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80章 在市长家留宿兼偷情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80章 在市长家留宿兼偷情

    作品:《官神

        曹永国越看夏想,心中越是喜欢,想起他当年这个年龄的时候,冲动热血不说,还有点愤世嫉俗,容易真极端。www.00ksw.org要是当年他处在夏想的位置上,肯定还没有他做得这么得心应手,不由心中感慨,这个年轻人,怎么长的脑袋,怎么就这么好用?一个人不在于他的位置高低,权力大小,而在于他能不能从复杂的局势之中,找到一条明晰的道路出来,然后将自身的资源最大化,平衡各方面的利益,从而让自身也获得最大化的利益。

        除了个别的太子党之外,不管是省里还是市里,都不少平民出身没有根基的高官,从一无所有一步步爬上了高位。夏想有李丁山的关系,也能和宋朝度说上话,还有他这个常务副市长,再有和高海也是来往过密,也深得陈风的赏识,他谁也没有开口去求,却凭借自己的真本事,解决了第一个难关,难得,非常难得。

        曹永国眼中的赞赏之意就越来越浓。

        夏想想起了高海,忽然发问:“曹伯伯,你和高秘书长接触多不多?”

        曹永国微一沉吟:“嗯……还可以,高海为人比较灵活,他是陈市长的人,我也受惠于陈市长,我们之间有些来往也正常。你提正科,市委组织部顺利通过的事情,还是他主动告诉我的。”

        夏想就想,高海向曹伯伯示好也无可厚非,陈市长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想法。高海是聪明人,他肯定会把握好度,不会让陈风产生怀疑。再说高海肯定也不会有别的想法,他现在应该把前途都压在陈风身上,就算宋朝度现在再向他招手,他也未必会动心。

        在陈风面前夏想会藏着掖着,也会假装,在曹永国面前就没有必要了,他把他心中的不解直接问了出来:“曹伯伯,谭龙为人如何?他的后台是钱秘书长,有没有听卢部长说过?钱秘书长和崔书记之间,有没有什么内情?”

        曹永国立刻就点出了事情的根源:“你是不明白谭龙支持的吉成地产,为什么会让崔书记也出面说话吧?”

        “曹伯伯果然厉害,一句话就点出了关键。”夏想不失时机地免费送上一记马屁。

        “你忘了我在城建系统干了几十年了?里面的弯弯道道,我敢说市委市政府所有的人,都没有我清楚……卢部长对钱秘书长也不熟悉,听他的意思,钱秘书长不但低调,也不好交友,和许多人都没有什么往来。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暗中他和谁关系密切,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卢部长不了解钱秘书长的关系,你也就别到处打听了,问也没用。至于谭龙,他为人城府很深,平常说话办事让人挑不出过错,至于其他方面,因为时间还短不好下结论,总之这个人不好对付。”

        随后又说了一些别的事情,李丁山在坝县一切顺利,沈复明要来省里当副省长,等等,然后曹殊黧就又下楼帮王于芬收拾桌子,开始吃晚饭。

        明天是周末,又是晚饭,曹永国就打开一瓶酒,和夏想小喝了几杯。曹殊君还想凑热闹,被曹永国训到一边,连曹殊黧也批评他,王于芬更是不停地给夏想夹菜,最后惹得曹殊君愤愤不平:“得了,现在夏想越来越象你们的亲生儿子了,我现在成了后妈养的。”

        一家人哈哈大笑,其乐融融。

        饭后喝了一会儿茶,夏想见天色不早,提出告辞。王于芬担心地说:“天色这么晚了,路上不安全?小夏你现在住在哪里?”

        夏想一时心惊,还未说话,曹殊黧急忙抢着说道:“他还没有地方住,借住在同学家中。”

        王于芬没有多想,摇头说道:“总在别人家里,那怎么行,不方便,老曹,你从市政府给夏想要一套单身宿舍总没有问题吧?你说你怎么当伯伯的,也不关心一下孩子的住宿问题。”

        曹永国被王于芬说得呵呵一笑:“周一一上班,我就问一下,单身宿舍还是没有问题的,可能还来得及赶上最后一次福利房。”

        见曹殊黧连使眼色,夏想急忙拒绝:“不用麻烦了,曹伯伯,住房问题我自己可以解决。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还能做什么大事?还有高叔叔也给我安排过一套住房,我也没有住。我还是想一个人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住,不用麻烦伯伯和伯母了。”

        “不麻烦,麻烦什么,又见外了不是?”王于芬热情不减,突然一转身回到房间,片刻之后拿了一把钥匙出来,“家里在富城花园还有一套房子一直闲着,本来就是留给殊黧结婚用的,你先去住吧。”

        曹殊黧见势头不妙,一把从王于芬的手中抢过钥匙:“不给他住,我以后结婚用的房子,让他先住进去,成什么事了?我以后结婚的时候,一想到夏想先住了进来,多别扭。就不能给他住!”

        王于芬笑了:“你说什么呢,黧丫头?瞎胡闹,你以后和谁结婚?”

        曹殊黧羞不可抑:“妈,有这么赶女儿的没有?我不嫁人,就陪着你好不好?”

        最终在夏想的坚持下,还是把钥匙还给了王于芬。不过王于芬却坚持要夏想晚上住在家里,反正明天也不上班,周末周日哪里也不用去,呆在家里就行。曹永国也赞成夏想住下,夏想无奈,只好答应,反正曹家的房间也多。

        给夏想安排的房间,正好在曹殊黧的隔壁。

        曹殊黧帮夏想整理床铺,又给他抱来一床被子,悄声说道:“是我用过的被子,你别给用臭了……”她穿了一件宽松的睡衣,里面没戴胸罩,帮他铺床时,弯腰低头时,不但翘臀细腰曲线玲珑,胸前也是春光无限好。

        夏想还没有真正欣赏过曹殊黧的胸前风光,他坐在床上,任由她忙来忙去,乘机看了个够。

        曹殊黧的胸不算特别大,但也绝不能说小,圆润翘挺,随着她身体的晃动,颤微微地抖动,可见弹性惊人。夏想也是正常男人,鼻子中传来熟悉的少女体香,眼中又是十分诱人的情景,他难免就有点意动,一把握住曹殊黧滑腻的小手:“黧丫头……”

        曹殊黧身子微微颤动,想要挣脱却又脱力一样用不上力气,只是从鼻子里轻轻嗯了一声,声音小得好象蚊子一样:“什么事?”

        “没事。”夏想直视曹殊黧的双眼,见她双眸如水,粉脸飞红,娇羞无限,让他看得口干舌燥,浑身发热,自认前生今世见识过无数美女的夏想今天才算真正明白,女人真正的美和最吸引男人的地方在于本身的娇羞,还有欲拒还迎的柔弱无力感,让男人不由自主心生征服之感!

        夏想心中被点燃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柔情,他一把将曹殊黧抱在怀中,抱得紧紧的,轻声说道:“黧丫头,我想亲你一下,好不好?”

        “不好!”曹殊黧毫不犹豫地拒绝。

        “为什么?”

        “你没刷牙!”

        二人笑成一团,夏想不管不顾地就要俯身下去,朝红唇上之上印上自己的印记,就象君王在领土之上踏过,显示自己的征服痕迹一样。眼见二人的嘴唇就要粘在一起,突然敲门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警报,红色警报,有人上楼查房。”

        是曹殊君。

        曹殊黧象受惊的小兔子一样,一把推开夏想,整理一下衣服,转身就跑:“我妈上楼了,我得赶快回房间,晚安。”

        能晚安得了吗?夏想嗅着被子上传来的曹殊黧的气息,偶而还可以在枕头上发现一两根她的调皮的头发,耳中还回响着她轻灵动人的声音,他就辗转反侧,孤枕难眠。

        第二天夏想被拉了壮丁,陪曹殊黧逛街。

        曹殊黧买了两件衣服,又非要给夏想也买了两件。夏想对穿衣上面没什么要求,就任凭曹殊黧摆弄,她说买什么就买什么,看都懒得看一眼。

        二人中午在外面吃饭,在步行街吃重庆小吃。说话间,忽然就提起了连若菡。

        “连姐姐消失了这么久,一个电话都没有,也不知道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曹殊黧托着腮,神情之中有一丝怀念。她将手中的大包小包往夏想怀中一放,“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省得你闲得慌。我忽然有一个古怪的想法,你和连姐姐是不是背着我,在私下里联系?”

        夏想吓了一跳,明知曹殊黧是开玩笑,她就是喜欢真真假假地吓唬人,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被她突然一问,不免有点心慌,忙道:“你也太厉害了吧,这也能猜到?答对了,若菡一直和我没有断过联系,是她说的不让我告诉你,怕你误会。”

        “拉倒吧,说你胖,你真喘。我要说你会飞,你还真飞上天去?”曹殊黧给了夏想一个鄙视的眼神,又开心地笑了,“连姐姐清冷如月,来历神秘,不管怎么样,她一直都会是我的姐姐,是不是?”

        夏想无言以对。有些人或许只是生命中匆匆的过客,以后还能不能和连若菡见面,他也不得而知。

        周日,王于芬本来还想留夏想在家里,夏想却有事要办,因为李红江找他有事。

        李红江换了一辆崭新的桑塔纳2000,兴冲冲地来曹家接夏想。曹永国因为夏想的关系,也没见外,让他直接上楼。李红江高兴不得了,吃力地搬了一箱五粮液上楼。曹永国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人可以在,东西带走。”

        李红江有点激动,在建筑行业干久了,对曹永国的敬畏之心早已根深蒂固,他就有点紧张,一紧张,就露了怯:“老局长,老领导,又没有外人,一点心意……”

        一句老局长,曹永国心软了:“算了,放那儿吧,就当你送给夏想的,是你们朋友之间往来。”

        李红江急忙点头哈腰地连连说是,夏想迎了出来,和他客气地握手。曹殊君听到动静也出来,冲李红江点点头:“有点面熟,好象二建的。”

        李红江高兴了,向夏想使了个眼色,夏想笑了笑:“是我的好朋友,叫李红江,以后可要记住了,他不是外人。”

        曹殊君挺给夏想面子,向前和李红江握握手:“姐夫眼光很准,也挺高,让他称上朋友的人,一定不简单。”

        被曹殊君一夸,虽然对方不过是个小毛孩,李红江还是眉开眼笑。曹殊黧也出来寒喧了几句,让李红江大感面上有光,高兴得差一点手舞足蹈。

        下楼的时候,李红江对夏想耳语几句,夏想摇摇头,表示不同意。李红江红着脸一脸坚决,夏想只好无奈地笑了笑:“跟我见外了不是?算了,都是朋友,我也不跟你见外了。”他伸手招过来曹殊君,“送送李经理。”

        曹殊君有点纳闷,想问为什么,腿上已经挨了曹殊黧一脚,曹殊黧气势地说道:“夏想叫你去,你就去,少罗嗦。”

        曹殊君一脸苦相,懒洋洋地陪夏想和李红江下楼,还嘟嚷说道:“我刚睡醒好不好?姐夫,你故意折腾我是不是?”

        到了楼下,李红江从后备厢中拿出一个盒子,塞到曹殊君手中:“殊君,你看你上大学了,是大学生了,手腕上不戴一块表怎么行?我这里正好有一只,你戴上试试。喜欢的话就留下,不喜欢的话,我再给你换一只。”

        曹殊君欢天喜地地回去了,上车之后,夏想埋怨李红江:“他一个小孩子,你给他送什么表,还那么贵重。我没看错的话,是一块4000多的天梭表,是不?”

        李红江一边熟练地开车,一边笑道:“我高兴,我愿意,成不?夏秘书,不,夏主任,老局长为了我升职说了不少好话,我送曹公子一块表算什么?真要是为了充分表达出我心中的感谢,我送十万元也不多。不过现在老局长是市长了,我不敢!”

        夏想笑骂了他几句,又问:“去哪里?”

        “去见一个人。他一直想见你,可是没有机会。听说你回燕市了,非要我出面请你吃饭,你要不见他,我就被他吵死了。”

        “谁?”夏想被李红江的故作神秘弄得一头雾水。

        汽车七拐八拐,终于停在了战国策茶馆门口。

        战国策茶馆的造型很有艺术味道,门前有两架战国的马车,还放着一排水缸,也不知道有什么用。门口的两位迎宾小姐也穿得很古典,虽然仔细一看有点不伦不类,比起其他的流俗的茶馆,还算多了一些文化内涵。

        一进门,里面倒也古色古香,淙淙的古筝乐曲如水一样流淌,让人心情顿时放松下来。夏想心道,挑这个地方见面,还算不错,至少说明邀请他的人还算有点品味。

        走进二楼的风雅包间,一个又黑又瘦的瘦小的南方人迎了出来,他一见夏想就先愣住,脸上的表情既惊讶又震惊,过了一会儿才说:“夏主任比我想象中还要英俊潇洒许多,而且还年轻,真是太年轻了,想不到,想不到!英雄年少,和夏主任一比,老袁我已经太老了。”然后他才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夏主任,本人袁保平!”

        其实如果按照夏想设想,他并没有短时间内就和袁保平接触的打算。他的想法是,除非再出现其他意外变故,他还是尽量少露面为好,处处插手很容易留下痕迹,最后让人抓住把柄就不好了。尽管他也相信以自己的谨慎和小心,轻易不会留下蛛丝马迹,不过为了防患于未然,还是能不出头就不出头。

        不过今天李红江非要把他拉来,和袁保平见面,虽然有点不太情愿,不过也不想太驳了李红江的面子,也就答应了下来。如果可能,他还想趁机从袁保平口中套出,一些关于省委书记夫人景晓影的事情。

        第一印象,袁保平会演戏,会说话,很会察颜观色,夏想心中有数,南方人比北方人机智灵活,也能说会道,他呵呵笑着摆摆手:“袁老哥过奖了,你这么起劲夸我,肯定是想把我夸得晕晕糊糊,也好让我替你办事,对不对?”

        袁保平一愣,他没想到夏想不但这么年轻,在他盛赞之下还这么冷静,不由立刻对夏想高看了一眼,笑道:“夏主任说笑了,我不过是感谢夏主任对我们南方一建的帮助,今天特意请夏主任过来坐一坐,喝喝茶,聊聊天,大家交交朋友。”

        包间环境还算不错,圆排沙发,中间放着茶几,房间内温度适宜,乐曲舒缓。三人分别落座,袁保平问夏想喝什么茶,夏想就要了一壶毛尖。夏天天热,喝绿茶败火。

        袁保平对夏想暗中帮他接到工程非常好奇,他不认识夏想,也不相信天下掉馅饼的好事,所以非要见上夏想一见,不见到夏想当面问个明白,他心里不踏实。

        夏想猜也猜得到袁保平的心思,几杯茶下肚,他无限感慨地说道:“袁总,十年前,你是不是曾经资助了几名中学生?”

        袁保平脸上露出吃惊的神情:“夏主任怎么知道的?是有这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