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12章 改造小组办公室面临解散的命运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12章 改造小组办公室面临解散的命运

    作品:《官神

        本来他和连若菡远离招聘现场,就是想远远地观望,就算看到了人群之中的卫辛,也只是远远看上一眼,相见不相识,就当看到她年轻时的模样,知道她现在的状况,暗中帮她一帮,然后就此离去,从此再也没有认识的可能。www.00ksw.org不成想,他和连若菡躲到教室中取暖,无意中闯入的,竟然是卫辛的教室!

        连若菡也愣了,一脸猜疑地看了夏想一眼,夏想苦笑着摇摇头,意思是,他不是有意的。

        “多半是骗人的吧?远景集团听上去规模很大,不过以前没有听说过,还有,他们要成立什么美女模特队,好象是噱头……我不看好。”

        是卫辛说话的声音,夏想的心猛地收缩起来。

        隔了十几年的光阴,年轻时的卫辛比他认识时的卫辛,声音是一样的甜美和动听。清脆如黄鹂,婉转如百灵,卫辛是夏想认识的所有女人之中,声音最好听也是最让人沉醉的一个。

        “不是骗人的,卫辛你想多了。森林公园就是远景集团开发的,你想呀,一家投身到公益事业的大公司,怎么可能会做出欺骗学生的事情?我倒觉得远景集团挺不错的,他们有良知,不只考虑赚钱,来燕市投资,先开发一处森林公园,反正我挺看好他们。”女生还挺维护远景集团,力劝卫辛。

        卫辛有点心动了:“照你这么一说,还真值得试一试?”

        “当然要试一试,不试怎么知道是真是假,是好是坏?”远若菡忍不住插话说道,她不光说,还几步来到前排,站在了卫辛和女生旁边,落落大方地说道,“两位同学,我可以保证远景集团绝对不会做出骗人的无聊事情,远景集团是一流的大企业,尽管也和所有企业一样,也会追求经济利益,但远景集团更注重社会价值,注重长远的社会效益。如果你们参加到远景宣传活动之中,为集团留下良好的印象的话,毕业以后,就有机会进入集团工作!”

        卫辛和连若菡想象中稍有不同,她确实很美,尤其是眼睛非常让人沉醉,有一种令人心伤的迷离之美。她的脸颊瘦弱得让人心疼,尖尖的下巴,让人怜惜她的柔弱,心醉她的哀怨。

        小小年纪的女孩,会有什么忧愁让她如此愁眉不展?从来不知世间艰辛的连若菡,在见到卫辛的第一眼起,就打内心深处喜欢上了这个有一种哀而不伤的气质的女孩,她甚至主动伸出手:“你好卫辛,我是连若菡,来自远景集团。”

        卫辛站了起来,目光中有一些怀疑和不解,不过还是迟疑地伸手和连若菡轻轻一握:“你好,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当连若菡将卫辛带到校园内的报名点时,夏想跟在二人身后,一直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太真实,仿佛做梦一样。他没有和卫辛说一句话,此时的卫辛比起他以后认识的卫辛,青涩了许多,也瘦弱了许多。尽管卫辛并未多看他一眼,夏想的心却不争气地跳个不停,好象做了多大的亏心事一样。

        实际上,他也确实有愧于卫辛。

        如果没有重生,卫辛是陪伴他时间最长,对他用情最深,也是最细致最温柔最让他愧疚于心的女子。而他对于卫辛,总有淡淡的疏离,一直抱着一种得过且过的心态和她在一起,直到她对他彻底死心,最后万般无奈地离开了他。

        甚至在他重生的前一刻,他还和卫辛在一起。前世的纠缠,今生如何还得清?夏想心中感念,他本来不想和卫辛正面相对,没想到,还是非常不幸地打了一个照面。还好,卫辛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之后,就移开了目光,对他的出现没有表示出丝毫的兴趣。

        纵使相逢应不识,很好。夏想就跟在二人后面,胡思乱想地看着卫辛填写了报名,又在连若菡的热情追问之下,谈了谈她对远景集团此次活动的看法。卫辛的看法简单而没有新意,毕竟作为一名未入社会的大学生,不可能对远景的商业意图有很深的了解。尽管如此,连若菡还是夸奖了她几句。

        得连若菡一夸,招聘人员当然心里有数,当场拍板录用了卫辛。卫辛喜不自禁,和约她一起来的女生抱在一起,又蹦又跳。

        在连若菡的暗示下,工作人员又向卫辛提出了新的挑战,让她负责整个东南高教区的招聘工作,报酬是每天50元,卫辛现在对连若菡是既有好感又心存感激,当然是非常高兴地答应了。

        事情进展得还算顺利,下午4点的时候,夏想接到曹殊黧的电话,约他一起吃饭。想想也该和小丫头在一起吃饭了,卫辛已经得到了帮助,他就向连若菡提出离去。

        连若菡听说是要和曹殊黧一起吃饭,也要和夏想一起去,夏想憨笑几声:“今天上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还敢见黧丫头?”

        连若菡比夏想想象中厉害多了:“你敢见,我为什么不敢?沾光的是你,吃亏的是我,按说你该心虚才对。”

        和连若菡有时没有道理可讲,只好不讲。夏想就又给曹殊黧打了一个电话,说是遇到了连若菡,要和他一起过去。曹殊黧愉快地答应了。

        路上连若菡问夏想:“你好象脸皮挺厚,骗黧丫头的时候,心里就没有一点罪恶感?”

        夏想就笑:“我是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有个名人就这么说,还是面对新闻媒体,我不是名人,而且我好象还是被人引诱的,所以我觉得有罪恶感的人,应该是你。”

        连若菡显然并不接受夏想的说法,一路上和他争执个没完。

        见到了曹殊黧,连若菡还算恢复了正常,和曹殊黧手拉手,说笑个没完,看得夏想在一旁连连感慨,谁说男人才会装?自己见了黧丫头都有点心虚,连若菡倒好,没事儿人一样,还和曹殊黧亲如姐妹。

        亲如姐妹?夏想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十分邪恶的念头,她们俩个以后真能亲如姐妹、和平共处就好了,要是她们再互相体谅,愿意二女共伺一夫,就真是太好了……正想得妙处之时,突然腿上挨了一脚,曹殊黧圆睁双眼,对他怒目而视:“想什么好事呢?想得这么入神,肯定是想别的女孩子,是不是?”

        “不是,黧丫头你误会了,我在想你……”夏想本想说“想你和连若菡”,幸好及时咽了回去,否则事情就闹大发了。

        曹殊黧却不相信,古怪地笑道:“我知道你在想谁,是不是在想卫辛?”

        得,连若菡为了报复他,转眼就他给出卖了,真够可以的。他看了连若菡一眼,连若菡若无其事地眼睛四处乱看,脸上挂着浅笑,仿佛事情与她无关一样。夏想心里发了一个狠,等有机会再好好收拾你。

        然后又忙不迭地向曹殊黧解释卫辛的事情。

        很快就过了元旦,2000年如期到来。一月份正是燕市最冷的时候,比起天气更冷的是,本来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只是市政府的一个不起眼的副处级机构,但上报到编制办的申请,竟然被崔书记驳回了!

        一个副处级机构竟然同时惊动了市长和书记,不得不说让市委市政府的人大有想法,纷纷猜测。熟知内情的人都知道,陈市长要批下编制,崔书记要压下不批,改造小组办公室再一次成为市委市政府所有人的焦点,成了书记和市长斗法的战场。

        历来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夏想也是心中担忧。以前崔书记因为高成松对城中村改造不感兴趣的关系,对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不闻不问,对城中村改造,也是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但现在风向变了,或者说,因为夏想的出现,局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崔书记还是因为高成松对城中村改造大感兴趣的关系,而对城中村改造,开始从中插手,并且很明显要处处牵制陈风。

        一切的根源,当然还是因为吉成地产和领先房产之间的冲突。

        夏想只凭猜测和分析也能得出一个**不离十的结论,崔向和高成松因为上一次小王庄的归属问题,产生了直接冲突,省为省委常委的崔向,虽然也不敢挑战省委书记的权威,但面对步步紧逼的高成松,以及不按常规出牌没事找事的武沛勇,也是大感头疼。崔向是省委常委,肯定在京城也有后台,在省委常委中,也有同盟,被逼得急了,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何况是副省级城市的市委书记,大权在握,也少不了还高成松一些颜色看看。

        而在上一次小王庄归属上明显偏向领先房产的陈风,自然而然地被崔向当成了陈风向高成松示好,甚至他会认为,陈风已经倒向了高成松。崔向肚量再大,也不能容忍副班长将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当成自家的后花园,想怎么摆设就怎么摆设,想偏袒谁就偏袒谁,所以崔向终于向改造小组办公室插手,也在情理之中。

        而且崔书记给出的理由也很充分,城中村即将改造完毕,市政府没有必要再成立一个专门机构,既浪费人力物力,又和精简机构的大方向相违背。

        陈风精心设置的改造小组办公室,正是运用娴熟的时候,崔向突然节外生枝,非要插上一手,他自然不愿意,和崔向据理力争。陈风的理由也很充足,随着燕市的发展,一环以内的城中村基本上改造完毕,二环以内的城中村也所剩无几,但用不了多久,随着三环的兴建,又有几十个村庄被包围在城市之中,形成新的城中村。只要城市在发展在扩张,城中村的问题就会一直存在,所以非常有必要成立专门的机构来处理城中村的一应事宜。

        崔向还是不肯松口,只说此事需要从长计议,需要再研究研究。陈风也没有好脸色,扔下一句:“一点小事没必要非要闹到常委会上讨论……”然后转身离去,据说当时把崔向气得脸色铁青,直骂陈风没涵养,动不动就发火。

        以上消息有夏想的猜测,也有他从曹永国和高海处听来的内幕,虽然说崔向和陈风的矛盾暂时还没有影响到改造小组的正常运行,但包括夏想在内的所有人都十分担心,万一陈市长的提议一直被崔书记压下,改造小组办公室的位置,可就岌岌可危并且非常尴尬了。

        甚至还有可能面临着解散的命运!

        一旦解散,吴港得和曲雅欣自不用说,肯定要回到原单位。夏想倒不用担心没处可去,他肯定可以在市政府里有一席之地,不管是哪里,不需要陈风和曹永国出面,高海就能帮他安排一个相应的位置。但事情是由他引起的,他不出面解决就对不起陈风的重用和赏识,也因此会害了吴港得和曲雅欣。再退一步讲,就算不解散,但一直不明不白地挂在市政府里面,总是地位尴尬,更重要的是,他借机升到副处的机会就没有了。当然以后肯定还有机会再升,但不借助这一次的机遇,至少也要再等上一年半载。

        夏想知道,归根到底,崔向和陈风的矛盾还是他暗中促成的结果,不管是为了陈风,还是为了自己,该是需要利用高建远的关系的时候了。

        西山别墅的场地平整工程基本上进入了尾声,尽管是冬天,施工现场还是一片热火朝天,由此可见高建远的干劲十足。燕市的冬天还不算太冷,也没有永久冻土层,夏想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几辆大型挖掘机正在开挖一处人工湖。

        因为是在山脚下,西山别墅区的人工湖可以直接引山泉进来,是活水,建成之后,效果肯定不错。

        高建远热情地和夏想握手:“小夏,终于有时间来我这里看一看,怎么样,给提点意见?”

        “我似乎已经看到,一栋栋别墅拔地而起,无数购房者蜂拥而来,西山别墅成为燕市第一家别墅区,销量火爆,领先房产因此一举成名。”夏想微微眯着眼睛,似乎陶醉在美好的梦想之中。

        高建远对西山别墅寄予厚望,毕竟第一次经商的液晶大屏幕项目,赔得一塌糊涂,让他的自信大受打击。夏想的话让他大受鼓舞:“别用假话骗我,小夏,你既是建筑专业毕业,又有设计方面的才华,又主持改造小组的日常工作,和我相比,你就是房产方面的专家,我是真心希望你多提宝贵意见,让西山别墅可以做到更好。”

        夏想就指着眼前的人工湖说道:“建远,西山的人工湖比市里的人工湖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可以直接引进山泉,是活水,也就是说,以后不用再在水源上面费心,省钱省力。要是在市里,还必须不断地抽水才能保证人工湖的用水。既然水源可以保证,小区内就不应该只挖一个人工湖,还可以建一条小溪,小溪两侧种上花草,摆上山石,营造出山中溪水的意境,应该会给小区增加不少情趣……”

        高建远拍掌叫好:“果然高明,一条小溪在整个小区内蜿蜒而过,绝对让小区整体提高一个档次,小夏,你还真是专家,就这一条主意,就值不少钱。走,到我办公室再好好聊聊。”

        高建远在一片开阔地建造了几间临时办公室,办公室里,严小时和范铮都在,二人都非常热情地和夏想打招呼,尤其是范铮,显然将夏想当成了最亲近的朋友,上去拉着夏想的手说个不停,眼中全是兴奋。也难怪他会高兴,因为高成松和范睿恒的关系,西山别墅刚刚动工,就已经内部销售了十余套,许多高官权贵,以及衙内子弟,都明里暗里地亲自出面或找人出面,出手大方,一次性付款,当场认购。

        权力意志再一次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西山别墅一共要建别墅68栋,现在已经销售出去18栋,而且都是全款,可以说,前期的大部分资金已经回笼,只要开盘之后,再卖出十几套,就可以保证稳赚不赔。别说范铮高兴得忘乎所以,高建远和严小时也是喜形于色,一见夏想,就将好消息与他分享。

        严小时一双美目目不转睛地盯着夏想,听他侃侃而谈对西山别墅的改进,一些细节上的修改,一些看似不起眼的补充,仔细一想,才发现其中大有深意,花钱不多,但对别墅品味的提升和整体格调的改善,大有裨益。严小时就越来越佩服夏想,相比之下,他虽然比不上高建远和范铮是高官子弟,但他不卑不亢,即使和省委书记的公子打交道之时,也是没有一点怯场,更没有谄媚和巴结,完全是凭借自己的真本事赢得了眼高过顶的高建远和目中无人的范铮的认可和尊敬。

        严小时目光中的热烈之意,就越来越浓,心中也隐隐升起一份期待,夏想这么用心帮高建远和范铮,好象还没有提过要求。如果用股份将他和领先房产紧紧地绑在一起,不愁他不为领先房产用心用力。

        没等严小时开口,范铮就替她说出了她的心中所想:“小夏,本来你和建远是朋友,是好朋友,谈到钱什么的就俗了,但一直以来你对领先房产的帮助也不少……你看,西山别墅的主意是你出的,又给我们提了不少改进的意见,都非常实用而且合理,要是请专家来论证来规划,少说也得花个十万八万。你这么用心帮我们,我和建远要是没有一点表示,就显得太小气了不是?我和建远商量了一下,准备送你领先房产百分之二的股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