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88章 谁放长线谁是大鱼?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88章 谁放长线谁是大鱼?

    作品:《官神

        见夏想一本正经地说话,连若菡也坐直了身子,端起了架子:“你好夏主任,我也很高兴认识你。www.00ksw.org你说得不错,在商言商,以商人的身份来说,我代表家族来燕市投资,不会不求回报。不过商人和商人不同,有人目光短浅,只适合做短期生意。有人目光长远,放长线钓大鱼,徐徐图之,有些项目乍一看没有利益或者利益微薄,但是如此放到两三年后,就会大幅升值,远远超过当初的投资。回报不过只看一时,做人也不能只顾眼前利益。”

        放长线钓大鱼,夏想听了不由心中一动,看了连若菡一眼,见她端起架子时有模有样,还流露出一股精明强干的味道,心想她还真是个百变女郎,装什么象什么,不过听她的话里话外的意思,长线和大鱼,好象另有所指,就又问:“这么说,连总会在燕市呆一段时间了?”

        连若菡矜持地点点头:“恐怕会呆相当长一段时间,不怕告诉你,我已经在荷塘月色长租了一套房间,就是准备在燕市大展手脚。夏主任身为改造小组办公室的主任,估计以后我们少不了要打交道,到时还希望夏主任念在认识一场的份上,多照顾照顾才是。”

        夏想就笑:“没问题,尽我所能。燕市城中村改造是一场东风,借助好了,可以打开燕市的房地产的大门,说起来,现在燕市的房地产,还没有外来企业进入,贵公司算是第一家……对了,连总的公司叫什么名字?对于西里村的开发,又是出于什么样的长远考虑?”

        “远景集团!”连若菡一身轻纱洒满月光,她目光清冷,表情淡然,如同坠入凡间的仙子,飘然出尘,高贵无比,只是在夏想眼中,无论怎么看,总是想起她在宾馆时孤独无助的神情,就觉得她又无比真实起来。

        对于夏想的后一个问题,连若菡直接不予回答:“至于西里村的开发是公司的商业机密,你是外人,不方便说出来。”

        夏想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用手敲了敲桌子:“好象连总请我来,还有吃饭这样的大事?我们面也见了,旧也叙了,该解决温饱问题了吧?”

        “你怎么就知道吃,真没出息。”这句话一出口,顿时让连若菡的仙子形象和高贵姿态荡然无存,在夏想面前又变回了任性的小女孩,她白了夏想一眼,“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是一个饭桶?”

        夏想一脸委屈:“你中午不吃饭试试?”

        刚才高老说是去点饭菜,其实是找个借口消失,因为桌子上的饭菜早已经点好,说了小半天话儿,估计都凉了。好在是夏天,夏想也没什么讲究,就风卷残云地埋头苦干,不一会儿就将饭菜扫荡一空。吃饱之后,还感慨说道:“都说荷塘月色的饭菜味道不错,今日一吃,还行,也能吃饱。”

        又想起一事,就问:“若菡,你是什么时候来的燕市?”

        连若菡没怎么吃,一直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夏想吃,不时露出会心的笑容,听夏想一问,她反问:“你什么时候收到的短信?”

        “啊,来了这么久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你不打过来,我为什么要主动给你打?”

        算了,夏想笑着摇摇头,连若菡任性起来,没有道理可讲,何况她也确实对他有气。他是男人,正常的男人,对连若菡的亦真亦假的话和小小心思,也多少猜到一点,可是他不敢点破。连若菡不是一般的女孩,她背后的家族势力无比庞大,是他不能想象的一张大网。他千万不能掉入其中,否则绝对没有逃脱出来的可能。

        连若菡不说,他心里也很清楚,她拒绝家人的订亲,又打着打开燕市市场的名义来到燕市,为的是什么?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只是谁也不能点破。连若菡不比曹殊黧,曹殊黧虽然贵为市长千金,但曹永国的关系网和脾气,夏想都一清二楚,也自认能够应对。但连若菡的家族根基在京城,京城是什么地方,是龙盘虎踞之地,别说他只是科级,就是他爬到燕市市长的高位,到了京城,也得低得头走路。况且,他对连若菡家族的势力究竟有多大,心中一点底也没有。

        夏想怜惜连若菡的倔强,纵容她的任性,宽容她的生气,但却必须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避免掉入一个让他无法翻身的深渊。

        做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如果连若菡只是普通女孩,他可以对她好。但她出身在大家族之中,她就不是一个人,而是家族利益的代表。家族利益是不能被别人损害的,一旦有人试图动摇家族的利益,所遭受的反扑将会是惊人的破坏力。

        在高山一样的家族势力面前,夏想知道,他渺小得如同一根小草。

        果然,连若菡说出了一番话,让夏想暗暗感到庆幸的同时,又不免心惊肉跳。

        “高老挺欣赏你,没想到,一向清高的高老也能看上你这个小毛孩,你还真是运气不错。”她象小女孩一样摆弄着自己的手指,又漫不经心地说道,“家里也真是的,总觉得我小,不可能运作好燕市的市场,不但让高老来辅助我,还把高老的儿子高晋周也调到燕省,让高晋周担任燕省的副省长……”

        夏想自认一向比较镇静,也觉得自己经历的大小事情也算不少,但听到连若菡若无其事地说出她的家族为了打开燕市的市场,就安插了一个副省长下来,还是无比震惊!他在觉得不可思议的同时,也为自己以前的见识浅薄而心中感叹,什么样的家族才有这样恐怖的实力?为了打开一省一市的市场,居然能安插下来一个副省级干部,而且听连若菡的口气,好象很轻松一样。

        真是让人想象不到的一张大网!

        如此手腕通天的家族,别说自己,就连陈风也不敢碰上一碰。怪不得高老说了,只要他们想开发西里村,可以确保市里通过。对于有足够资本的人来说,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不是炫耀,不是自傲,只是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罢了。

        “我会帮你的……”夏想打定了主意,能和如此庞大的家族有正面接触的机会不可放过,而且高老提出的开发水景公园的想法,他也十分赞同,认为连若菡的家族虽然势力庞大,但做事有理有节,不霸道,不蛮横,按市场规律办事,是真正的大家风范,所以与这样的家族交友,也是一种荣耀,“谁让你是我的连妹妹呢,对不?”

        “我没有哥哥!”连若菡翻了夏想一眼,月光下,她裸露在外的皮肤更显洁白,闪耀着一层迷人的光泽,“你怎么帮我?大言不惭,连我开发西里村的真实目的都猜不到,还说帮我,不过就是嘴上说说罢了。”

        夏想不敢多看连若菡。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她的美有惊人的诱惑之意,夜风吹动,她衣裙飘飘,秀发飞舞,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浮想联翩。况且,二人又在湖中的小亭之下,四下无人,再加上以前与她也有过肌肤之亲——男人面对美色的诱惑之时,抵抗力都是无法想象的差。

        所以夏想低头假装喝茶,连喝几杯,才抬头说道:“将西里村开发成公园,看上去好象不赚钱,也许两三年之内真的收不回成本。但一旦药厂和钢厂整体搬迁到市区之外,两处遗留的地皮可以再开发成商品房,因为有公园的缘故,房子肯定可以卖出高价……我想以你们和市政府的关系,药厂和钢厂的地皮,肯定可以拿到手。”他故意停顿子一下,看到连若菡一脸的惊讶,满意地笑了,“投资公园从短期看是赔钱生意,从长远看,是以后开发的商品房的附加价值,绝对可以加倍赚回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在和市政府签定协议时,肯定还有一个附加条款,就是在确定在药厂和钢厂搬迁时,远景集团可以优先获得地皮使用权。”

        连若菡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夏想,连连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你才多大,是个小毛孩,怎么可能猜到我们的意图?绝不可能!肯定是陈风告诉你的,对不对?”

        蹬蹬的脚步声传来,然后是高老爽朗的声音:“我可以保证,陈市长绝对没有对小友透露过一点消息,连小姐,我现在不得不承认,小夏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才,也是我见过的最有商业眼光的政府官员!了不起,真是后生可畏。”

        高老的出现还真是时候,夏想看了他一眼,都说人老成精,果然一点不假,走的是时候,来的也是时候,他也是绝顶聪明之人。

        高老被夏想置疑的眼神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哈哈一笑:“受连小姐所托,不得不为之,小友勿怪。我一把年纪了,你还要跟我生气,就是不尊敬老人家了,哈哈。”

        夏想就倚小卖小:“高老,您老不早说是若菡找我,也好让我精心准备一下,换件新衣服,擦擦皮鞋,再理理发什么的。给我来一个突然袭击,不是故意毁我形象吗?”

        说笑几句,高老落座,就和夏想探讨起水景公园和森林公园的各自的优势,最后高老越来越倾向于森林公园,对夏想也是越看越欢喜:“我家小子快来燕省了,他肯定也喜欢你。他从小受我的影响,也喜欢规划,喜欢指点江山。不过他只能算是学院派,没有你的悟性和灵气。规划其实就和画画一样,有匠人和大师的区别,匠人可以学来,大师却学不来,只能看个人有没有点石成金的悟性,小夏,要不你做我的弟子,我把我一生所学都传授给你?”

        夏想急忙摆手:“高老还是找一个行业内的人来教吧,我其实是半瓶子的水平,也许有时候灵光一闪就有了主意,有时候憋死也想不出来。您教我,说不定会让您大失所望的。”

        高老也没有强求:“我反正也要留在燕市,以后有的是机会。连小姐,我看就定森林公园的方案吧,再造一些假山池塘,可以成为休闲娱乐的好去处,比造一个巨大的人工湖要好上许多。”

        连若菡非常尊重高老的意见,她看了夏想几眼,不满地说道:“也不知道你有什么本事,一见面就打动了高老?既然高老说可以,那我也没有意见。原先的设计方案作废,森林公园的方案,就由高老再重新设计吧。”

        高老笑眯眯看着夏想,不说话,夏想知道他的意思,忙道:“高老,我夸夸其谈可以,真要落到实处动手设计的话,真的水平有限……不过我可以向你推荐一个人,她在设计方面有天赋,也有独到的见解,休闲广场的设计,就是我和她合作完成的。”

        “是黧丫头吧?”连若菡插话说道,目光中闪过一丝落寞,瞬间又恢复了正常,“我好久没有见她了,挺想她的,有时间叫她一起聚聚,好不好?”

        “是你的女朋友?”高老听出了连若菡的言外之意,疑惑地看了好几眼,却问夏想,“你有女朋友了?”

        可能又觉得刚才的问话太直接,暗示的意味太强烈,高老又咳嗽着笑了几声:“算我多嘴,我老了,年轻人的感情问题,不便多说。既然是小夏介绍的,就有时间见上一见,不过大体方案你还要帮我们出一个,怎么样小夏?我老头子的面子你不给,连小姐的面子,总要给吧?”

        “他爱给不给,反正公司不会亏待他,会给他设计费用。”连若菡冷冷地说道,突然伸了伸腰,“我累了,先回去了,高老,替我送送夏主任。”

        连若菡说走就走,一点情面都不留。

        高老望着连若菡的背景,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小友,这个,这个,怎么会这样?”

        夏想知道他有愧于连若菡,对于她,他没有理由挑她的不是,也不生气,笑着说:“若菡有时就是小女孩心性,高老不必在意,我不会和她生气。她还小,我得让着她。”

        高老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又将话题转移到了森林公园上面。

        夏想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桌子上放了一张小纸条,上面是曹殊黧秀气的笔迹:“回来后记得喝水,喝酒多的话,喝点茶再睡。别喝太浓的茶,会影响睡眠的……”

        夏想笑了,她絮叨的口气,还真象个小妻子。

        对于远景集团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进军燕市的房地产市场,首先选择的竟然是开发一处公园,让所有提心提胆的燕市的房地产商,大大松了一口气。不过让夏想郁闷的是,远景集团尽管从注册资金上看,实力雄厚,但却没有什么背景,从远景集团上,查不到任何和连若菡有关系的内幕。可见,远景集团也可能是连若菡的家族为了进军燕市的房地产市场,而专门成立的。

        正当所有的开发商都全力以赴,发动各自的关系,准备说服市里批准西里村开发成商品房的规划时,出人意料的是,各方关系还没有准备出手,市里已经出台了决定,西里村交由远景集团开发,而远景集团提出了森林公园的方案,也一次性获得通过。

        众人感到震惊的同时,也隐隐猜到,远景集团大有来头。不过好在他们只是开发森林公园,还好没有直接开发房地产,让开发商们为失去西里村的开发权失望的同时,又暗暗出了一口气。

        七月,燕市进入了最炎热的夏季。

        在夏想的介绍下,曹殊黧和高老见面,联合设计森林公园。当然前提是,夏想出了一个笼统的方案。高老先是对夏想的方案大加赞赏,和曹殊黧接触下来,又为小丫头独到的细心和出人意料的想法而惊喜不已,直叫又捡到了宝,就和夏想商量,要收曹殊黧为弟子。夏想自然高兴,曹殊黧一切听夏想的话,也就点头答应了。

        高老大喜。

        七月中旬,就距离沈立春所说的两三天之后的十几天后,夏想终于接到了他的通知,说是成达才抽出了时间,要和他见面。

        成达才选择的会见地点并不在达才集团的总部——位于燕市东南的达才大厦的他的办公室里,而是在达才集团中高层人士的别墅群里,他的住处——一栋单独的超大型别墅里面,三层高,足有上千平米,独立小院也有几千平米,院子里,还养成几只体型高大的德国黑背狼狗。

        有专人领夏想进了别墅,然后一言不发就转身离去。夏想以前也听过关成达才的传闻,孤僻、性格古怪,深居简出,也就有了心理准备,见怪不怪。他自己见门口有拖鞋,就换上之后,一个人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

        客厅有上百平米,大理石地板,罗马柱,全部上好的实木家具,大到电视,小到一个茶杯,无一不彰显出主人的品味和奢华。

        他坐了片刻,不见有人招呼,就站起来朝和客厅相连的厨房走去。厨房的门是毛玻璃的,隐约可见里面有人影晃动。推开厨房门,见里面有一个人正围着围裙,耐心地用打蛋器在打鸡蛋,不禁哑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