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91章 嚣张第一秘的狂妄本色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91章 嚣张第一秘的狂妄本色

    作品:《官神

        武沛勇一听夏想只是一个小小科级,顿时就对他失去了兴趣,却又问沈复明:“李丁山的县委书记干得怎么样?现在胡增周当了市委书记,市长是……洪昭广?”

        沈复明点头:“对,由常务副市长升上去的,武秘书认识他?”

        “认识,当然认识,关系还很不错。www.00ksw.org”武沛勇旁若无人地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洪市长,我武沛勇,好,好,一切都好……也没什么事,就是听说坝县的县委书记叫李丁山,好象在坝县过得还不错?不是,他和我没什么过节,就是他的后台看不起我这个伺候人的秘书……那好,抽空视察视察工作,关心一下坝县的经济发展,是好事,哈哈!”

        什么叫嚣张?什么叫飞扬跋扈?武沛勇淋漓尽致地在众人面前演绎了燕省第一秘的狂妄本色!丝毫不把陈风放在眼里,将堂堂的副省级市长扔到了一边,公然打电话给一个地级市的市长,要找一个县委书记的麻烦,真是人间极品。

        陈风脸色铁青,气得差点拂袖而去。武沛勇如此嚣张,尽管李丁山和他没什么关系,但武沛勇这么做就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他,就算夏想现在是你陈风的人,他一样可以收拾夏想以前的靠山。

        曹永国也是一脸怒气,不过陈风为大,陈市长没说什么,他也不好越过陈风替夏想出头。高海也是眼中怒火中烧,李丁山是他的好友,武沛勇不管知不知道他和李丁山的关系,刚才的做法就和当面打他耳光没有区别!

        沈复明可能觉得武沛勇做得有点过火,毕竟陈风是副省级市长,能陪他一个排名靠后的副省长已经给足他面子了,他要是去市委,市委书记崔向估计面都不会露。沈复明比武沛勇城府深多了,他就笑着打圆场:“武秘书还是不改直性子本色,性情中人,呵呵,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我还有一个会要回去开……”

        话虽这么说,沈复明还是握住曲雅欣的手,嘘寒问暖地多说了好几句,眼光在她身上扫个不停。

        武沛勇看在眼中,不以为然地说道:“沈省长刚来省里,身边人手不够,要不就把曲主任调到身里?沈省长只要开口,陈市长肯定会爽快地放人,哈哈。”

        曲雅欣吓得不行,缩回手,就向夏想身后退。夏想虽然早就听闻过武沛勇的嚣张传闻,不料今日一见,没想到他简直就是一个泼皮无赖,也是心中火起:“武秘书,我主持改造小组办公室的日常工作,要想从办公室调人,得先征求我的意见。现在办公室人手紧张,曲主任又是办公室的支柱,我不同意她调走。”

        “你不同意?你说了不算。”武沛勇一摆手,丝毫不把夏想的话放到眼里,“陈市长点头就可以了,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是不是陈市长?”

        陈风知道夏想有意替他分担一点压力,就顺势说道:“武秘书还真没说对,改造小组办公室虽然还没设主任,但夏想已经是名义上的主任,大小事情都由他说了算,我不好直接干涉。”

        曹永国也不甘示弱地说道:“是,市政府都支持陈市长的决定。”

        市长和常务副市长都替夏想出头,武沛勇显然没有想到,他明显怔了一怔,还想再说什么,沈复明见势头不妙,急忙暗中拉了他一把。

        今天以视察工作的名义来探陈风口风,没想到还没有来得及说正事,就被武沛勇打乱,他也有点不快,觉得武沛勇有时太没有眼色,分不清事情的轻重缓急。他是看上了曲雅欣不假,但也不能一见面就开口调人,手段太低级了,要慢慢地一步步来才有意思。

        沈复明就拿出了副省长的威严:“武秘书,省政府还有一个会议,马上就要开了,你要是现在回去的话,可以和我一起走。不回去的话,就自己留下。”

        省委省政府在一个大院里面,办公地点离得很近。

        武沛勇也能听得出来沈复明的暗示,他也知道陈风既然说话了,就不好再纠缠下去了,陈风的强势省里也有名,他在陈风面前讨不了好去,就只好干笑几声:“我既然是陪沈省长来的,当然要和沈省长一起回去。不过夏想……”武沛勇紧紧盯着夏想,不无威胁地说道,“我记住你了,不简单,你应该感到自豪,因为我从来不记科级干部的名字!”

        夏想一脸平静:“武秘书走好,小心台阶。”

        走到市政府大楼门外,沈复明正要上车,武沛勇却又对陈风说道:“陈市长,燕市的城中村改造是大工程,蛋糕很大,光是燕市的建筑公司也吃不完。沈省长在章程市当市委书记的时候,章程市三建承建了不少市委市政府的工程,技术力量雄厚。他们听说沈省长来了省里,也有意为燕市的经济发展做贡献,陈市长给个面子,照顾几个工程,怎么样?”

        沈复明在旁边听到武沛勇的话,差点气得骂娘。今天他过来的本意就是替章程三建说话,没想到武沛勇一搅合,惹得陈风不高兴,他见时机不对,也就没有再提,准备以后找机会再说。没想到武沛勇嚣张完后,又当面求人办事,还真当自己是一棵大葱?就是自己这个副省长都没脸再提,你倒好,你是省委书记的秘书不假,可你不是省委书记!

        陈风脸色阴沉:“早在燕市城中村开发的时候,市委市政府就定下了论调,燕市的改造工程,由市委市政府一手操办,不受其他因素的影响。当然,我们也欢迎外来的建筑公司和开发商,但前提条件是,公平竞争,一切按市场规律办事。章程三建要来燕市发展,我代表市委市政府表示欢迎,所有的建筑公司和开发商的初审资格的决定权在改造小组办公室,你让章程三建的人直接找夏想就行,相信夏主任会公平地对待每一个建筑商和开发商。”

        回去的路上,武沛勇和沈复明共坐一车,武沛勇愤愤不平地骂道:“妈的,不就是一个燕市市长,有什么了不起?还跟我打官腔?省里的几个常委见了我都客客气气的,你还没混到常委呢,就敢跟我横,以后有你好果子吃,你等着!”

        沈复明没有说话,心里却老大不痛快。今天的事情因为武沛勇的鲁莽,可以说不但没有办成一件,反而给陈风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武沛勇再怎么嚣张,高成松也会纵容他。但自己如果当不好一杆枪,高成松就有可能把他拿下。

        武沛勇刚才的话虽然说的是陈风,可是何尝又不是说他?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副省长,在省里面都说不上什么话,到燕市这个副省级城市,也没什么人给他面子,工作本来就难以开展,让武沛勇一搅,以后燕市的事情还怎么插手?官场上本来就是互相抬桥,陈风给他面子已经不错了,他倒好,带了武沛勇一个大刺头过去,本来借武沛勇的身份来显示他和高书记的关系,不成想弄巧成拙!

        更让沈复明感到头疼的是,夏想明明是李丁山的人,来到燕市后,没听说宋朝度罩着他,反而是陈风不遗余力地维护他,这小子,到底是运气好,还是他本领够大?

        沈复明一走,陈风脸色不善地冲曹永国和高海点点头,说道:“去见见夏想。”

        副省级城市和省里的关系就没有特别好的,陈风对省里也没有一般市长的那种敬畏心理,所以今天他觉得主动出面陪沈复明已经给足了他面子,没想到他还带着武沛勇前来,想借省委书记秘书的身份给他施压。陈风不是惧怕压力的人,要不他也不会顶住市委和省里的两重压力,强行推进城中村的改造。

        市政府三大人物联诀来到改造小组办公室,差点没引起轰动。

        曲雅欣还有点惊魂未定,对夏想十分感激,说了不少感谢的话。她在官场混迹多年,沈复明的眼光和暗示岂能不清楚?说实话,真让她用身体去换前途,她还真忍受不了那种恶心,何况沈复明那么老,光看着就让人厌烦得不行,更不用提上床了。所以她对夏想不顾一切为她挺身而出就十分感动,换了别人,说不定还巴不得她被沈复明弄走。

        吴港得见夏想替曲雅欣出头,敢当面顶撞武大秘,心里就对夏想佩服得五体投地。一个知道维护下属的领导,又有能力又护短,哪个下属不口服心服?

        陈风、曹永国和高海进来的时候,夏想已经若无其事地正在整理文件。夏想见三大人物进来,急忙迎了出来:“陈市长,曹市长,高秘书长……”

        陈风一脸沉重,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小夏,好样的,有担待,有男人气概。不用担心,只要有我在燕市一天,就没人动得了你。好好干,只要是为我陈风出力的人,我都不会亏待他!”

        陈风是第一次郑重其事地向夏想承诺,也是受了武沛勇刺激的缘故,当然也不排除演戏给曲雅欣和吴港得看的成份在内。毕竟一个副省长和一个省委书记的秘书来发作,也只有陈风出面才能挽回场面,稳定人心。

        曹永国就趁机说道:“还不快谢谢陈市长。”

        夏想就笑:“不用对陈市长说漂亮话,陈市长就看我们改造小组办公室的行动吧。”

        夏想一句话又带上了曲雅欣和吴港得二人,二人心里暖洋洋的,觉得夏主任真的不错,时刻不忘了他们。而且刚才陈风的一番话也给他们莫大的希望,心中充满了干劲。

        陈风和曹永国走后,高海就叫夏想进了他的办公室。夏想知道,肯定是关于李丁山的事情。

        还没等他开口,高海就急急地说道:“洪昭广你有过接触?”

        夏想摇头,他只是听说过洪昭广的名字,别说接触,面都没有见过:“洪市长不会仅仅因为武秘书的一句话,就下到坝县找李书记麻烦?那他政治上也幼稚了。”

        高海苦笑:“你不了解洪昭广此人,他就是一个典型的政治投机份子,胡市长接任市委书记,市长的位置也轮不到他,就是他看到有机可乘,向武沛勇送了礼,武沛勇又在高成松面前递了好话,他才扶了正……你说,武沛勇发了话,他会不会下到坝县去刁难丁山?”

        夏想想了想,说道:“只有电话通知李书记,让他早做准备了,各项工作安排得周全一些,省得被洪昭广故意挑刺!”

        高海点头:“丁山在坝县的根基还行,在章程市却没有有力的后台,胡书记顺利接任了书记,就未必会卖宋部长面子,也不一定会向着丁山说话……我们现在鞭长莫及,只能看丁山自己的政治智慧了。”

        高海就让夏想打电话给李丁山。

        李丁山听了之后,语气轻松地笑了:“我前些日子去章程市,接触过洪市长。洪市长当时还和我说,要在全市推广坝县经验。依我来看,他正急着借助坝县的成功来大捞政绩,如果还要硬来,非要和坝县闹个不愉快的话,他也没有什么好处……不过我会小心提防的,坝县虽然不敢说是密不透风,现在也是上下一心。”

        从李丁山的话中夏想也得知,坝县的草原度假村已经建成。借助了三山度假村的东风,不少京城的游客来坝县草原游玩,坝县名声慢慢打响,连带章程市的许多游客也慕名而来。坝县由章程市第一穷县,正翻身大步跨过温饱,走向小康。

        李丁山有了耀眼的政绩,石堡垒也面上有光。坝县县委县政府多次受到章程市委市政府的表扬,并且要在全市推广坝县经验。李丁山也多次到市里汇报工作,成为章程市一颗政治新星。

        其实李丁山并不想引人注目,只是没想到坝县的潜力一旦激发出来,会迸发出如此巨大的威力。他只想为当地百姓做些实事,却没料到京城来的投资商不但实力雄厚,而且非常善于炒作,很快就将坝县的草原优势推向了京城市场。短短时间内,涌入坝县的客流远超当初的估计,给坝县带来了大量的税收。不说别的,光是万志泽在贾寨乡开的乡村饭店,就成为京城游客口中的坝县第一饭店,开店仅半年时间,就又在原地扩建成三层小楼。

        万志泽夫妻二人对夏想的感激,无以言表。

        放下电话,夏想稍稍放下心来,心中又闪过一丝疑问,万一李丁山在坝县受到洪昭广的欺压,传到宋朝度耳中,宋朝度会不会有所举动?不过李丁山通话时没有提到宋朝度,夏想也不敢自作主张打电话给宋朝度,也就只好放下心思,对高海说道:“真要是李书记被逼得紧了,宋部长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宋部长呀?”高海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现在我们之间也算熟悉了,有些话也不必遮遮掩掩了,据我猜测,宋部长恐怕还是乐见洪昭广打压丁山,只有丁山被逼得急了,他再出手,才显得珍贵。而且他一旦出手,不管是不是有用,就会惊动史老。史老当年一直对宋部长不是十分欣赏,不过要是史老看到宋部长为帮助丁山受到别人排挤,史老要是出手的话,就有好戏看了,非得搅动一下燕省的局势不可。”

        夏想见高海把话挑明了说,也知道他对自己是绝对信任,也就不再顾忌,说出了心中的疑虑:“史老退下了好多年了,官场上向来是人直茶凉,史老的话,还能管用?”

        一直以来,夏想都对史老的影响力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不说史洁现在还只是处级,好象还没有实权,就是官场规律一向如此,谁会理一个退下来近十年的老头子的话?官场之上,新人辈出,老人更迭,就算念及旧情,史老在位时提拨的一些人,现在在位应该也不多了,史老到底有什么底牌?

        夏想的问话有点直接,高海也是明白他的心思,宽容地笑了笑:“说实话,我也心中没底,觉得史老的话可能……真的不管用了。不过我对史老的了解不深,丁山很少提起他。宋部长应该对史老有过研究,对史老的关系网估计也做过细心的工作,要不他怎么会对史老信心十足?”

        最后夏想和高海讨论半天,还是觉得云雾缭绕,看不清真相。夏想虽然也相信宋朝度的判断,不过他还是对史老到底有没有能量半信半疑。

        原来以为洪昭广为了政绩,又是正值推广坝县经验的关键时期,只要有点政治头脑就不会蛮干,没想到,洪昭广还真是一个政治投机客。也不知是不是武沛勇又打电话给洪昭广,或是又给了他什么许诺,总之洪昭广以视察工作的名义到了坝县之后,市旅游局对草原度假村挑了一大堆毛病,勒令度假村停业三个月整顿,合格后再开业。

        七**三个月,正是草原旅游的黄金时期,停业三个月,简直就是**裸地扼杀坝县的旅游业!

        李丁山当场发火,洪昭广就借机责斥李丁山,说他目无领导,在坝县一手遮天,让他向市委市政府做出深刻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