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45章 为肖佳的长远安排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45章 为肖佳的长远安排

    作品:《官神

        要论推卸责任,要论斗争经验丰富,梅晓琳哪里是厉潮生的对手?她气得脸色涨红,说道:“厉书记,就算是你工作失误造成了重大损失,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羞耻心,就没有想过,要为事情负责?”

        她差一点说出引咎辞职的话来,幸好夏想对她的劝慰在关键时刻起到了一点作用,她强忍心中怒气,总算没有说出过头的话。www.00ksw.org

        厉潮生一脸惭愧地说道:“梅书记批评得好,我就是本着要为自己的错误负责的认真精神,才更加努力地加倍工作,争取再为旦堡乡的经济发展做出新的贡献。我的态度非常诚恳,也非常端正,愿意接受县委县政府的监督,也请梅书记及时发现并指出我的错误,我一定马上改正。”

        李丁山对于梅晓琳突然和厉潮生反目,也感到意外,就一直没有说话,暗中观察事态的发展。邱绪峰却目光闪动,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其他常委也都是一脸惊讶,倒是盛大,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好象挺忙碌的样子。

        梅晓琳也慢慢平息下来,冷冷地说了一句:“既然厉书记态度这么诚恳,我也就没有什么话好说。还有,有没有基层工作经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看你是不是真心对待老百姓。不要以为老百姓好糊弄,他们的眼光也是雪亮的……既然厉书记提出来要县委县政府监督他的工作,我提议县委派驻工作组到旦堡乡,请李书记发表意见。”

        李丁山沉吟片刻,他猜不透梅晓琳的真实用意,但派驻工作组显然有些草率了,就说:“我们不能轻易否定一个干部的工作热情,工作组的事情,我看以后再说吧。果树问题,就让厉书记写一份详细的书面材料,到时分发给每个常委一份,让大家都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你说呢,邱县长?”

        邱绪峰对李丁山没有继续追究下去也是微感惊诧,不过李丁山的想法也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就顺势说道:“李书记的提议非常好,我赞成。”

        一把手和二把手都点头了,别人自然没话可说,纷纷附议。

        不过散会之后,明显可以看出来梅晓琳脸色不好,尽管她在努力假装,但仍可以从她脸上看出怒气。

        “夏哥,你说厉潮生太可恶了,真的把梅书记气得不轻,我真想收拾他一顿。你是没看到他那张大脸,别提多得意了。”方格义愤填膺地说道,他维护梅晓琳的心思估计比邱绪峰还厉害。

        夏想笑了:“行了,别激动了,常委会上的争论在所难免,况且梅书记也没有和厉书记吵架。官场之上,本来就是你来我往的事情,就算梅书记和厉书记大吵一顿也没有什么,也不妨碍他们下一次在别的问题上达到一致。”

        夏想对梅晓琳的冲动一点也不惊讶,因为她早就说过要在常委会上给厉潮生难堪,只是没想到,梅晓琳的政治斗争经验如此欠缺,几句话就被厉潮生顶了回去。这也证明了厉潮生确实不简单,不仅在安利公司的事件上,把手脚做得这么干净,在平常也是一个处处注意细节,不容易被人抓住把柄的人。

        厉潮生不好对付呀,夏想心想,比起坝县的刘世轩,厉潮生的水平高了不止一个档次。由此可见,坝县是天高皇帝远,是没人注意的穷县,所以刘世轩为所欲为也没人管。但安县离燕市近,同样是县级干部,因为离省会近的原因,安县的干部的防范意识,就高了许多。

        最后方格悻悻地走了,临走的时候还说:“我就是看不得梅书记受人欺负,夏哥,你能帮就帮她一下,我觉得她为人正直,是个好人……”

        让夏想没有想到的是,方格刚走,梅晓琳就亲自来到了他的办公室,向他诉苦。

        “夏县长,厉潮生太嚣张了,你不知道他得意洋洋的样子,一口一个基层干部不容易,工作难,等等,明显是说我没有基层工作的经验,是瞎指挥。”梅晓琳总算在夏想面前找到了发泄口,把他当成了倾诉对象,“这么明显的坑农害农事件,整个安县就没有人知道?就没有人查他?怪事了,他厉潮生就能在安县一手遮天?”

        不是一手遮天的问题,是没有证据的问题。夏想可是知道,许多大案要案,在明明知道对方有问题的情况下,迟迟找不到突破口,就是因为证据不确凿。尤其是象厉潮生这样的县委常委,除非有让他无法翻身的证据,否则没人敢动他。县委常委是由市委任命的,都有后台,都有自己的关系网。如果不能一举扳倒厉潮生,就等于得罪了厉潮生的后台,官场上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未来会怎么样,都会留有后手,不轻易分出胜负。

        夏想就劝梅晓琳:“梅书记不要着急,厉书记既然在安县能够一帆风顺,从乡长做到书记,还是常委,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他的所作所为,不仅李书记看在眼中,邱县长也是心知肚明,但都没有动他,为什么?就是因为找不到他的把柄。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所以没有人会轻易得罪别人。”

        梅晓琳一脸无奈:“我也查不到有用的东西,难道就这样放过厉潮生,我不甘心。想到这么多农民守着一堆卖不出去的苹果,欲哭无泪,我就心里特别难受。”

        夏想正在让萧伍暗中查厉潮生,他不相信一个人真有问题却可以不留下一点蛛丝马迹,他掩藏得再好,也毕竟生活在社会之中,也总会留个痕迹。但能查到什么程度,他现在心里也是没底,听到苹果的事情,就心里一动,心想找个事情让梅晓琳做最好,省得她憋得难受,万一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就不好了。

        “我倒是有个想法,不知道梅书记有没有兴趣帮老百姓一把?”

        “怎么帮?”梅晓琳眼睛一亮。

        “找一家食品加工厂,收购百姓手中的苹果。哪怕价格低一些,也比扔了强。有些进行二次加工的食品厂,对苹果的甜度要求不高,虽然现在苹果还没有成熟,但早做准备总是好一些。如果梅书记能找到收购的食品厂,可以说为老百姓解决了一件大事。”

        梅晓琳想了一会儿,高兴地笑了起来:“对,不能总想着政治斗争,为老百姓做实事,才是为官之道。”又为难地说道,“不过好象这方面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

        夏想开导她说:“梅书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还利用各种关系解决了安县的苹果销路难题,值得县委县政府大力表扬!”

        “就是,就是,我利用我个人关系,只为了解决果农的难题,是好事,别人还能说我什么?”梅晓琳想通了,“再说他们要说就让他们说去,能拿我怎么样?难不成我做好事也要受批评?真要因为这事批评我,大不了我不干了。”

        又犯了多说话的毛病,夏想无奈笑笑:“梅书记,以后尽量少说最后一句强调的话,放到自己心里,自己知道就行了,没必要非要说出来。”

        梅晓琳不满地白了夏想一眼:“就不,我就说难听话,不爱听拉倒。”有点耍赖的口吻,让她的书记形象荡然无存,完全在夏想面前,丢掉了伪装。

        时间很快进入了七月,开始到了旅游的黄金时期,《卧虎藏龙》名气越来越响,由此也为三石风景区带来可观的游客。三水风景区投入了千万元的资金,但效果不十分明显,完全被三石风景区引水造溪和借势宣传压了下去,景县的县委领导大为不满,将旅游局局长就地免职,新任命了一个年富力强的局长,试图再打开突破口,压三石风景区一头。

        消息传到安县,邱绪峰就找夏想谈话,先是肯定了他前期工作卓有成效,大有收获,同时还对他提出委婉的批评,说是经济发展一切以招商引资为前提,没有资金的注入,景区的发展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不是长久之计。

        言外之意就是要让夏想拉来资金,扩大景区规模。

        不管邱绪峰是不是存心刁难,夏想也正有扩大规模的想法,而且基本上他已经想好了投资人——他决定让肖佳腾出一部分资金来投资三石风景区,因为以后随着私家车的增多,外出旅游的市民会越来越多,如果现在就将三石风景区建成旅游、休闲和住宿为一体的大型休闲景区,以后肯定可以大有作为。

        肖佳的蔬菜生意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瓶颈,再向上就很难有所进展,除非要打入京城市场。但夏想又不想让肖佳去京城,不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总有担忧,再说京城鱼目混珠,太子党也好,大亨也好,贪图肖佳的美貌者肯定不在少数,惹出事端也不好收场。

        夏想就答应下来,不过他还是聪明地点出:“正好李书记也非常重视安县的旅游业的发展,也找我谈过话,他的意思也是说最好拉来投资。既然李书记和邱县长都大力支持旅游业的发展,我一定不会辜负县委县政府的厚望,争取做出更大的成绩。”

        夏想的话外有话,意思是,我拉来投资可不能白拉,要算一份政绩,而且李书记也在关注这件事情,你邱县长总不好吃相太难看,最后把功劳据为己有吧?

        邱绪峰呵呵一笑:“只要能拉来投资,几百万是几百万的功劳,上千万是上千万的功劳,都会给你记上浓重的一笔……”

        虽然说引水造溪和借势宣传的事情,邱绪峰也在政府会议上对他提出了表扬,但夏想总是不太相信邱绪峰,对他总有提防之心,所以和他才会每次都要丑话说到前头,就是要他一个承诺。而且以前他用手机录下了他的声音,就是防止他到时变卦,不认帐。

        夏想忙谦虚地笑:“恐怕以我的能力,拉来几百万的资金还有一点把握,再多的话,就不敢说了。”

        “有多少钱,办多少事。能多就多,多不了的话,几百万也可以,少说也能为景区扩建几处景点。”邱绪峰心情很好的样子,还不忘鼓励夏想,“小夏县长真能为安县拉来投资,不但可以重振我们的士气,还可以大幅度提高景区的形象,成败在此一举!”

        邱绪峰信心满满,要不是夏想知道他城府很深,也会觉得跟着邱县长干劲十足,大有前途。可惜在梅晓琳和厉潮生的吵架事件中可以看出,邱绪峰是一个极有原则并且十分冷静的人,梅晓琳和他是同盟,但他也能忍下不表态支持她,就是因为他有足够的涵养和耐心,分得清轻重,不会因小失大。

        不管他是不是清楚厉潮生到底有没有事情,反正他清楚的是,在安县,相比梅晓琳,厉潮生的支持就强有力多了。梅晓琳政治头脑简单,政治手腕苍白,她不过是下来走走过场,想要在政治上有所作为,还差得太远。而他想在安县推行自己的执政理念,却离不开厉潮生的支持。

        在政治面前,婚姻关系有时也要让步,何况他和梅晓琳不过是两个家族用来加强联系的纽带,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尽管说起来,他有时也觉得梅晓琳还算不错,娶了她,也是一个值得一试的选择。

        夏想回到办公室,愣了一会儿神,就给肖佳打了一个电话。

        肖佳现在已经占据了燕市蔬菜市场的三分之一份额还多,接近二分之一,年纯利润近300万。肖佳算了一笔帐,如果将大部分生意转给她的弟弟肖昆,再压缩一部分生意份额,可以拿出500万出来投资,不过她对投资旅游景点信心不足,问道:“我相信你的眼光,但我没有做过旅游业,不知道能不能做好?再有你在安县,如果让我出面投资,恐怕不太好吧?你不怕被你的女朋友发现一些什么?”

        夏想嘿嘿一笑:“我是安县副县长,你是燕市的投资商,我们的接触光明正大,才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肖佳不信:“我怎么听着你有心虚的感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肯定早就想好了对策,对不对?”

        被肖佳说中了心事,夏想也不尴尬,他就干笑几声:“其实我也是出于全面考虑,让你直接和李书记接触,把这一份招商引资的政绩交给李书记,也好让他顺理成章升到区长。当然,我还会在背后为你出谋划策,确保你能赚钱。”

        “我赚的钱还不是你的?”肖佳不满地说道,“李书记对我印象不好,我不愿意见他。”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印象再不好,在投资面前,一切还要为政治让步。相信我,李书记也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他当年对你印象不好,是担心你勾引我,从而毁了我的前途。现在你已经勾引到手了,我的前途还是好好的,所以李书记也就对你放心了。”

        “胡说八道!”肖佳咯咯地笑个不停,“谁勾引你了,是你乘人之危,趁机霸占了我……”

        “天地良心,冤枉啊!”夏想惊呼一声,然后又得意地笑了,“女人心,海底针,果然是至理名言。”

        二人又说笑几句,夏想为了慎重起见,让肖佳还是来安县一趟,先商议好再说。肖佳却说:“是不是要到床上商议?”

        “是你说的,到时看看谁怕谁?”夏想被肖佳火辣的挑逗激起了**。

        “我才不怕你……”肖佳说的倒是实话,她现在已经被夏想开发成熟女,功夫日渐成熟。

        当天下午,肖佳就赶到了安县。在县城最好的宾馆开好房间,夏想就偷偷摸了过去。二人一见面,还没有来得及商量事情,就先用身体探讨了一些深刻的问题。

        问题探讨完毕,夏想一只手抚摸着肖佳的后背,一只在她的胸前划着圈圈,说道:“找一个信任的人担任法人代表,新注册一家公司,你不出面,只做幕后股东。新公司来安县投资三石风景区,估计两三年之内,投资就会翻番。”他的手过于不老实,被肖佳打到一边,他就又换了一个地方继续摸个不停,“还有把蔬菜公司也换了法人代表,只做幕后股东,至少可以做到表面上掩人耳目。以后发展越来越大,你也不方便总抛头露面,躲在幕后也好。”

        “怕我被人抢走?”肖佳的身子丰腴了不少,肉光致致,性感诱人,“你真的在意我?”

        “当然在意了,我辛苦开发的地盘,可不能便宜了别人。”夏想用力在她的敏感地方捏了一把,逗得肖佳一声惊呼,他就嘿嘿一笑,“躲在幕后,才会越做越大,才好不让人有所怀疑。以后就算别有用心的人想查证一些什么,也让他们查无实证。”

        夏想是从厉潮生的事件上受到了启发,他和肖佳的关系再隐蔽,再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也难保不会被政敌盯死。只要对方咬死不放,穷追不舍,总能查到蛛丝马迹。

        从长远计,夏想必须防患于未然。

        “对了,有时间到京城看看,在京城买一套房子吧。”夏想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要让肖佳一步步远离燕市,第一步就是先取得京城的户口,“现在有买房子落户口的政策,你把户口先弄到京城去,以后就以京城人的身份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