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11章 和连若菡关系的新突破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11章 和连若菡关系的新突破

    作品:《官神

        完美的曲线,玲珑的弧线,滑腻的手感,香甜的触感,夏想象一个贪婪的孩子,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亲吻连若菡的每一寸皮肤!

        连若菡娇喘吁吁,全身上下都浮现一层红润,微小的汗毛竖立起来,身子不时地躬起,腰肢不由自主地扭来扭去,嘴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夏……想,你,你想清楚了再要,要了,你,你就别后悔!”

        夏想正在褪下连若菡内裤的手忽然停了下来,内裤刚刚褪下一点点,只露出一丛芳草,他嘴里还含着蓓蕾,躬着身子在连若菡身上,姿势非常怪异。www.00ksw.org

        愣了一愣,他翻身躺到一边,还没忘一只大手放在连若菡胸前,顺势又摸了两把,嘿嘿一笑:“白昼宣淫不太好,等下次晚上再把你拿下。”

        连若菡脸上的红润未退,白白的身子还大部分裸露在外,羞得将脸埋在床上:“还不帮我穿上衣服?胆小鬼!”

        胆小就胆小一点,总比色胆包天强。有些事情好开始,不好收场。有些女人,一碰,就意味着触及到一个家族的利益,从此再无宁日。夏想还没有想到万全之策,现在就冒然和连若菡有了关系,一旦家族的势力施展手段要控制局势,他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任人宰割不是一件好事,更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夏想猛然下定了决心,以后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在没有弄清连若菡家族势力的弱点之前,他绝不再碰连若菡一次。他不能做出害人害已的事情,真要惹怒了连若菡的家族,不但他苦心经营的一切都会付之流水,甚至与他有关系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也包括连若菡自己!

        夏想一边帮连若菡穿衣服,一边还趁机摸上几把,惋惜地说道:“太可惜了,细皮嫩肉的,就是不能让我摸个够。”

        连若菡就当起了鸵鸟,拿枕头蒙着头:“我看不见,我听不见,我睡着了……”

        夏想就故意逗她,轻轻一捏某个敏感部位,连若菡就一声娇呼:“不许乱动,别讨厌!你都看了都摸了,还没够?”

        夏想就挠挠头,嘿嘿傻笑了几声:“若菡,刚才我是不是挺凶猛?”

        “嗯,有点。男人是不是都一个德性?”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刚才将你的内裤穿上,是需要付出很大的勇气的,一般人做不来。我现在都挺佩服自己的,简直就是柳下惠了。”

        “别自夸了,还不知道你?你是怕担责任,怕我缠上你。你放心好了,你已经和我这样了,我有足够的理由缠着你不放了。”

        “不是吧,我还没有得手呢,还差最后最关键的一步,前面都不算!”

        “什么?你敢说不算,是不是不想认帐?你又亲又摸,我身子都让你看了个够,你还说不算?”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

        最后夏想被连若菡推下了床,幸好房间内铺着地毯,他坐在地上也就没有起来,垂头丧气地想,今天的事情真是一波三折,刚刚就被连若菡一句话吓了回去,早先该先得了手再说。

        当然也只是这么一想,夏想可不是性冲动小男生。有些大门,进去容易出来难。

        “哎,你和黧丫头,还没有那个吧?”连若菡穿好了衣服,在床上盘腿坐着。

        “哪个?”夏想发坏,故意问,心里还是憋气得慌。

        “就是刚才我们之间的那个?”连若菡生气了,鼓着嘴说道,“别装了,我能看出来黧丫头还没被你得手。我可有言在先,在我还没有想好对策之前,你不许和黧丫头那个,否则我饶不了你。”

        “你也管得太宽了吧?再说,你怎么不饶我?”夏想抬头看了连若菡一眼,见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和黧丫头认识在先,我争不过她。但有些事情我还可以争一争……你听到没有,必须答应我,否则我要你好看。”连若菡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怎么要我好看?”

        “我可以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家里,也可以把我们刚才的游戏告诉黧丫头,二选一,你来做主!”连若菡坏起来也不是吃醋的,挑衅的目光直视夏想。

        “那你为什么不现在把我们的事情告诉家里?”夏想明知故问。

        “我不想让你为难!”连若菡一脸委屈,小意地说道,“我知道在你的心目中,我比不过黧丫头。你不想娶我,我又不能给你当情人,所以你左右为难。我理解你……”

        连若菡也有小意温存的时候,夏想感慨,女人终究是女人,遇到让她倾心的男人,再强悍再高傲的女子,也有俯首称臣的时候。

        既然今天差一点就二人合为一体,自己也亲遍了人家全身,而且又挑明了话题,夏想也就索性说出真实的想法:“我们如果在一起,必定会受你的家族的强大的阻力,就算我最终不顾一切娶了你,我的前途,我的命运,都会被家族掌控,甚至不允许我有任何自主的行为。而且因为我不符合家族的要求,肯定还会受到排挤和欺压,这不是我想要的一切。最让人担心的是,以你家族的能量,肯定可以查到我和黧丫头的事情,他们为了完全断绝我和黧丫头的往来,不一定会使出什么手段,也许到时候,会连曹伯伯也受到牵连!”

        连若菡的目光黯淡下来:“你说的不错,夏想,我真的挺佩服你分析问题的能力,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家族势力,就能将事情分析得**不离十,确实非常聪明。也难怪我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你,不过有一点你没有猜对,就是我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也非常特殊,他们并不敢把我怎么样!”

        “为什么一直不对我说说你的家族的事情?”夏想一直对连若菡的出身大感好奇。

        “我不是有意瞒你,而是没有必要说那么多。你知道得越多,反而越不好……”连若菡突然又轻松地笑了起来,“好了,现在我也知道你的真实想法了,以后你就按照你的想法走下去,我会是你的坚定支持者,好不好?”

        夏想笑着点头:“那敢情好……”

        “先别得意!”连若菡脸色一寒,“你现在已经有了我和黧丫头,以后如果让我发现你还有别的女人,小心我会对你不客气。”

        夏想大汗:“怎么个不客气法?”

        “先不告诉你,反正肯定不会让你好过就是了。”连若菡小脸仰着,得意地说道。

        连若菡的远景集团在市中心的东方大厦租了办公室,有管理人员20多人,随着森林公园项目的开展,需要陆续招进新员工。办公室基本上全是全职员工,没有兼职的,当然,如果连若菡允许有人兼职,自然也没人敢说什么。

        夏想的想法是,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了。要帮助卫辛可以,但不能让她感觉到是故意在帮她。连若菡大为不解:“你这么热心帮她,是不是认识她?或者说,有什么内幕?”

        夏想就挠头:“真的没有,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只是觉得她非常可怜,而且又十分要强,既然让我知道了,就帮帮她也没有什么,是不是?再说我小时候也是家里穷,也受过别人的资助,长大后我就见不得家境不好又自强自立的人……”

        “卫辛长得漂亮不?”连若菡冷不防问了一句。

        “不知道,没见过!”夏想不假思索地答道。

        连若菡笑了,对夏想的反应还算满意:“好吧,正好远景集团有一个宣传活动,需要一批校园的美女模特做广告推广,到时候可以到音乐学院招人,先把卫辛招上,然后让她负责整个东南高教区的招聘工作……这样总可以了吧?”

        夏想笑得很开心:“知我者,若菡也。什么时候开始招聘工作?”

        “今天是周末,就叫上工作人员,一起去音乐学院看一看,如何?”连若菡倒也善解人意,看夏想一脸迫切,也就没有再拖。

        夏想和连若菡赶到高教区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二人就在附近简单吃了点饭。下午2点的时候,远景集团的办事人员赶到音乐学院,联系了学生处之后,就在校园之内人流的必经之地,摆放了几张办公桌,打起了招聘兼职模特的条幅,现场招聘。

        连若菡的宣传活动的思路是,由远景集团出资特制一批羽绒服,上面印制有森林公园的广告,画面是一大片森林,只有一句广告词:燕市的肺在哪里——森林公园,然后下面署名远景集团。其实广告创意本身不错,不过不会产生多少经济价值,主要是为了推广远景集团的企业形象。

        因为远景集团在短时间内可能还开发不了房地产,不过先给燕市人民留下一个好印象,以后进军房地产业,也好有先入为主的好感。之所以选择在大学里面推广,是因为等远景集团开发住宅区的时候,差不多正是眼下的大学生毕业之时,他们将会是购房的生力军。

        并且连若菡要求的专门定制的羽绒服,不但质量一流,而且款式也非常新颖,尤其是美女穿上,更衬托得美人如花。可以说,在高教区选出上百名美女出来,每人免费提供一套羽绒服,条件是,每周六周日十几人一队,结伴在繁华街道上走上一圈,肯定可以产生轰动效果。美女就是最吸引眼珠的事物,试想,成群结队的美女出现,又穿着同样的羽绒服,同时出现在燕市主要的繁华路段,估计不但各大报刊会争相报道,恐怕电视台也会跟踪采访。

        如此一来,可比单纯地花钱打广告要省钱不少,关键是,比纯粹的广告更能吸引目光,更能产生巨大的辐射效果。

        “是你想的主意?”夏想深感此法不错,一举数得,绝对是惊才绝艳的策划。

        “那是,怎么了,不服气?”连若菡得意洋洋,故意示威地说道,“还是小瞧我,觉得我不可能想出这么好的办法?”

        夏想竖起大拇指:“冰雪聪明者,若菡也。不过我还有一点补充,想不想听听?”

        “别跟我卖关子,有话快说。”连若菡现在跟夏想一点也不客气。

        夏想自我感觉自从脱衣事件之后,好象他的地位就在连若菡眼中降低了不少,当然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是二人之间没有了隔阂,说话随意了不少,他只好憨笑:“远景集团可以在高教区选择资助100名贫困学生,一方面可以跟各大高校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二来也是一种持续的影响力,树立远景集团热心公益事业,不但为燕市人民提供了一个净化空气的肺,还为莘莘学子提供一个可以安心完成学业的承诺……”

        连若菡以手托腮,眼睛微微眯着,不顾不远处就是远景集团的员工,目不转睛地盯着夏想,痴痴的样子象个情动的女大学生。夏想说完见她还不说话,还是眼神迷离地看他,不由笑着逗她:“还没看够?难道冬天太阳少,我晒得少,白了一点,就又帅了?”

        “一点没白,别臭美了。不过没白正好,我喜欢黑一点的男人,才显得健康而诚实。”连若菡就穿了一件纯白的羽绒服,和去年冬天她在坝县时穿的羽绒服如出一辙,不过不是同一款,皮靴,毛裙,就显得她既有娇艳之美,又动感迷人。

        “不过你刚才的想法还真的不错,我交给高老去办,他最喜欢高校的氛围。”

        高老一直忙于森林公园的事情,最近和夏想见面较少。今天的招聘活动他也没有出现,不过夏想也相信高老很愿意负责资助贫困大学生这样一个项目。

        音乐学院的美女本来就多,不一会儿就聚集了十几人,围着工作人员问个不停。夏想和连若菡虽然也有一张办公桌,不过离招聘现场有一点距离,为的就是不受影响地在一旁暗中观察。

        好在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气温不算太冷,大概五六度的样子,不过夏想就穿了一件夹克,没穿棉衣,坐了一会儿,就觉得身上发抖,就提了一个要求:“太冷了,我们去找个教室暖和暖和,怎么样?”

        连若菡没回答夏想的问题,好奇地问:“你光说要帮卫辛,你又不认识她,要是她不来报名,怎么办?”

        “不会吧,她正需要一份工作,现在有大好的机会,怎么会不来?”夏想经连若菡一提醒,也意识到有些不妥。

        连若菡终于想到了一个漏洞之处:“你肯定卫辛会来报名?你也确实以前没有见过她?”

        夏想很诚恳地点头:“以前确实没有见过……”心里却说,从时间上算,是以后见过,所以他说的也是大实话。

        连若菡古怪地笑了:“骗人,你没见过卫辛怎么就敢肯定她会来报名?我们打出的条幅是美女模特,你没见过她怎么会知道她长得漂亮?她要是不漂亮的话,肯定不会前来报名。”

        夏想顿时哑口无言,千算万算,没想到还是马失前蹄,他就挠挠头,正要想出对策,忽然眼睛一亮:“我也是猜的,感觉卫辛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是一个美女的名字。再说她就算不漂亮,也可能会出来试试运气,不信你看,报名的人中,可不全是美女,也是滥竽充数的人……”

        连若菡顺着夏想的手指望去,见有几个重量级的女生也挤在人群之中,索要报名表,甚至还有一个嘴大的可以咧到耳朵上,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女生,一边跳一边还高声喊:“让一让,大家让一让,国色天香来了……”

        连若菡差点没笑得直不起腰来,急忙和夏想一起仓皇地逃离了现场,来到了教学楼。

        二人也懒得再上楼,一进教学楼,就转身进了最近一间教室。因为是周末,教室中人不多,暖气倒是很足,二人就坐在离门口最近的座位上,讨论起森林公园的远景规划来。

        二人坐在最后一排,前面三排有四五个女生和两三名男生,都聚在一起说话,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夏想和连若菡讨论了一会森林公园的下一步发展,二人一致认为争取明年春天,就加快施工进度,在夏天之前,初步形成规模,达到可以对放开放的程度。

        又坐了一会儿,感觉身子暖和过来,夏想就提议:“再出去看看现场情况。”

        连若菡也没异议,二人起身正要向外走,忽然一个女生从外面闯了进来,因为跑得过快,差点撞在夏想身上,她歉意地冲夏想一笑,然后就跑到前排,来到一个一身黑衣的女生面前,将手中的报名表放在黑衣女生面前,激动地说道:“我通过初选了,而且听远景的人说,一旦通过复选,不但能获得一套价值500元的羽绒服,每一次活动就有100元的补助,还管饭,条件非常优惠,你说什么也要试一试,卫辛!”

        卫辛?

        夏想顿时愣在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