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16章 连若菡的寂寞和孤单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16章 连若菡的寂寞和孤单

    作品:《官神

        夏想也懒得和他们罗嗦,直接说:“是单市长来看望曹市长吧?警察同志,我是和曹市长一起从燕市回来的,后面是我的爸妈,他们是曹市长的亲戚,你们最好让我们上去,要不曹市长会不高兴的。www.00ksw.org”

        两名警察见夏想年纪轻轻,有点不太相信他,就说:“对不起,我们执行公务,不能随便放人进去。你有证件没有,有的话请出示一下。”

        夏天成见警察态度不好,就说:“夏想,算了吧,我们先回去,等曹市长忙完了再来。现在人太多,也不好说话。”

        夏想摆摆手,拿出工作证递给了警察。警察打开一看,果然是燕市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再一看级别是副处,顿时吓了一跳。

        对于一个厅级的地级市来说,副处级别已经是初步迈入了中层权力圈,二人顿时打了个激灵,知道夏想没有乱说,“啪”的一下敬了个礼,挥手放行:“请领导上楼!”

        夏天成吓得不轻,一边上楼一边还问:“他们怎么还给你敬礼?你多大的事儿,人家怎么还给你敬礼了?”

        “没什么了,爸,我要是开车犯了规,交警过来也得先敬礼。”在父母面前,夏想可没有什么好炫耀的,不过见老爸好奇得不行,还是告诉了他实情,“我刚刚升了副处,可能他们觉得副处还算一个不大不小的级别,就给敬了个礼……”

        “副处了,真的假的,儿子?”夏天成吃了一惊,他所在单位单城一建的总经理才是科级,副处的话,不是和建设局副局长平级?平常在他眼中,一建的总经理就已经牛气得不行了,没想到,自己儿子比他的官还大,他的腰都直了起来,“可别骗你老爸,老爸一辈子胆小,见了科级的干部都害怕,要是有一个副处级的儿子,以后怎么睡得着觉?”

        没想到老爸说话也挺风趣,夏想就把证件给他看了看。夏天成揉了半天眼睛,才相信自己的儿子还真是一个副处级领导了,连叫了几声好,还没说出来好在哪里,就到了曹家门口。

        曹殊黧早就听到了声音,拉开了门,热情地让夏天成和张兰进来。张兰一见曹殊黧就喜欢得合不拢嘴,拉着曹殊黧的手嘘寒问暖,亲如母女。

        屋里站满了人,曹永国正陪着一人说话,戴着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人,显然就是单城市市长单士奇。

        夏想还没来得及上前和曹永国打招呼,却被夏天成拉住,夏天成指着单士奇,一脸紧张地问:“那个人很面熟,在电视上见过,好象是单城市市长,我没看错吧?”

        夏想点头:“没错,就是单市长。”

        夏天成吓了一跳:“市长,多大的官儿,我可不敢见,要不我先回去?”

        夏想不免失笑:“曹伯伯也是市长,而且和单市长是平级,你怎么不害怕?市长也是人,不在电视上讲话的时候,也是很和蔼可亲的,老爸就别怕了。”

        曹永国这里也发现了夏想和夏天成,就主动站起身迎了过来:“老夏,过来了也不叫我一声,我正陪单市长说话,没看到你……来来来,快坐下。”

        或许是觉得曹市长关系近的缘故,夏天成对曹永国一点也不害怕,也是以前认识的缘故,他和曹永国寒喧几句,一抬头,单士奇就来了面前,就听单市长好奇地问:“曹市长,这位是?”

        夏天成对本市的市长,还是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就要向后退,夏想一把拉住,不失礼貌地说道:“单市长好,我叫夏想,也在燕市市政府工作,这位是我的爸爸夏天成,在单城一建工作。”

        单士奇先和夏天成握握了手,说道:“老夏呀,你养了一个好儿子呀。”然后又和夏想握手,“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主任夏想,你的大名我早就听过了,今天一见本人,比我想象中还要年轻,还要有朝气。陈市长的城中村改造小组的设置非常有借鉴意义,单城市政府也有意借鉴一下燕市市政府的经验,夏主任,中午我代表市委市政府请曹市长吃饭,你一定要光临,到时我还有问题要向你请教!”

        夏天成听到市长要向儿子请教问题,就觉得有无边的幸福和晕眩,感觉一切都象做梦一样,脚下也好象踩在云上,轻飘飘地使不出力气。

        没想到接下来单士奇又拉住夏天成的手,说道:“老夏,一会儿你也一起参加,好不好?”

        市长开口请吃饭,在以前是想都想不到的事情,夏天成只感觉失去了思考能力,只知道连连点头,却说不出话来。

        寒喧了一会儿,夏想才发现连若菡一个人呆在角落里,没有和任何人说话,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他走过去,问道:“怎么了,不高兴了?”

        连若菡其实早就看到了夏想,不过她不方便过去,就还呆在原处,听到夏想关怀的话,她突然觉得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没什么,没有不高兴,就是觉得一个人好寂寞好孤单,感觉整个世界都和我格格不入一样……”

        夏想知道连若菡肯定有伤心的往事,只是她不说,他不好开口相问,她又不太合群,不象曹殊黧一样有亲和力,可以很快就获得别人的好感。她的清冷和傲然,让她既高傲又与人疏远,其实想想她非要和自己回来过年,何尝不是想体验一下家庭的温暖和浓浓的人情味?

        忽然之间,夏想觉得连若菡好可怜,只想拥她入怀,给她安慰和温暖。不过此时此刻显然不能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他就笑着安慰她:“行了,别不高兴了,大不了让你晚上住我家——不过要和黧丫头挤在一起,好不好?”

        “嗯!”连若菡顺从地点点头,听话的样子象个懂事的小女孩,是夏想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

        一番寒喧过后,在单市长的盛情邀请下,曹永国无奈只好答应赴宴。曹永国一家,夏想一家,再加上连若菡,一行数十人浩浩荡荡跟随着开路的警车飞驰而去。

        望着绝尘而去的汽车,一建家属院的许多人都羡慕不已,市长亲自请吃饭,这是什么规格和待遇?众人都妒嫉曹永旺有一个好哥哥,也嫉妒夏天成有一个好儿子。

        宴会安排在市政府招待所,夏想被安排和曹永国、单士奇一桌,其他人用屏风隔开,在另外的饭桌上用餐。单士奇致词之后,还请曹永国讲了几句话。曹永国推辞不过,就起身说了几句客套话:“感谢单市长的热情好客,兄弟城市之间,就不必这么客气了,大家该吃吃,该喝喝了,过年了,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酒过三巡,单士奇还真就燕市的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的设置、职能和工作方式,详细地咨询了夏想。夏想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他也看了出来单士奇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他这么咨询自己,其实就是一种拉近关系的方式,单城市的发展太慢,又是一个老城,没有多少城中村可以改造。

        不过对于单士奇的热络,夏想也是报之以热情有加。他是猜对了,单士奇眼光很毒,一眼就看出了夏想和曹殊黧关系不一般,再加上夏想好歹也是燕市市政府的副处级干部,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早点结交认识一下,没有坏处。所以他也就放下身段,借机和夏想畅谈。

        夏天成和张兰可从来没有享受过和市长同席的待遇,心里惶恐再加上紧张,别说吃饭了,坐都坐不安稳。曹殊黧看出了二人的不安,就凑过去给他们讲一些趣事,又问起夏想小事情的糗事,说着说着,二人都放松下来。

        连若菡也过来向二人问好,夏天成可是记得连若菡的好,热情地招呼着连若菡。连若菡也笑意盈盈地和二人说着话,比上一次来的时候,可是喜人多了。不过也让夏天成和张兰对视一眼,眼中全是疑问和不解,这么好看的闺女,怎么过年不回家,来单城市了?别不是有什么事才好!

        一顿饭总算吃完,单士奇又热情地非要送曹永国回家,曹永国坚决拒绝,最后单士奇没有坚持,只派了警车开道,送曹永国一行回去。

        回到家中,夏天成才算和曹永国说上话。趁他们说话的工夫,曹殊黧拉上夏想,叫上连若菡,要出去玩。夏想就打了个招呼,开上路虎拉上二人就上了街。

        疯玩了一下午回家后,晚饭曹殊黧就和连若菡,一起在夏想家中吃。夏安没忘又当面感谢了连若菡,夏天成和张兰也是满口感谢,闹得连若菡红着脸连连摆手:“不用谢我,叔叔阿姨,一点点小事不要总挂在心上,再说谢谢我都不好意思吃住在家里了。”

        曹殊黧出来打圆场:“就是,叔叔阿姨别客气了,夏想早就替你们谢过若菡了。现在连姐姐在燕市开发房地产,正好和夏想有来往,夏想就帮她设计了方案……还有,连姐姐来家里过年,就是觉得叔叔和阿姨和蔼可亲,象亲人一样,既然象亲人,就不能象对待外人一样客客气气的,就让连姐姐觉得生分了,是不是张阿姨?”

        张兰明白了曹殊黧的意思,笑道:“好,好,还是殊黧会说话,说得明白。小连,那阿姨就不跟你客气了,住在家里,别当外人,想吃什么就开口,阿姨给你做。阿姨就生了两个臭小子,一直遗憾没有生一个知冷知热的女儿,这几天,我就把你当成我的女儿吧。”

        连若菡“哎”了一声,红了眼圈:“那我就想吃什么就开口了。”她特意看了夏想一眼,目光复杂而富有深意,又扭头对张兰说,“我想吃茄子馅的饺子……”

        连若菡的语气近似撒娇,夏想心中一动,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不由多看了她几眼。直到现在,连若菡才真正流露出一个女孩子应有的娇气和柔弱,仿佛是一个渴望父母宠爱的小女孩,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小小秘密。

        张兰也被连若菡的情绪感染,慈爱地笑:“好,好,阿姨明天就给你包。”

        夏想收回目光时,不经意发现曹殊黧的目光正闪亮亮地盯着他,有点疑问有点疑惑,还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让他心中一惊,急忙冲她笑了笑:“看什么看?是不是我今天表现还不错?”

        曹殊黧意味深长地笑了:“在刚才之前,一直表现得都算可以。就在刚才,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坏了,难道小丫头发现自己和连若菡之间的眼神交流了,不应该呀,刚才他和连若菡之间的目光接触,也没有太复杂的含义。

        饭后,夏想找了个机会和曹殊黧单独相处,问她刚才的话到底有什么含义,小丫头歪着头:“没什么,你多想了。我其实就是觉得连姐姐挺可怜的,她不回家,肯定是不想回去。我们现在是她最好的朋友,要多关心她,照顾她,还有呀,我有照顾不到的地方,就交给你了。你好象还挺细心的样子,是不是?”

        说着说着考验就来了,夏想忙摆手:“我只能在表面上安慰安慰她,不能深入地关怀,毕竟有点不合适,是不是?我觉得还得你跟她多亲近亲近,毕竟都是女孩子,有些话也方便说出口。”

        “也是,说得好象有点道理。”曹殊黧坐在床上,小腿不安分地踢来踢去,“你说,如果说每个女人都是一本书,在外人面前的样子,就是封面了。我怎么感觉刚才连姐姐的样子,好象已经打开了扉页……你和她也算接触比较多了,有没有走进她的内心,阅读一下她内心的秘密?”

        夏想立刻就想起了他亲曹殊黧的时候所说出的盖章理论,小丫头还是在考验他,此阅读含义深刻,不得不防,他就一把抱住曹殊黧,先在小嘴上来了一口,才说:“你的意思是,让我和连若菡越走越近,然后就象阅读你一样,把她阅读了?”

        “什么呀,想法太下流了。”曹殊黧推了夏想一把,还不解恨,又拧了他一下,“男人是不是都象你这样,谁的主意都敢打?男人真是太坏了!连姐姐这么可怜,你还想着害她,真是坏得可以。”

        夏想心里直叫屈,放着这么一个大美女不拿下,还有几次连若菡主动勾引他,他都没有沦陷,简直可以说是抗拒美色的杰出青年的代表人物……当然这样的委屈没处诉说,他就只好自认倒霉:“也不是打她的主意,想想看,你一双大眼睛在旁边瞪得溜溜圆,我有色心还没有色胆呢!”

        “好呀你,承认已经有了肮脏的想法了,是不是?”曹殊黧不同意了,扑上去就害夏想,夏想哪能任由被她欺负,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然后上下其手,摸了个够,当然嘴也没闲着,又亲了够,亲得曹殊黧连连求饶,“快别闹了,快放过我。你弄我一脸口水,怎么出去见人?你坏死了你。”

        曹殊黧说是没脸见人,一会儿出去的时候,又和夏想妈妈有说有笑,好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夏想就暗暗冲她竖起了大拇指,夸她有本事。曹殊黧白了他一眼,没理他,连若菡却来到他的身边,小声说:“你们两个刚才在屋里是不是亲嘴了?挺大个人了,猴急什么,不着调!”

        夏想愣在当场,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不得了,女人一多,果然麻烦就多,至理名言,谁要不信,谁绝对是没有过亲身体验!

        家里是三室一厅,连若菡和曹殊黧晚上挤在一起,就在夏想的隔壁。房间的隔音效果一般,可以听到她二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但又听不清到底在说些什么,还不时传来笑声。夏想就想,万一有朝一日曹殊黧知道了他和连若菡的事情,是大吵大闹,还是一气之下,再也不再理他?想了半晌也想不明白,迷迷糊糊中,就睡着了。

        第二天张兰就专门给连若菡包了茄子馅的饺子,连若菡吃了不少,赞不绝口。张兰见连若菡是真心喜欢,也是打心眼里高兴,就问曹殊黧喜欢吃什么,曹殊黧说喜欢吃炸面食,张兰二话不说,就和面去炸,曹殊黧就打下手,虽然不太熟练,也学得像模像样。

        连若菡也不闲着,也去帮手。她一出手就立刻显出了曹殊黧的业余——连若菡不管是切菜还是炒菜,手艺之高,连张兰也惊讶不已。夏想在一旁看在眼里,心里就想,大家族果然有规矩,对女孩的培养,不但有礼节上的教育,还有厨艺上的培训,是全方位的打造。

        曹殊黧不服气,找到夏想小声说:“我一直上学没时间学,等我毕了业,半年后就能达到三级厨师的水平,你信不信呀?”

        “我信。”小丫头还是挺有意思的,不想落人后面,是个贤妻良母的好苗子。

        吃年夜饭的时候,曹殊黧被叫去了爷爷奶奶家,连若菡留了下来。和夏想一家人在一起,她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幸福,体会到了家人的关爱和浓浓的人情味,夏安就跟着曹殊黧喊她连姐姐,夏天成和张兰就直接叫她闺女,连若菡对这种亲切的叫法十分受用,每次都高兴地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