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83章 连若菡一切安好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83章 连若菡一切安好

    作品:《官神

        许彦然,京城大家族的公子哥,典型的富二代的代表人物,对肖佳一见钟情,死缠烂打,摆出一副不追到手誓不罢休的态势。www.00ksw.org肖佳虽然急于想打开京城的市场,但连应付许彦然的心理都没有,所以才心中无比烦躁,叫夏想过来,替她想想办法。

        夏想微微皱起了眉头。

        肖佳现在的生意顺水顺风,逐渐占领了燕市的五分之一市场,每个月的利润都在20万元以上。照目前的速度发展下去,半年之内,将三分之一的市场拿在手中,不是难事。

        肖佳有头脑,有眼光,也有野心。她已经不再满足于局限于燕市的市场,因为坝县的蔬菜基地已经初具规模,她有了充足的货源,就想打开京城的市场。前期工作进行得也十分顺利,眼见就要大功告成之时,一个公子哥突然就看上了肖佳,着迷得不行,发誓非要把她追到手。肖佳自认对付男人游刃有余,但许彦然显然不是一般人,他游戏花丛多年,手腕高超,家中也有权有势,一眼就看中了肖佳的弱点是急着进军京城的蔬菜批发市场,他就以此为诱饵,引诱肖佳上勾。

        肖佳当然不会上当,但许家的势力果然庞大,她以前谈好的许多商家都纷纷对她避而不见,要么和别人合作,要么干脆单方向撕毁合同,反正一夜之间,京城的大门对她完全关闭。

        肖佳的雄心壮志受到打击,无人诉说,只好找夏想诉苦。夏想不是不想帮她,而是现在确实无能为力,他的手还伸到京城,李丁山估计也不行,媒体的力量不是万能的,许多地方都影响不到。

        想了一想,他就劝肖佳:“不如暂时收手,燕市的市场也足够大了,不要贪多。等燕市市场饱和了,南有单城市,北有宝市,何必舍近求远,非要去京城?”

        “话都是你说的,你以前给我出主意,让我去京城,现在又说风凉话,诚心气人是不是?”肖佳不高兴了,她的心很大,燕市的天地对来说,有点狭小。

        肖佳的不高兴多少有点撒娇的味道,夏想就笑着哄她:“你才占据燕市五分之一的市场,而且燕市的市场份额会一直递增,万一以后还新盖一个蔬菜批发市场,市场再兴盛起来,你的五分之一也会被稀释……好好想想,贪多嚼不烂。”说着,夏想又将她揽入怀中,用了用力,“我可不想让别人把你拐跑了。”

        肖佳伸出双手抱住夏想的腰:“我不会跟别人跑,你放心好了,就算做不成生意,我也有自己的原则,原则问题没得商量!”她将头使劲靠在夏想怀中,声音轻轻的,象说梦话一样,“除了你之外,世界上其他的男人,我都不放心,没有安全感。”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肖佳俏皮地皱起鼻子,竖起一根手指,“你有其他男人都没有的优点,就是既纯真又成熟,尤其是你眼睛,清澈如水,完全没有别的男人的污浊和世俗,让看了心里格外舒服。”

        是人都爱听好话,夏想也不能免俗,而且肖佳形容得又非常好,他就洋洋自得地仰起头,努力表现出一副舍我取谁的气概:“那是,也不看看小夏是谁?小夏就是响当当亮堂堂的夏想,是个人见人爱的帅哥!”

        肖佳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见过自夸的,没见你这样自恋的,笑死我了!”

        “怎么样,感觉好点没有?”夏想又换了一副模样,安慰肖佳,“生活中的乐趣有很多,不仅仅在于赚钱。而且就算赚钱,也有许多种方法,并非除了京城,天下就无钱可赚!放心好了,跟着我,我会替你解决难题,但如果你现在就去京城,我不同意,也不放心,不希望你被许彦然纠缠不清!”

        肖佳才明白刚才是夏想有意逗她开心,她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其实称之为大男孩更恰当一些,他清澈的双眼没有其他男人的贪婪和**,他瘦削的面庞透露出强大的自信,他有力的双手也表示他毫不掩饰对她的占有的想法,她欣慰地笑了,笑着笑着,眼泪流了下来:“我听你的,全都听你的。”

        夏想揪了揪肖佳的耳朵:“又哭又笑,到底是哭还是笑?既然你要听我的话,有一个好消息要不要听?”

        肖佳点点头,尽管实际上她比夏想还大上半岁,但在他面前,她总觉得他比她成熟多了。

        “十里铺开发在即,将会兴建一个大型蔬菜批发市场,估计最快明年完工……”

        “十里铺?”肖佳明显被这个消息震惊了,她歪头一想,立刻一脸惊喜,“十里铺正位于国道的两侧,交通便利,而且处于桥东桥西的交汇处,地理位置也好,真要建成大型的蔬菜批发市场,不但能影响到整个燕市,还能辐射到南边的单城市和北边的宝市,以后再继续发展下去,成为整个燕省的批发基地也有可能——太好了,我要打入这个市场!”

        冯旭光果然没有说错,肖佳是天生的生意人,对市场有着无可比拟的敏锐目光,由近及远,再推而广之,一眼就看出了近期市场和远景目标,果然厉害。夏想都不由暗暗佩服她,说道:“如果我把这个市场的优先权全部交给你,还免费送你一间办公室,你会怎么想?”

        “真的?”肖佳的眼睛亮亮的,激情瞬间被点燃。

        “真人不说假话!”夏想斩钉截铁地说道。

        “太好了,太好了!你太伟大了,夏想,我太爱你了。”肖佳忍不住高呼起来。

        周围的人纷纷侧目,象看怪物一样看着二人。肖佳自知失态,不好意思地一笑,拉着夏想飞快地跑到无人处,脸上红扑扑的,气喘吁吁地又问,“你要是敢骗我,半年之内不让你碰我一下,难受死你。”

        拿这个威胁自己,太没有力度了,夏想抬头看天上的星星:“市里已经批下了规划,由天安房产承建十里铺蔬菜批发市场,下周正式启用拆迁程序。如果速度快的话,一个月后,就可以动工兴建……怎么样,是半年之内不让我碰你,还是半年之内你主动碰我?”

        肖佳既兴奋又羞涩,低下头,只看到她的粉颈之上一层红润:“大不了以后让你随便折腾了——反正赚了钱是你的,人也是你的,还不是你说了算。”她又抬起头来,目光坚定,“等我把市场做大了,有了足够的实力,我再进军京城市场,就不信许彦然还敢在我面前嚣张。臭男人,我肖佳是受人威胁的人吗?”

        夏想见她发狠的样子也十分诱人,就一把拉过她,大步向前就走。肖佳不解,就问:“干什么,这么急?”

        “回去好好研究一下你碰我还是我碰你的问题,记住,要用尽全力,不许偷懒!”

        “你……”肖佳又羞又急,却又说不出话来。

        周一刚到办公室,夏想就接到乔白田的电话,说是中午请他吃饭。想了一想,他还是答应了。

        上次过招,乔白田主动示弱,又陪笑脸又送车,夏想也就见好就收,立刻让孙现伟收手,尽快全部精力去建设十里铺蔬菜批发基地。因为有方部长的关系,又有曹市长的大力支持,前几天市政府在做规划时,力排众议,否决了规划专家的建议,由陈风最后拍板,定下了十里铺开发蔬菜基地的提议,交由天安房产承建。崔书记在此事上,保持了沉默。

        孙现伟得了十里铺,又找人论证了蔬菜市场,更加肯定夏想的想法可行,对夏想就佩服得不行,而且他也听说了夏想和乔白田闹出了不愉快,他就认为夏想是在替他出气,就越发认定小伙子够朋友,心里就把夏想当成了自己人。

        夏想中午和乔白田吃饭,也叫上了吴港得和曲雅欣。大家都是场面人,以前的不愉快就当没发生过一样,谈笑风生,东扯西扯,聊得十分投机,不过没有说任何实质性的话题。大家也清楚,不过是为了维持表面上的和气,立场不同,永远不可能有精诚合作的时候。

        夏想还不知道陈风和高海的谈话,以及陈风对他的猜测,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对陈风的老辣和眼光赞不绝口。陈风把他的心思分析得**不离十,他故意和乔白田闹一闹,就是想知道陈风的反应,看看陈市长对谭龙和崔书记走近,到底是什么态度,是退让三分,还是若无其事?

        从最后乔白田示弱来看,陈风上一次对崔书记让步,肯定还有其他隐情,虽然二十里铺最终给了崔书记的人,但事后陈风并不偏袒吉成,就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陈风对崔向顶多是尊敬,敬他三分,但不是敬畏!

        夏想也清楚改造小组办公室虽然名不正言不顺,成立这么久了也没有正式编制,就是因为陈风故意设这样一个半正式半民间的办公室,实质上,还是为了平衡各方关系。陈风很聪明,也很狡猾,甚至可以用他形容夏想的话说,也很阴险!

        不过从政治的角度考虑,陈风的做法又很正常。他想做出一番成绩,又要应付官场上倾扎和排挤,既要防止别人背后一刀,又想拿到政绩,时时刻刻都是如履薄冰,更何况,城中村的改造又是大工程,涉及到无数人的利益,并且改造之后的开发,又有不可估量的经济利益在内,这么大的一块大肥肉,谁不会眼红?谁不会眼睛不眨地死死盯着?

        夏想理解陈风的难处,对他把自己放到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的“险恶用心”也有过猜测,要不是他多了十几年的经历,肯定应付不来改造小组的工作。改造小组是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可以以政府身份出面,也可以以打手的面孔恐吓人,身份可以多变,面孔可以善变,不变的是,改造小组办公室是陈市长个人意志的体现,不是市政府的集体决定,市政府意志的体现是拆迁办。

        陈风是强势市长不假,也有强硬的后台,但曹伯伯不是强势的常务副市长,后台不够强硬,夏想更清楚的是他自己其实就是一个过河小卒,要么占据了关键位置,可以当成利刃,要么在各方势力的对撞中,被挤得粉身碎骨。所以他必须自保,必须寻找一切的可乘之机,壮大自己的力量,拓宽自己的关系网,不能将自己的安危安全寄托在陈风的身上。

        陈风是欣赏他,也赏识他,最终还可能提拨重用他,这是指正常情况下。一旦情况有变,在重大的抉择面前,任何人都要牺牲到别人来保全自己。任何人中,也包括陈风。夏想才不会天真到认为陈风说话直来直说,看似随和就会在关键时刻不顾一切地保他,陈风是政治家,不是小说中为别人可以两肋插刀的侠客。再说,现实生活也几乎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改造小组办公室本来就是陈风的一个棋子,是可以冲锋陷阵也可以随时丢车保帅的缓冲地带,用得好了,是一把好枪。用不好了,就是城中村改造失败的牺牲品。夏想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的立场和份量,除了充分利用陈风的信任,借助城中村改造小组的光环和权力为自己罗织势力之外,也要尽可能地为陈风打压异己,平衡局势。否则,没等他羽翼丰满之时,就被陈风抛弃。

        当然,和其他人相比,陈风还算一个合格的政治家,起码他有为民之心,敢干能干,有抱负,私心还不算太重,值得夏想靠拢。

        现在只是接触到了城中村改造之中,各方势力的冰山一角,许多高层次人物还没有露面,但夏想相信,随着改造中的城中村越来越接近市中心,各方面利益的争斗会越来越激烈。中心地带,寸土寸金,是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不争个头破血流才怪!

        比起和乔白田的小小冲突,前方才是困难重重,任重而道远!

        乔白田见夏想吃饭时,有点心不在焉,心中就老大不痛快。他上一次在夏想面前受了气,回去就告诉了谭龙。谭龙听了却没有立刻表态,让乔白田等上一天再说。第二天谭龙主动找到乔白田,告诉他答应夏想的要求,给他送一辆车。乔白田不服,谭龙也没有过多解释,只说了一句话:“崔书记说退就退!”

        乔白田当然不知道谭龙也是火大,他将此事向崔书记汇报时,崔书记听了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然后反问:“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吵架也要烦我,是不是下次乔白田争风吃醋也要市委出面?老谭,你要扶持人也要找一个有心计有涵养的人,怎么就找了乔白田?”

        谭龙没敢多说,心里却想,不是看乔白田肯听话,好摆布吗?换一个有心计有想法的人,最后控制不了岂不是坏事?不过他不敢反驳崔书记,只好回头训了乔白田几句。

        乔白田在夏想处受了气,又被谭龙一顿好训,哪里会有好心情?却又不得不陪着笑脸请夏想吃饭,又见他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当然就有火大,他不是藏得住的话的人,当即就说了出来:“夏主任是不是还对我有意见?你看,车也送人,饭也请了,礼节都到了,还要我怎么样?”

        夏想是因为乔白田的事情,联系到了市里方方面面的关系,要说生气,也犯不着和乔白田这样的人一般见识,他也入不了夏想的眼。

        夏想端起酒杯:“我敬乔总一杯,感谢乔总对改造小组办公室的大力支持!刚才想事情有点走神,抱歉,抱歉!”

        吴港得很有眼色地问:“夏主任是不是想女朋友了?年轻人,正是热情似火的年龄段,有想法也正常,嘿嘿,我可是过来人……夏主任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

        吴港得一掺合,气氛反而热烈起来,乔白田也借机非要给夏想介绍女朋友,还大言不惭地说他认识省电视台的美女主持人秋爰,还说秋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年龄和夏想相当,一个姓夏,一个姓秋,也是缘份,可以介绍她给夏想认识……回到办公室,曲雅欣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说了一句:“秋爰我也认识,长得真的很漂亮,性子也很好,可能和你真的合适。”

        夏想笑笑没有说话,他现在可没有心思再对别的女人有兴趣,一个曹殊黧,一个肖佳,就已经足够他应付了。曹殊黧可爱怡人,肖佳妩媚动人,都是不可多得的女子,秋爰再好,也不属于他生命中的女人。

        猛然间他一下愣住,由秋爰突然想起前段时间收到的莫名短信,急忙翻出手机打开一下,幸好还在,没有删除。他盯着号码看了半天,忽然会心地笑了,迅速回了一条短信:“半年未见,一切还好?”

        片刻之后短信回复:“你发错人了,别捣乱!”

        夏想哑然失笑,和他上一次发的一模一样,她的性子还没有变,有时小气得斤斤计较,有时又做出惊人之举,让人无奈让人感慨。

        “我在燕市的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上班……”夏想又回了一条。

        半天,又有一条短信进来,只有四个字:“早知道了!”从此再无下文。

        估计连若菡一切安好,至少从她短信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妥,夏想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