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49章 曹永国上任市委书记的可能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49章 曹永国上任市委书记的可能

    作品:《官神

        曹殊黧接听了电话:“喂,连姐姐,你怎么好久也不来看我了?”

        “最近确实忙,走不开,等过几天一定过去找你,好不好?我还真想你了,黧丫头,你好不好?”曹殊黧开了免提,夏想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就是不敢说话。www.00ksw.org

        “我还好,不过夏想就有点不好了。”

        “他怎么了?他的县长不是当得好好的?听说安县还有一个漂亮的女书记,他估计乐不思蜀了吧?”

        夏想气得直瞪眼,曹殊黧却强忍着笑:“是吗?我怎么没听他说过?是不是他故意不说,藏着掖着的话,不证明心里有鬼?”

        “估计他也不会喜欢女书记,因为她比他还大三岁。根据我对他的观察,他一向比较喜欢比他年轻的女孩,比如说黧丫头,比如说卫辛……”

        夏想有冲过去关掉电话的冲动。

        “卫辛是谁?”曹殊黧一脸好奇,她是冲着手机说的话,眼睛却直直地看向夏想。

        夏想强作镇静,不过内心却已经将连若菡狠狠地扔到了床上,准备好好蹂躏她一番。

        “一个女大学生,比你还小两岁吧?”连若菡好象知道夏想在旁边偷听一样,故意停顿了片刻,才又说,“其实他还算是一个好人了,卫辛是挺命苦的一个女孩子,夏想是想帮她,才介绍她到我这里工作……”

        连若菡简单地介绍了几句卫辛,她非常聪明地没有问曹殊黧为什么不知道卫辛,也是心思剔透的女子。说完卫辛之后,才话题一转,假装无意中问起:“今天是不是夏想的生日?我记得他好象说过他过农历生日的?”

        曹殊黧冲夏想扬了扬小拳头,又仰了仰小脸,向他表示不满,夏想就陪着笑,假装一脸惭愧。

        “是呀,今天正是他农历生日,连姐姐要不要过来为他庆祝一下?他就在我旁边,要不要和他说几句话?”

        连若菡的声音听不出来有什么变化:“不要了,我有点忙,走不开,替我祝他生日快乐就行了!”

        不过现在算是深入了解连若菡的夏想,还是敏感地从她的声音的高低起伏中,听出了她的一丝紧张和不安,他心里清楚,连若菡应该已经猜到,曹殊黧已经看出她和自己之间,有点超越普通朋友的感情了。

        曹殊黧挂断电话,有意无意地多看了夏想几眼,说道:“连姐姐也真是,她要是真心想祝你生日快乐,应该提前打电话过来,或者邀请我们一起会餐,该有多好。”

        夏想就嘿嘿直笑:“我自己都忘了……不就是一个生日,也没有大不了的。”

        “我就是在想,连姐姐会不会给你一个惊喜,替你再过一次阳历生日?”小丫头凑了过来,抱住夏想的胳膊,第一次主动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送你一个生日礼物!”

        夏想直接忽略了曹殊黧的头一句话,顺着她的第二句话向下说:“要不趁今天夜深人静之时,我们好好读书,怎么样?”

        “别想好事了,爸妈随时都会回来。”小丫头双眼有点迷离,脸上浮现一层潮红,有点意乱情迷的样子,“该是你的总会是你的,跑不了。”

        小丫头情动了?夏想最受不了小丫头娇羞无限的样了,就有点想坏事,正要扑上去上下其手时,突然手机又响了。

        是一条短信。

        夏想打开一看,顿时啼笑皆非,竟然是梅晓琳发来的短信:“祝你生日快乐!另,我是从你的履历上知道你的生日的,闲着无聊发一下,你别多心。”

        曹殊黧若无其事地拿起遥控器换台,夏想想了想,还是老实交待:“是美女书记发来的短信,祝我生日快乐。”

        “证明你人缘挺好。”小丫头非常聪明,只说一句,再不多问。

        夏想还想再解释一句,忽然短信又来,还是梅晓琳:“本来不想过多解释的,不过一想你现在肯定和女朋友在一起,就再多说一句,也替我向你女朋友解释一下,就说我们只是工作关系。”

        夏想乐了,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个梅晓琳可真有意思,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不过幸好他了解小丫头的脾气,就把手机交给了小丫头过目。小丫头看了几眼,也笑了:“这个女书记可真有意思,性子真直。她的脾气和蓝袜有点象,有一说一。”

        夏想乘机抱着她,小声说道:“你没多心?”

        小丫头白了他一眼:“多什么心?我不会闲操心,也不会胡思乱想。男人是管不住的,你要是真心喜欢一个人,就一心一意对他好,对他好到让他不好意思有别的想法——我说得对不对?”

        夏想连忙点头:“对,太对了,黧丫头真聪明,你以后就写一本书,书名叫《如何留住男人的心》,绝对畅销。”

        “算了吧,我可没有那个水平。我只希望自己有本事留住自己喜欢的人的心就可以了,再去教别人?哪里有那个时间!”她调皮地一笑,“我光是管你,就够我忙得了。”

        夏想大汗:“我就这么坏?就这么不省心,让你总提防着?”

        小丫头嘻嘻一笑:“想哪里去了?我是说,我得照顾你,关心你,哪里说要天天看着你?是你自己心虚吧?”

        夏想就点头:“了解,了解,是我误会了领导的意图,现在诚恳地接受领导的批评。”

        “少来。”小丫头笑逐颜开地在夏想胸前来了一拳,却被夏想一把抓住手,挣脱不了,夏想就开始寻找她的小嘴,伺机再来一次盖章运动。谁知嘴唇刚刚粘在一起,手机短信又响了。夏想不想看,却被小丫头趁机一把将他推开。

        “快看看是谁的短信,别错过了别人的祝福。”她嘻笑着跑到一边,用手做一个噤声的姿势,“我听到爸妈上楼梯的声音,别再闹了。”

        夏想摇摇头,小丫头古怪精灵,还真不好拿下,就只好拿起手机翻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原来是肖佳的短信。

        肖佳的短信有点奇怪:“你快乐吗?我很快乐!”含义有点深刻,联想有点丰富,夏想却心里明白,她其实还是在祝他生日快乐,因为她的潜台词是: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小丫头的耳朵还真灵,果然响起了敲门声,夏想就趁她开门之际,迅速给肖佳回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就是:“你快乐所以我快乐!”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短信删除,心中暗暗告诫自己,明年过生日的时候,要提前安排好。早一天和谁在一起,晚一天和谁在一起,当天和谁在一起,一定要分得清清楚楚,不能有一点失误。

        否则就是万劫不复。

        曹永国和王于芬一起回来了。

        曹永国微微有点醉意,一见夏想就高兴地说:“小夏来了,快让王于芬给你切蛋糕……过生日了,好事,又成熟了一岁。”

        王于芬打了曹永国胳膊一下:“不让你喝那么多,你偏要喝?多大的人了,没有一点自制力。还是副市长呢,喝得醉醺醺的,成什么样子?”

        曹永国不理王于芬的埋怨,自顾自地坐到沙发上,笑眯眯地说道:“小夏呀,知道我和谁一起喝酒吗?是陈市长和路书记!”

        王于芬端来了蛋糕,曹殊黧给插上蜡烛,夏想就在曹殊黧的要求下,一口气吹灭了蜡烛,然后又切开蛋糕,分给大家。

        曹永国摆摆手,表示不吃蛋糕。王于芬不同意,强行塞他手中一块:“这是夏想的生日蛋糕,你不吃也得吃。不吃,就是不给你女儿面子。”

        曹永国用手一指王于芬:“看,这就是我的经验教训,以后对自己老婆不能太惯了,否则她天天管着你,让你干这个让你做那个,烦人呀。”

        夏想呵呵笑了,不敢发表评论。

        王于芬瞪了曹永国一眼,想说什么,却被曹殊黧拉到一边。曹殊黧劝道:“妈,爸有话要和夏想说,你去看电视吧。”

        曹永国确实有话想对夏想说。

        他今天和陈风一起去拜会路书记,或许是将要退下来的原因,又或者是看陈风的面子,路书记对曹永国还算客气,三个人一起去了一家安静的休闲庄园吃饭,席间,路书记透露了一些省里的动向。

        路书记因为年龄的原因,会在今年退下,由崔向接任他的书记位置。另外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左安平,有可能调往西省任副书记,空出来的组织部长的位子是在燕省就地提拨,还是由京城空降,省里和京城还没有达成共识。京城的意思是想空降过来,高成松坚决反对,明确指出京城空降干部过多,不利于燕省的经济发展和政局稳定。

        京城也没有形成统一意见,目前正在在僵持状态。

        “一个组织部长,自然牵动了各方面的注意,京城也好,燕省也好,盯着这个位置的人太多了,最后肯定还会一个妥协的结果。”路书记感慨说道。

        “传说高书记和那个人关系密切,是不是真的?”陈风问道,有关高书记的传闻很多,比如他和那个人来往过密,比如他得到过那个人的亲口承诺,等等,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如此有恃无恐,在燕省说一不二,无人敢挑战他的权威。

        路书记竖起一根手指:“世间的事情没有空穴来风,既然是传闻,自然就有迹可寻。不过在官场上一定要记住一点,就是有些事情只能心中有数,但不能从嘴中说出来。”

        陈风急忙恭敬地答道:“是,我会记住的,路书记。”

        路书记又看了曹永国几眼,意味深长地说道:“我知道永国和陈风脾气相近,都是务实的好干部,不过下一步陈风上任燕市市委书记,永国想当市长,可能性不大。”

        曹永国也知道根据平衡的原则,省里不会允许一个副省级城市的党政一把手过于合作,这样非常不利于省里控制。而且还有一点,曹永国资历太浅,现在再进一步当上燕市的市长,等于是一步迈入副省级干部的行列,进步有点过快,难以服众。

        曹永国在路书记面前也没有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不想那是假话,当然我也清楚省里对副省级城市,向来都有点意见。我和陈市长关系好,走得近,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不过眼下正好有这样一个机会,都难免会有一点想法……”

        路书记呵呵地笑了:“永国很诚实,我喜欢这样的性格。这么说吧,永国,我退下来时也是提了条件的,就是让陈风上位。所以我不可能再提新的条件,对你的进步,我是帮不了你了。”

        曹永国尽管也没有希望路书记帮他多少,不过亲耳听到路书记的话,还是多少有点失望,他点点头说道:“我其实是来感谢路书记的,没有您的话,我也坐不到常务副市长的位子,怎么还敢请您再帮忙?已经非常感谢您了。”

        路书记摇摇头:“永国,能帮你我肯定会帮,你和陈风对脾气,也就等于和我对脾气,我帮你,也等于帮了自己。”停了一停,他忽然一脸喜色地说道,“对了,宝市的市委书记也是年龄到了,宝市的市长资历不够,不能就地接任书记,如果运作一下,永国去执政一方,还是大有希望的。”

        宝市的市委书记虽然和燕市的常务副市长是平级,曹永国过去算是平调,但市委书记毕竟是一方大员,执掌一方,不受人牵制,能让个人的执政理念更好地贯彻下去,是发挥个人能力的最好的舞台。比起在燕市的上有省里的头头脑脑,下有市委的种种牵制,自主性可是大多了。

        曹永国不免心动。

        陈风有点不太愿意让曹永国离开燕市,因为曹永国如果不走,肯定还可以稳坐常务副市长的宝座,这样他对政府的影响力不会减弱。如果曹永国离开,再新调来一个市长,和他合不合拍先不说,能接替曹永国常务副市长位置的非谭龙莫属,到时如果谭龙和新任市长结成同盟的话,情况就不乐观了。

        但从乐见让曹永国更进一步的角度考虑,陈风却没有理由劝曹永国留下。

        曹永国也能猜出来陈风的想法,他却没有说什么。官场之上,为了朋友而放弃机会的情况不是没有,但太少了。如果真有到宝市上任的机会,他是不想错过的,毕竟市委书记的空缺是稀少资源,有机会就一定要抓住。

        曹永国就大胆提出:“如果卢部长在常委会提出这件事情,路书记要是能美言几句,就太好了。”

        路书记不经意看了陈风一眼,陈风只好表态:“我还是支持永国的想法的,他能主政一方,对他以后的发展,大有好处。路书记能在退下来之前,替永国说说话,也是大善。”

        曹永国在得到了陈风的支持和路书记的承诺之后,心情大好,不由多喝了几杯……夏想听了曹永国的话,手中拿着一块蛋糕,久久无语。

        宝市在燕市北边,位于燕市和京城之间,是个古城,经济不上不下,有工业基础,农业也算发达,在燕省的十几个地市中,排名中等。如果曹伯伯能当上宝市的市委书记,也是好事。不过曹伯伯要是去宝市上任,曹殊黧和曹殊君自然不能同行,他二人还要上大学,王阿姨肯定要陪同前往,而且可以说,曹伯伯一走,自己在燕市则少了一大助力。

        毕竟宝市的市委书记管不到燕市的事情,总之,对自己是稍微有些不好的影响,不过又想到高成松倒台在即,曹伯伯远离燕市,避开政治风暴也好。

        高家倒台按照正常的历史进程,应该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具体是哪一件事情引发了导火索,夏想也记不太清楚,不过时间上却差不了太多,最晚是明年上半年。

        按理说如果曹伯伯去宝市的事情,他向高建远暗示一下的话,高成松现在和曹伯伯又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只要高建远开口,他肯定会发话。只要高成松一开口,曹伯伯去宝市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不过现在夏想远离高建远还来不及,肯定不会求他帮忙。如果高成松能替曹伯伯说了话,等他倒台之后,恐怕曹伯伯会被烙上高成松的印记,就算不受到太大的牵连,以后的仕途也会大受影响。

        夏想微微感觉到有点头疼,燕省的局势,还真是风起云涌,眼见就有一场地震来临。燕市要来一个新市长,燕省要换一个新书记,还有一个组织部长,宋朝度也想跻身到副省长的行列,李丁山也要运作到区里当区长,再长远一些看,高成松一旦倒台,不但空出一个省委书记的位置,估计他的追随者也会落马不少。

        大乱之后必有大治,也正是因为大乱,才有更多选择的机会,才让许多人唾手可得以前梦寐以求的机遇。

        不等他提出曹伯伯去宝市之后家里如何安排,曹伯伯主动就提出了这个问题:“如果我真去燕市的话,小夏,殊黧和殊君就要靠你照顾了。你替我在燕市,把这个家给挑起来,怎么样?”

        曹伯伯的话沉甸甸的,极有份量,夏想就感觉一份责任压在肩膀之上,郑重地点头说道:“放心吧曹伯伯,我一定会照顾好殊黧和殊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