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03章 关键时刻要敢于下手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203章 关键时刻要敢于下手

    作品:《官神

        “从你妈个头!”夏想从来没有象现在一样怒火冲天,见余震生不可一世,说话时唾沫乱说的拽样,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热血沸腾,心想管他呢,就发一次疯,也不能再让自己的女人受这种杂碎的气!

        他一反手抓住余震生的手,翻腕一拧,余震生顿时疼得象虾米一样拱起了腰,杀猪一样惨叫起来:“快,快上,打残这个王八蛋。www.00ksw.org”

        旁边几个明显是余震生手下的小伙子嚎叫一声,纷纷围了上去。夏想冲余震生屁股猛踢一脚,将他踢了个狗啃泥,然后一回身就将扑上来的一个小伙子推到一边,又一拳将另一个小伙子的半边脸打肿。

        三下五除二,夏想就把三五个人打倒在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看得肖昆在一旁大眼瞪小眼,不敢相信夏想还有这般身手。见识过夏想突袭小流氓手段的肖佳,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唯恐夏想一不注意,被人打上一顿,喜的是,夏想为了她热血冲动,让她心里甜如蜜。

        哪一个女子都希望爱自己的人为自己义无反顾!夏想今天的所作所为让肖佳从内心深处知道,夏想对她,确实至真至情。

        几人被打倒在地,并不服气,都爬起来又围了过来。余震生一个驴打滚从地上跳起来,一边打电话一边冲几个小伙子嚷道:“打不过他,把他围住了,不能放他走,等我打电话,让我哥们带警察来抓他。进了派出所,好好让他坐坐老虎凳。”

        几个人把夏想围在中间,却没有人敢主动向前。夏想就抱着双肩,镇静自若地站在当场,看着余震生打电话。谁也没有注意到,在离现场的不远处,有一个面包车停在路边,窗户打开一道缝,露出一个长焦镜头,正不停地对着现场拍摄。

        夏想在前来批发市场的路上,就想到了对策,打电话给杜同国,让他过来暗访,最好躲到暗处拍到一手的现场照片。杜同国几乎和夏想同时赶到,为了获得最真实的现场效果,就和摄影记者躲在一边,把刚才的情景全部拍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辆警车风驰电掣地来到现场,从上面下来几个警察,帽子都没戴正,衣扣都没有系好,骂骂咧咧地来到现场,当前一人气呼呼地喊道:“什么事,什么事?老余,大中午的也不让人好好睡觉,非把我们哥几个都请来,你晚上不管一顿好酒就说不过去了……谁是肇事者?”

        他一眼看到夏想,就伸手拿出手铐,斜着眼睛看着夏想:“你哪儿来的你?胆子不小,敢在批发市场闹事,知道这一亩三分地归我张志强管不?反了你了,跟我回所里!”

        夏想心想这个张志强还真够混的,问也不问就要铐自己,**裸地偏袒余震生!也好,就跟他走一趟,看他如何收场。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警察同志,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闹事了?是他们先动的手好不好?他们几个人打我一个,我是正当防卫。”

        “还正当防卫,我说你是故意惹事,你就是故意惹事。还想横?”张志强毫不含糊地给夏想铐上,大手一挥,“带走,回所里给他好好上茶上座。”

        几个警察过来要推夏想,夏想轻轻弹了弹身上的土:“不劳大驾,我自己会走。”转身又对肖佳说道,“我去一趟派出所,一会儿就回来了,你们在这里等着,别走,要是有记者采访你们,就照实说,不用怕。”

        肖佳和肖昆虽然也担心夏想,不过见他笃定的样子,知道他心里有数,又想起他路上就交待过,他自有安排,多少也放了点心,就说:“你自己小心点,别吃眼前亏。”

        夏想笑着点点头,他可不是喜欢吃亏的人。

        蔬菜批发市场归北宁派出所管,离市场并不远。夏想坐在车里,一左一右有两个小警察,就笑着问:“所里是不是整治人的方法挺多?”

        左边的小警察被夏想的样子逗乐了:“一会儿试了你就知道了,保管让你记忆深刻。”

        夏想又问:“是不是余震生跟你们所长挺熟悉?所以只要惹了余震生,就不问青红皂白就抓起来?”

        “什么叫不问青红皂白?”小警察年轻不大,痞气挺重,推了夏想一把,“一会儿到所里我们又请你喝水又请你上座的,不就是要了解一下情况吗?到时你可要好好配合一下,对了,你在哪里工作?有没有熟人,有的话,赶快打电话,晚了别后悔。”

        “怎么个后悔法?”夏想装傻。

        “算了,跟你说了白说。”小警察不耐烦地挥挥手,“看你这模样,不象有来头的人。我可好心提醒你一句,我们北宁派出所因为管辖的范围之内,外地人多一些,所以审讯手法比较熟练,你到时不想吃亏的话,就老实一点。”

        “那我还是打个电话吧。”夏想老老实实地说道,“省得一会儿连牙都找不到了。”

        几个警察一起哈哈大笑,坐在前排的张志强回过头来:“小子,你多大了?知不知道有些人不能惹?对了,你认识谁?说出来听听。”

        上一次和孙安一起来了两个人,何明是交警,历飞是民警,夏想就报了历飞的名字,张志强想了想,如释重负地笑了:“不认识,区局和市局都没有这一号人,我劝你别打电话了,最少也是所级领导说话才管用。”

        夏想还是给历飞打了一个电话,历飞一听夏想被抓到了北宁派出所,在电话里就笑了起来:“你没事吧?就你也能被他们抓了?怎么不报孙安的名字?”不等夏想说话,历飞又恍然大悟地说道,“我明白了,你想黑人一把?”

        历飞够聪明,猜对了,夏想就是要故意黑他们一把,看他们无法无天的样子,夏想就本着治病救人的情操,决定给北宁派出所和余震生一个足够大的教训。

        历飞说了一句“我马上到”就挂断了电话,然后他就急匆匆下楼要出发。

        历飞和孙安是好友不假,不过他没有什么背景,借着孙安的力量,现在也混到民生路派出所副所长,刚提了才没几天。他现在也知道夏想是陈市长的跟前红人,又是曹市长千金的男朋友,前途一片敞亮,能结交上是他的福气。一听夏想召唤,他高兴还来不及,觉得夏想没把他当外人。

        论起来,夏想现在级别比他还高。

        历飞走得急,下楼的时候差点碰到一个人,他闪到一边一看,愣了一愣,急忙陪着笑脸说道:“陆局,您怎么来了?”

        是北仓区公安局局长陆文武。

        陆文武矜持地点点头:“我有事来找邓所长,小历呀,你都提了副所了,怎么走路还慌里慌张的,不象话。”

        要是平常,历飞还巴不得陆局长多批评教育他,那是对他的爱护,不过今天他怕耽误了事情,万一夏想真被不长眼的小警察给打了,别说他没脸去见孙安,就是曹殊黧一生气,后果也是非常严重,所以他忙不迭地说道:“真不好意思,陆局,我还真有急事,今天没时间听您的教导了。我有个朋友被抓进了北宁派出所,我得赶快过去救急,要是他被人打了,事情就没法收拾了。”

        “什么朋友这么重要?打个电话不就成了?”陆文武不以为然地说道,又要摆出一副教育历飞的姿态。

        “他叫夏想,是……”历飞正要说夏想是孙局儿子孙安的朋友,陆文武突然睁大了眼睛,一把抓住了历飞的手,问道:“夏想?你说的是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夏主任?”

        历飞吓了一跳,陆局从来都是四平八稳的样子,怎么也有失态的时候,忙说:“就是,就是,怎么了,陆局也认识他?”

        “还不认识。”陆文武突然一脸的凝重,语气无比严厉地说道,“谁不长眼睛敢抓夏主任,公安队伍现在怎么乱成这样?看来不好好整治他们,他们还真是什么都敢干。小历,走,我坐你的车,跟你一起去。”

        历飞张大了嘴巴:“真的,陆局?”

        历飞还从来没有过和陆文武同坐一车的机会,更何况现在是坐他的车上,他的心就跳个不停,心想陆局既然不认识夏想,他着急个什么劲儿?难道他知道夏想跟曹市长的关系?有可能。这下好了,历飞暗暗高兴,有了夏想这一层关系,等于直接和陆局接上了线,以后不愁没机会和陆局接近。

        夏想打完电话就被带进到北宁派出所。

        北宁派出所在地道桥的边上,在一个小院里面,门口挺窄,里面地方不小,停了好几辆警车,不时有人垂头丧气地被带进来。

        夏想被推搡着带到了二楼,张志强坐在他的对面,拿警棍敲着桌子说道:“怎么着,承认打架闹事,主动接受治安处罚的话,我们就对你客气点。”

        夏想就问:“怎么罚?”

        “罚款5000元,拘留15天,同意的话,现在就签字。不同意的话,喝茶上座之后再签字。”张志强嘿嘿笑了几声,“你自己想好了,反正结果都一样,过程不一样。如果要选择第二种,我们麻烦,你受罪。”

        明目张胆地暴力执法,野蛮威胁,夏想直盯着张志强的眼睛:“你这么做,也不怕上面查你们?随便抓人,随便罚款,就没有一点法律意识?”

        “法律?在北宁派出所里,我就是说一不二。你还跟我犟上了,看来不好好让你吃点苦头,你还抱着幻想?年轻呀,年轻人就是容易冲动,容易幼稚。”

        张志强猛地一拍桌子:“名字,单位,都统统报上来!”

        “他叫夏想,是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主任,正科级……”忽然一个声音从外面响起,一个人推门进来,先是看了夏想一眼,见他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然后走到张志强面前,猛地一拍桌子,“张志强,你眼中还有没有党纪国法,还有没有法律意识?堂堂的正科级国家干部,被你用手铐铐到派出所,不问清楚事实就开口罚款,闭口拘留,你这个派出所所长也太不称职了!”

        张志强傻在当场,想站却没有站起来,差点没有溜到桌子底下,他双手扶着桌子,才努力站直了身子,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陆,陆局,您怎么亲自来了?”

        “我是来制止你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陆文武气不打一处来,张志强还是他一手提拨的,当初就看上了他敢干,胆大心细,将外来人口最多的北宁派出所辖区治理得井井有条,没想到,也是一个做事不经大脑的货色。

        历飞从外面闪了进来,二话不说帮夏想松开手铐,看也不看张志强一眼,一脸关切地问:“夏哥,没事吧?你说就凭你和孙安的关系,说出来能进所里受这个委屈?真是的。”

        历飞的埋怨带着关切,又含蓄地点出了夏想的背景。陆文武顿时愣住:“小历,你说夏主任认识孙安,孙局的儿子?”

        “何止认识?”历飞的声音带着夸张,也提高了不少声调,“夏哥不但是孙安的铁哥们,就连孙局也非常欣赏夏哥,关系近得跟亲戚一样,还有曹……”

        夏想忙打断历飞的话:“别这么说,孙局也就是和我喝过一次酒,帮我办了一个驾照……”

        历飞也是聪明人,见夏想不愿意提曹市长的关系,也就急忙闭嘴。

        不过夏想的话却已经点明了他和孙局之间的关系匪浅,试想,要是关系不深,一个堂堂的市局副局长,亲自出面帮他办理驾照,这样的小事也要孙局开口,面子可不是一般的大。

        张志强差不多已经站不稳了,他苦着脸,结结巴巴地说道:“夏哥,不,夏主任,误会,都是误会,我不知道你是孙局的亲戚……”

        陆文武也愣在当场,他之所以主动出面和历飞一起来捞夏想,不是因为他知道夏想和曹市长的关系,而是他早就听闻陈市长对夏想是无比器重,也知道陈市长肯定会重用夏想,所以要提前加深关系,认识一下,出面到所里救他,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也让他认定夏想以后肯定前途畅通,是因为他的老婆是林双玉。

        林双玉在家里没少说夏想如何如何讨陈市长欢心,一上任就惊动了陈市长的秘书江天主动打电话,就为了给改造小组办公室换新的办公家具,而且夏想还和京城来的远景集团来往过密。陆文武就记在心里,正好今天无意中听历飞提起,他怎能不上心?就急巴巴地跟了来。

        没想到,夏想和孙局还有关系,今天这一趟可真是值了,陆文武心中拿定了主意,主动和夏想握手:“夏主任,我是陆文武,谨代表北仓区公安局,对基层同志野蛮执法行径向你表示歉意。”

        夏想虽然不知道陆文武的来意,不过听张志强叫他陆局,就对他的身份有了认识,也客气了几句。

        陆文武见夏想不太热情,知道他对张志强强烈不满,就脸色一沉:“张志强,我责令你做出深刻检讨,向夏主任当面认错。”

        夏想摆摆手,淡淡地说道:“不用了,不用麻烦陆局了。张所长的错不应该向我认,而应该让党纪国法去认,向全市人民认。”

        陆文武一脸愕然,什么意思这是,夏想话里有话呀?还没等他开口问,外面就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听到有人在喊:“报社的记者?不行,没有上级领导指示,我们不能接受采访。”

        一个人大着嗓门回答:“蔬菜批发市场管委会主任余震生,恶意检查商户的蔬菜,造成商户巨大的经济损失,另外根据我们在蔬菜批发的随机采访,证实余震生和北宁派出所所长张志强联合打击外地客商,我们已经将此事上报了北仓区政府,同时,我们燕省晚报要对此事进行深入报道……”

        陆文武明白过来了,夏想是设了一个套让人往里跳,没有他的出现,他也不会善罢干休。他其实想整的是余震生,无奈的是,张志强很不长眼地跳了出来,正被人逮个正着。

        陆文武脑子一转,立刻就有了决定,他转身来到办公室外面,冲楼下喊道:“让记者同志进来,省报的记者,有采访和监督权力。”

        杜同国带着一名摄影记者进来之后,上来就要采访张志强,陆文武上前拦住:“记者同志,张志强同志因为严重违反纪律,现在已经被北仓区公安局停职接受检查,关于他的问题,局里会有进一步的处罚决定,到时会向媒体公布。”

        张志强一下子坐在椅子上:“陆局,我,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夏想见状,心想既然陆文武挺给面子,也要给他一次露面的机会,就对杜同国说道:“同国,陆局听到北宁派出所有违法乱纪的事情发生,就急忙亲自赶来处理。作为省报,不但要揭露丑陋的一面,还要宣扬美好的一面,象陆局这样一心为民的领导干部,就应该多宣传,多报道。”

        陆文武一听立刻满面笑容:“夏主任过奖,这是我的本职工作,理应严格要求下属。公安机关就是为了打击犯罪保护公民而成立的,所以我们公安内部更应该严以律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