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20章 燕省即将迎来新一轮干部调整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20章 燕省即将迎来新一轮干部调整

    作品:《官神

        可以说,宋朝度的话掷地有声,是有感而发。www.00ksw.org联想他在担任省委秘书长之前,曾经有两次破格提拨的经历,夏想对宋朝度的为人处世的水平就没有丝毫的怀疑。

        现在的宋朝度是潜龙在渊,他总有飞龙在天的时候。现在取得他的信任,比起他以后高高在上的时候要容易一些,也更长久。一旦一个人久居高位之后,身边就基本上没有真正的朋友可以谈心,他最信任的朋友,始终是在他落难时,和他走得最近的人。

        “是,是,宋部长说得对,我铭记在心。”夏想点头称是,大着胆子敬了宋朝度一杯。

        宋朝度很给面子地和夏想碰了碰,一饮而尽,感慨说道:“小夏,我交友不多,不是我冷漠不容易接近,而是我就是沉闷的性格。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可能才落到现在的地步。还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有丁山这样的知心好友,又是你这样的忘年小友,也足够让我欣慰了,尤其是你能帮我管住小凡,真是让我大感惊讶……有亲和力,能让各种各样的人喜欢你,这样的性格在官场之上,非常有利!”

        李丁山笑道:“朝度,你就别夸他了。小夏常给我说,不让我夸他,夸多了他会骄傲的。”

        宋朝度目光炯炯地看着夏想:“小夏,说实话,夸你两句,你就会飘飘然了?”

        夏想被宋朝度的目光盯得有点心虚,忙道:“被夸的时候,当然会小小的兴奋一下。过后就会冷静下来,继续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宋朝度第一次伸出手,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好好干!”

        夏想使劲点头,心里砰砰直跳,这么说,自己是已经获得了宋朝度的认可,成为了他最信任的人之一?还真不容易,从第一次接到他的电话,再到第一次和他见面,再到今天从他嘴中说出让自己好好干,差不多已经过去了将近两年的时光……不过夏想也觉得值,真要等到宋朝度一飞冲天之后,他再想得到他的信任,别说两年,恐怕十年都不可能!

        最后李丁山和宋朝度一致决定,让夏想去探探方格的口风,如果可能,让方格出任李丁山的秘书是再好不过。方进江不同意的话,就再考虑钟义平。

        一上班,夏想就找到方格,直截了当地向他透露出李丁山的意思。方格也知道夏想以前担任过李丁山的秘书,不过这件事情来得太突然,下到县里他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就愣了一会儿才说:“得让我想想……夏想,你说下去是好事还是坏事?”

        方格有才气不假,但在人情世故上还需要历练,夏想也不瞒他:“好处是在县里李书记是一把手,你呆上一两年就有可能提到正科。坏处是,县里的斗争既简单又复杂,简单是指有时候基层干部的做事方法直接而粗暴。复杂是说基层干部的思维方式,有时是市里的干部无法理解的,毕竟有着层次上的差异。要我说,好处和坏处,一半对一半吧。你要有本事,就能变坏为好。没本事的话,混一段时间就只能再灰溜溜地回来。”

        这么一说,反而激发了方格的志气:“我去,我还不信了,我一个北大的高材生,还斗不过几个乡村干部?回家我就跟我爸商量去。”

        夏想就笑:“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也别想得太复杂了,总之一句话,不低调不嚣张不老实不狂妄。”

        方格笑了半天:“等于没说。行了,我想好了,就等回家说服我老爸了。对了夏哥,我要下去了被人欺负,你可不能不管我。”

        夏想没有对方格说他要下去当副县长的事情,毕竟他下去当副县长,比起李丁山上任县委书记,程序上要麻烦一些,现在就说为时过早。

        方格刚走,夏想就接到了江天的电话,说是陈市长找他有事。

        来到陈风的办公室,正好里面有人在汇报工作,江天就趁机压低了声音对夏想说:“陈市长发火了,好象对你大为不满。小夏,你又做什么事情让陈市长生气了?”

        夏想想了想:“没有呀,这不最近一段时间一直还没有事情可做,城中村的改造还没有开始,再说我一直很老实。刚过完年,谁会给陈市长添堵?”

        江天也是一脸纳闷:“反正你小心一点,陈市长估计得训你一顿。”

        江天没有说对,陈风没有训夏想,却晾了他。夏想进去后,陈风只说了一个字:“坐!”然后就埋头看文件,低头签字,还打电话,总之忙得不亦乐乎,就是一句话也没有对夏想说。

        换了别人,肯定会急得满头大汗,或者吓得诚惶诚恐,夏想虽然也有一些担心,不过他自认比别人都了解陈风的脾气。陈风要是真生气,肯定会当面说出来。他要是对某人不满,有意让某人反省,才会晾着他,让他自己琢磨一下错在了哪里。

        夏想坐了几分钟后就明白了,史老已经动手了,肯定是史老背后的势力已经开始了运作,调他去安县的事情,已经传到了陈风的耳中。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陈风伸手喝水的时候,才发现杯子中没水了,就瞪了夏想一眼:“倒水。”

        夏想急忙拎上暖壶给陈风倒满水,一脸笑容地说道:“陈市长别累坏了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注意劳逸结合。虽然我也知道以陈市长的雄才伟略肯定大小道理都明白,不过有时难免一忙起来就忘了,所以就特意提醒一下。陈市长,要喝水就说话,我就在旁边呢。”

        “我叫你来,不是让你倒水来了。”陈风还是怒容满面,“小夏,做人要厚道,做事情要考虑长远,不能只顾眼前利益,更不能把城中村改造小组当成跳板!”

        陈风的不满夏想可以理解,真要说是说起来,他也有点卸磨杀驴的意思。可惜的是,他也是身不由己,李丁山是他的引路人,再说陈风也是把他从李丁山手中抢了过来,现在不过是李丁山又要人回去,其实也算公平。

        夏想就说:“陈市长,我知道现在走确实不合适,可是我有得选择吗?我从坝县来燕市,说起来也是没有选择。现在又要从燕市到安县,还不是一样?再说李书记毕竟是我的老领导,我不可能忘本。要是我一认识了陈市长就将李书记的恩情抛到一边,那以后肯定还会因为认识了更高的领导,而把陈市长的好忘得一干二净。”他小心翼翼地看了陈风一眼,见他脸色稍微平静了一些,就又说道,“安县离燕市也不远,也是燕市的管辖县,还是在陈市长的领导之下,陈市长要是想我了,一个电话我就会从安县回来。”

        陈风终于忍不住笑了:“少跟我贫嘴,别以为三言两语就能打动我,让我原谅你。你下到安县也算是好事,不过总得提前给我透露一下,好让我重新安排一下改造小组的人手,你倒好,给我来一个突然袭击。忘了我把你从坝到调来,给了你半年的时间准备!”

        当领导的都不希望手下搞小动作,而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夏想也不希望和陈风的关系闹僵,尽管陈风对他真的不错,但他也不能无所顾忌,必须要在陈风面前拿出足够的诚意和态度,他就以十分诚恳的态度说道:“其实也就是年后我和李书记见面的时候,他才提出来,到现在总共还没有几天。我心里也一直在犹豫,也不知道李书记具体调回来的时间,怕事情有变,就没敢提前给您说。”

        陈风听了,果然脸色好了不少,点了点头:“要不是我知道你一向做事情比较慎重,绝对饶不了你。虽然想要调你的人有点能量,但我不点头,他也别想从我这里把人调走。”陈风忽然叹了一口气,笑了一笑又说,“说实话小夏,我还真不想放你走。你在改造小组,真的替我解决了不少麻烦,有你在,我都觉得省心了不少,连带省里的压力也减轻了许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暗中替我做了许多事情,可以当得起我一个谢字。”

        夏想立刻恭谨地说道:“陈市长言重了,我不过是在陈市长的英明领导下,安成了本职工作而已……”

        陈风摆摆手:“废话和没用的话,就不要说了。领先房产和吉成地产的明争暗斗,我又不瞎,看得清楚得很,要不我怎么会支持领先房产?虽然领先房产和吉成地产都是一种货色,谁也好不到哪里去,但能当坐山观虎斗的人的好机会我也不能放过,况且吉成地产的吃相也太难看了一点……小夏,你不会认为我不知道你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吧?”

        夏想也知道他的一些事情瞒不过陈风,只不过没想到陈风知道得这么详细,还好他和陈风是一个战壕,一心帮他渡过难关,没有太多的私心杂念,否则要是私下里有些小动作一类的,还真逃不过陈风的眼睛。

        夏想自我检讨:“我做得不对的地方,请陈市长尽管批评,我会虚心改正。”

        陈风哈哈一笑:“你要做得不对,我还巴不得让你赶紧走。就是你做得太好了,我才舍不得你走。知道我最欣赏你哪一点吗?”

        陈风的疑问句是不需要回答的自问自答,夏想只是摇摇头,陈风就说出了答案:“为人聪明,办事稳重,不居功不自傲,从来不向领导邀功……小夏,有你这样的属下,哪个领导会不喜欢?还有这么大的市政府,一旦规划或开发一处地方,没有一个人能和我想到一处,除了你之外,你说说看,我放你走,是多大的损失?”

        不管陈风有没有表演的成份在内,夏想是受到了感动,一个堂堂的副省级市长,和他进行交心式的谈话,光是这份耐心和真诚就足以让人心生感激,陈风是假装也好,是真心也罢,夏想都不管,第一次在陈风面前流露了心声:“谢谢陈市长对我的器重,别的我不敢说,只有一句话,我会一直坚定地支持陈市长。希望有机会再在陈市长的领导下工作!”

        陈风淡淡一笑:“好了,好了,不用表忠心了,我当初也是把你从李丁山手中抢来的,现在放你走,不过是又还给了李丁山,也没什么。不过你一走,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就没人可以挑起大梁,另外有不少人是乐观你离开改造小组办公室,因为你一走,我就少了一员大将。”

        夏想说道:“现在改造小组有曲主任和吴主任,就足可以维持正常的运转。再说现在城中村的改造也没有太多的复杂局势了,小事情他们也有足够的经验去处理,大事有陈市长高屋建瓴地全面统筹安排。还有,我觉得钟义平人也不错,可以给他也压压担子,相信过不了多久,他能也独当一面。钟义平万一有什么难处的时候,他肯定会想到我,只要他开口,我肯定不能不帮……”他一口气说了半天,心想总得让陈市长满意了才行,就又说,“我人虽然离开了改造小组,但关系不会断,所以陈市长尽管放心,我在安县,也会时刻等候您的召唤……”

        陈风挥挥手,笑道:“别跟我说杂七杂八的话了,你下到安县也是好事,我同意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

        夏想心中一惊:“请讲。”

        “我儿子过几年也想从政,等他毕业时,估计你也该到副厅甚至正厅了,正好我让他跟在你身边锻练锻练,怎么样?”

        “我怕我能力不足……”有老领导的儿子在身边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老领导对你信任有加,完全相信你才将儿子交给你来拉带一帮。坏事是,谁也不知道他这个儿子是不是个材料,万一是一个二世祖一样的人物,管还是不管?所以夏想的担心不无道理。

        “这么说,在你眼里,和我的关系还不如和方部长的关系近?”陈风似笑非笑地看着夏想。

        夏想无奈只好投降:“承蒙陈市长看得起,要是到时我正能升到副厅以上级别,我就帮带一下小陈。要是升不到,就不好说了。”

        陈风大笑:“你的意思是,我还得努力拉你一把,保证你到时升到副厅?”

        夏想搓搓手:“我可没有这个意思,陈市长完全误会了我的一片真心……”

        陈风略过了此事不提,却摆出一副请教的态度问夏想:“你说说看,崔书记下一步会不会再对改造小组有动作?”

        这是考验还是试探?夏想低头一想,还是实话实说:“估计暂时不会了,因为改造小组现在的作用不如以前大了,剩下的几个市中心的城中村,估计达才集团最后会出手。达才想要,别人基本上就没有希望了,反正也就没有了多大的悬念。崔书记担任书记有两年多了吧?下一步他的眼光应该放到了省里,暂时没有心思再想别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夏想心中一动,按照惯例,一般燕市的书记通常都会升到省委任副书记,崔书记一走,陈风应该顺理成章接任了书记,如此一来,市长的位子又成了各方势力角逐的必争之地!不知道曹伯伯有没有希望再进一步?

        不过也有点悬,曹伯伯资历不够,省里的后台不够强硬,燕市的市长位置又是炙手可热的关键之地,曹伯伯想要坐上市长的宝座,困难很大。

        不过如果有陈风的大力推荐,如果再有路书记的力挺,曹伯伯的希望就会大增!

        夏想再抬头时看陈风时,眼中充满了炙热的目光。

        陈风笑了:“想明白了?我可以提前给你透露一点消息,最晚下半年,崔书记就会调到省里任副书记。”

        “那陈市长就要变成陈书记了?”夏想试探着问。

        “也不怕提前告诉你,我下一步就是省委常委、市委书记了,不过……”陈风无奈一笑,“政治从来都是妥协的产物。”

        夏想立刻明白了:“路书记要退?”

        陈风点头:“基本上定了。虽然现在形势还不太明朗,不过下半年,省里会有大的变动,是好是坏现在还不好说,不可能都是好消息,也不会全是坏消息,最乐观的估计是好坏参半。所以说,小夏,你下去后好好干,上面再有人,最终要靠的还是自己。你自己做出了耀眼的政绩,别人想压你都压不住!”

        出了陈风办公室,夏想长舒了一口气。

        让夏想感到稍微有些意外的是,方进江十分爽快地就答应了让方格去安县。方格向夏想叙述时,还绘声绘色地学方进江的口气:“好事,去,为什么不去?你告诉夏想,让他转告李书记,就说我方进江谢谢他,谢谢他帮我管教儿子……”他又看了看左右没人,压低了声音说,“我爸又说了,让我替他也谢谢你……怪了,他让我谢你什么,好象没你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