稍微感觉平息了一点。

        “你在做什么?”

        “浇灭欲火。”

        “是不是很难受?”

        “有一点。”

        “活该!”连若菡终于得意地笑了,然后迅速穿好了衣服,夺门而出:“好好等待第三次机会,肯定会有的,今天晚上就做个好梦吧!”

        比妖怪还厉害的是妖精,比妖精还厉害的是……妖孽!

        夏想一个人抱着枕头,翻来覆去几乎难以成眠。心里也不知是咒连若菡做恶梦,还是在可怜自己身边美女不少,却都是能看不能吃。一想到曹伯伯真要去了宝市,曹家由他来照顾的话,他和小丫头在一起的机会大增,拿下小丫头的机会可以说随时就有。

        不过……连若菡说过,在她没有给他之前,不许他先拿下小丫头,夏想又不免丧气。再细心一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就更加断定连若菡肯定是故意害他,一方面是不好向家族交待,另一方面也是故意馋着不给。她不给,他就得信守承诺,不能在她之前和小丫头发生什么。

        真是命苦呀,夏想一颗心飘来荡去,还是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第二天是周日,连若菡虽然不给他,却还是缠着他,不想让他走。夏想架不住她又任性又耍赖的请求,就答应再陪她半天,不料刚过九点,宋朝度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宋朝度主动打电话给他,夏想心中一惊,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急忙接听了电话。

        却原来是宋一凡中考之后,放假在家,闲着没事想起了夏想很久没有来看她,就非要宋朝度打电话叫夏想过来。宋朝度哪里肯,夏想在安县又不是在燕市,再说,夏想也没有义务替他哄孩子,所以一直拖着不打。宋一凡今天发了火,说了夏想再不来看她,她就去拉别的男孩子的手,宋朝度才一时心急,给夏想打了电话。

        “小夏,有时间的话来家里坐坐,最近没见面,想和你聊聊。”宋朝度停顿一下,又补充了一句,“一凡也想见你。”

        夏想也想见宋朝度,本来他想通过李丁山再和宋朝度见面,因为有些事情还是面谈为好,但既然宋朝度正好来了电话,就顺水推舟答应下来:“我正好在燕市,半个小时后过去。”

        连若菡任性归任性,但对夏想的正事,从来不拦,就和夏想挥手再见:“回到安县的话,记得给我来个电话……算了,打不打随你,别忘了安慰好黧丫头就行。”

        还好,连若菡多少有点让着黧丫头的意思。虽然她出身更好,条件更高,但毕竟黧丫头认识夏想在先,她又和黧丫头交好,就难免有点觉得理亏。

        不多时就到了宋朝度家,刚停好车,就看见宋一凡正好从外面进来,一见到他就惊呼一声:“夏哥哥,你又晒黑了。”

        宋一凡穿着超短裙,上身是学生装,露出粉嫩白晳的大腿。论起来夏想见过的女孩中,她确实是最白的一个,粉雕玉琢一样。夏想其实不算黑,不过看和谁比了。和宋一凡站在一起,确实对比过于强烈了一些。

        夏想就无奈地笑:“不是我黑,是你太白了。你的皮肤怎么这么好,天气这么热,一点也晒不黑!”

        宋一凡“哼”了一声:“说好听话也没用,我都不想理你了。”

        “为什么呀?”夏想逗她,“我最近都没有见你,肯定也惹不着你生气。”

        “正是因为你不过来看我,我才生气。”宋一凡噘起了小嘴,不满地白了夏想几眼,又说,“我们班一个男生很讨厌,总给我写信,说他要当我的哥哥。我都告诉他我有哥哥了,他还不信,非要亲眼见了才行。你说我有哥哥关他什么事?真是的。”

        宋一凡就要上高中了,其实也算是大姑娘了。初中就开始早恋的也为数不少,他就劝她说道:“男生对女生表示爱慕,也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不过你现在还太小,眼界还狭小,如果现在喜欢一个人,只能证明你现在的眼光。也许等你以后上了大学才发现,原来更优秀的人都要长大之后才能认识。”

        “咦,你的说法挺奇怪,为什么不能早早认识更优秀的人?”

        “道理很简单,小学生的数量最多,然后到初中、高中乃至大学,层层选拔,层层淘汰,自然是越到后面人越少,但却越优秀。”夏想忽然发现他也有做老师的天赋,谆谆善诱的本事也是一流。

        “我明白了,夏哥哥的意思是让我再等等看,以后大学里有更优秀的男生任我挑选,对不对?”宋一凡狡黠地笑了。

        意思是这个意思,但她说得有点夸张,夏想也只好点头勉强同意:“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