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67章 连若菡的委屈和夏想的离别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67章 连若菡的委屈和夏想的离别

    作品:《官神

        “你知道我从哪里来的吗?”连若菡故意卖了一个关子,她站起来,搓了搓手,又哈了哈气,“我从京城沿着山路一直开到了坝县,怎么样,厉害吧?虽然路不好走,不过我还是坚持了下来,我敢说,你也没有胆量开过来……”

        “胡闹!”夏想一脸怒容,忽地站了起来,一脚踢飞一把椅子,椅子又撞坏一只暖瓶,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你知不知道你有多任性?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气人?”

        连若菡从来没有见过夏想发这么大的火,尽管她孤傲而清高,但毕竟也是一个才20岁的女孩子,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一脸惨白地看着夏想:“我怎么了我?你凭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夏想余怒未消,拉着连若菡来到外面,地上的积雪有一尺厚,天上还在飘着零星的雪花,一望无际的雪白刺得人双眼生疼,因为冷,雪落地不化,又冻成**的一片,非常滑。www.00ksw.org他用脚踢了踢地上的雪,看了一眼停在院中的路虎:“连若菡,你的父母,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他们都很关心你,都很爱护你,希望你平平安安,你却倒好,从本来就崎岖难走的山路,在大雪天,一路开车到坝县,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只要有一个闪失,你撞在石头上或是掉下悬崖,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你有没有考虑过所有关心你的人的感受?你为什么要这么任性,想什么就做什么!”

        连若菡呆了半晌,眼睛中涌出了泪水,她一把甩开夏想的手,气呼呼地大叫:“夏想,我讨厌你,我要和你绝交!”她飞快地跑到车上,从里面拿出一份资料,一把塞到夏想手中,“我不是闲着没事,我是为了亲自测试一下山路是不是已经具备了通行条件!你……不识好人心!”

        不等夏想有所表示,她转身上车,发动之后,带起一阵雪花飞舞,飞驰而去。

        夏想愣在当场,直到路虎车完全消失在视线之内,直到一阵冷风吹来,他才惊醒过来。回到办公室,粗略翻看了一下资料,他才知道确实错怪了连若菡。

        原来她联系了一家京城的实力雄厚的投资商,说服了对方来坝县投资旅游度假村,但前提条件是,山路必须具备通车条件。连若菡也不知出于什么考虑,竟然亲自驾车从京城开到坝县,就是为了亲身测试,可以说,她完全是为了他才以身试险。

        替你做事还落你埋怨,以连若菡的脾气,不生气才怪?夏想心中既感动又内疚,虽然他当时也是出于关心,不过语气确实重了一些。

        她自由自在惯了,又一向不服人,女人嘛,还是要靠哄的,况且本来也是他理亏,他就拿出手机,拨打连若菡的手机。

        结果是拒听。

        没办法,夏想只好摇头笑笑,就又发了一个短信:“连妹妹,不生气了,好不?”

        很快回了:“我没有哥哥!”

        有戏,赶紧再发:“刚才是我说话太重了,其实你个好人。”

        “我又任性又傲慢,又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所以不劳夏书记关心。”

        “好吧,我承认是我误会你了,这样吧,我请你吃饭,向你当面陪罪,好不好?”

        “不好,我不想再出现在某人面前,被他当面说烦人。”

        夏想无奈,男人有时向女人低一下头也没有什么,确实是他有错在先,主要是他担心连若菡开着车乱跑,毕竟雪大路滑,就一咬牙又发了一条信息:“对不起,连妹妹,是我的错,你给我一个当面赔罪的机会,好不好?”

        半天没有回音。

        夏想坐立不安,一会儿听听外面是不是传来汽车的响声,一会儿又看看手机是不是没电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也不知过了多久,手机才终于又响了起来,却是一句略带伤感的话:“我估计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出来了,家里人要给我订亲,我不喜欢,又没有办法,也许会逃到天涯海角,也许会……有缘再见!”

        夏想急忙拨过电话,却已经关机。他呆坐半天不语,怅然若失。

        冬天尽管漫长而严寒,但总有春暖花开的一天。1999年的春节,夏想也没有回燕市,打电话给父母报了平安,又给曹殊黧和曹家拜了年,还和肖佳互致问候,他和李丁山就在坝县的县委大院过年。县委书记留下过年,拜年的人自然少不了,人来人往好不热闹,也收了不少礼。李丁山的原则是,土特产可以收,钱和贵重礼品,一律不要。

        坝县至少要到四月份才算进入春天,不过一解冻,旭光食品厂就开始全力在滚龙沟开垦荒地,为以后的人工种植打下基础。夏想的关于蔬菜大棚的可行性报告,本来先交给书记和乡长过目,也在上面署上了他们的名字,不过最后由蒋扬提交到常委会上之后,却变成了夏想一个人的想法。

        蒋扬还真是上路,会做人,李丁山当然也不会亏待他,常委会讨论通过后,就由蒋扬具体负责此事。不过在夏想的履历上,已经浓重地记上了这一笔。

        转眼到了四月,春暖花开,坝县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欣欣向荣的景象。京城的投资商前来洽谈投资,已经达成了初步意向。坝县境内的20公里的山路已经修通,投资商实地考察后当即表示,第一笔资金到位后,将会首先用来加固加宽山路。

        夏想见对方爽快,决心挺大,也就免费奉送了一个广告创意,就是在从京城到坝县全程120多公里的山路上,每隔20公里竖立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上面用层层递进的广告语来引导游客前来坝县草原。比如说一出京城就先在路边,画一片蓝天白云的美景,在上面打出大字:幸福从这里启程,下一站,20公里之外,是山青水秀……第二个广告牌上面画的就是山青水秀的美景,又有一行大字:下一站,20公里之外,是心旷神怡……第三个广告牌上面画的是草原的美景,风吹草低见牛羊,上面的广告语是:下一站,20公里之外,是心灵的故乡……第四个广告牌上面画的是一家人欢声笑语地牵手在草原上散步,广告语是:下一站,幸福……投资商一听之下,当即大声叫好,立刻电话指示公司制作广告牌,他对夏想的创意赞不绝口,连连称赞如果他投身到京城广告界,不出一年一定会是领军人物。

        五月,坝县的大棚蔬菜已经初见规模,蒋扬每天都下乡亲自监工,认真负责的态度让夏想点头称赞,觉得以后交给他也很放心。草原旅游度假村的投资已经到位,坝县境内的20多公里山路也加固完成,比以前宽阔漂亮了许多。旭光食品厂也进来了食品加工设备,第一批袋装的口蘑和蕨菜已经生产出来,首先发往燕市的佳家超市,市场反应良好。

        坝县,正在飞快地改变着贫穷落后的面貌,可惜的是,夏想已经没有机会再亲眼看到坝县一点一滴的变化了,因为他的调令已下,不日就要返回燕市。

        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夏想望着即将离开的坝县,心中感慨万千。

        夏想只是一个副科级的乡副书记,为他送行的时候,以李丁山为首的坝县全体常委除了一名副县长之外,全部到齐,场面盛大,好象欢送市委领导一样。

        李丁山倒没有多少感慨,他知道他也早晚会返回燕市,所以和夏想也就没有多说。石堡垒握了握夏想的手,语气沉重地说道:“夏书记,李书记和你来到坝县,是我当官十几年来,最值得庆幸的一件大事。以后可要记得再来坝县作客,别忘了坝县的老朋友们!”

        夏想点头:“一定,一定,石县长多保重。”

        郑谦拍了拍夏想的肩膀:“相处起来才知道,其实夏书记是个有心人,也是一个好心人,我很高兴能和夏书记成为朋友。”

        夏想在临走之前,已经将底片全部还给了郑谦,尽管其实现在已经没有作用了,但郑谦还是感触很多。他一直担心夏想会拿底片要胁他什么,没想到别说夏想,就是李丁山也对他十分尊敬,凡事都以商量的口气来说,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与人的境界还是相差很多的,刘世轩之流,确实无法和李丁山、夏想相比。

        **只是和夏想握了握手,没有说话。他来坝县之后,李丁山也给了他足够的尊重,他也知道自己的份量,不出头,埋头做事,老实做人,与大家还算相安无事。

        轮到王全有握手时,他十分用力:“小夏呀,回燕市好好干,争取三年后升到处级,到时正好黧丫头毕业,就可以嫁人了,双喜临门。”

        夏想闹个大红脸,嘿嘿笑着,挠挠头。杨帆从后面插队过来,一把把夏想的手从头上拿下来:“别挠头了,显得你跟个小孩一样,让别人看了不重视你。你好歹也是副科级干部,得象个领导样。”

        王全有爱护地说道:“哈哈,老杨,你这就不懂了,这叫示敌以弱,知道不?对手轻视才好,可以出奇不意地给对方致命一击。”

        常务副县长的赵建苏还是话不多,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任重而道远,人在官场,有许多身不由己的时候,但也要努力做到无愧于心。”

        组织部长安涛热烈地摇动夏想的手:“小夏书记,真舍不得你走,以后记得来坝县看我,还有,我要去了燕市,就去找你,你别装作不认识!”

        夏想就笑:“哪能呢?以后谁到燕市找我,只要是一提坝县,好吃好喝好招待。”

        吴英杰勉强笑了一笑:“我早就知道夏秘书前途无量,果然,这么快就升了,而且还是燕市市长点名要你!燕市可是副省级城市,机会比坝县多多了,起点也高,我就祝夏秘书步步高升!”

        蒋扬笑得很真诚:“和夏书记合作时间不长,不过夏书记勤恳能干,有实干精神,和你共事的这一段时间,让我受益匪浅。”

        夏想对蒋扬的印象很好,就不免多说了几句。

        武装部长郭亮也来送行,他好象已经淡忘了刘世轩一样,很热情地和夏想告别。夏想也不以为然,官场上,最不需要的是记仇,最需要的是选择性遗忘。

        杜双林故意落在最后一个,他的神情不是假装的,有点留恋,有点依依不舍,不过又有些期待:“小夏,虽然不舍得你走,但官场之上就是来来往往,人总要向高处走,尤其是象你这么优秀的人才,坝县太小,留不住你呀。”他可能想起了和夏想一起喝酒一起聊天的时光,又想到夏想帮他解决了许多难题,就有些感慨,“我家小子一直念叨你,我让他以后多跟你学学,你有什么跑腿的活儿需要他出力,尽管说一声,保准他随叫随到。”

        杜双林虽然一开始向李丁山的靠拢不那么彻底,但也算是第一个为李丁山摇旗呐喊的人,而且自始至终从来没有提出过反对的声音,也算难得。夏想郑重地点点头:“放心好了,杜部长,我会和同国成为好朋友的。”

        送夏想回燕市,李丁山特意安排贾合开车回去,也正好给贾合放了几天假,让他有时间回家看看。

        夏想的车刚走,张信颖气喘吁吁地赶到。她看到夏想的汽车绝尘而去,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失望之色,对杜双林说道:“杜部长,夏想他临走前,有没有特意交待什么?”

        杜双林自从上一次刘河事件后,对张信颖的态度大为改观,觉得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姑娘,见她眼神中的失落,心想可怜的姑娘又要可怜一次了,摇头说道:“没有,对于一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来说,坝县,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张信颖的神色黯淡下去,眼中闪过一抹忧伤,却黯然一笑:“也是,他前途如海,美女在怀,坝县天地那么小,只是他人生之中可以忽略不计的无名小站罢了……”

        张信颖的感慨夏想自然是听不到了,他一边和贾合说笑,一边思绪已经飞回了燕市。生活,又向他展开了另一幅画卷,是波澜壮阔还是荆棘遍地,谁也说不好!但他有一点可以肯定,在城中村改造小组办公室担任副主任,所面临的压力和困难,将会是意想不到的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