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61章 李丁山绵里藏针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61章 李丁山绵里藏针

    作品:《官神

        不过夏想还是表现出非常恭谨加谨慎的态度:“是,是,张秘书说得对,其实我也是出于好心,您没来坝县不了解情况,基本上,要是出上10块钱,你让一个村民在大街跪上半天都可以。www.00ksw.org我去草原上跑马,雇上一人一马,一天下来,10元钱就足够了。”

        **的眉头皱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演戏给沈书记看?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愚弄上级领导!”

        “我没这么说,我只是说我在坝县遇到看到的事情,比我在燕市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基层的事情,很复杂也很简单,不过正是因为我们想象不到,有时候才会看不清楚背后的真相。”

        **看了看夏想,心想他特意提到燕市,是不是有意提醒自己,他和李丁山都是来自燕市,有后台?再联想到今天一早就接到燕省晚报和每日新闻的记者联合打来的电话,说是对坝县副县长儿子强奸未遂一案非常感兴趣,提出要来采访,气得沈复明差点发火。

        **也清楚沈书记突然提出来坝县视察,其实是为了帮刘世轩灭火。他对沈书记急着替刘世轩出头有点看法,觉得过于热衷,并且操之过急了。但他只是秘书,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心里有数。所以他也不敢多说,顺从地听从沈复明的安排。

        县委大院门前的一出,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被夏想一说,心里隐隐明白过来。又想刘河的事情已经惊动了省级和国家级媒体,沈书记要是再蹚这趟浑水,说不好也会弄得一身湿,洗不干净。他心里就急速转了几转,见夏想对眼前的一幕一点也不惊惶失措,还好整以暇,一副旁观看好戏的姿态,心想不妙,说不定李丁山早就想好了对策,将计就计,最后吃亏的刘世轩,丢面子的是沈书记。

        他正要分开人群,挤到前面去小声提醒沈书记一下,不想还是晚了一步。沈书记和蔼可亲地扶起了豁牙老农,亲切地问道:“老人家,有话尽管说,没人敢不让你说真话。”

        豁牙老农颤微微站起来:“你是大官?能做主的大官?”

        沈复明点点头,心里有点后悔没带记者随行,这可是难得的亲民形象。

        “我们是贾寨乡的村民,家里都很穷,多亏了刘总让我们去挖口蘑和蕨菜,按斤给我们分钱,我们才能吃饱饭,穿暖衣。大领导呀,最近好长一段时间,我们没有见到刘总,一打听,原来荒山被人承包走了,刘总不让我们挖野菜,我们就没饭吃没衣穿了,你是大官,刘总肯定听你的话,你让他把荒山承包走,让他给我们安排活儿干,让他给我们一口饭吃……”

        沈复明紧紧握住老农的手,一脸沉重地说道:“同志们,民情沸腾,民意汹涌呀……老人家,你说的刘总是谁?”

        “我只知道刘总的大名叫刘河,其他的就不清楚了。”老农虽然没什么演技,不过他倒是记忆力惊人,能记住这么多词也不简单。

        夏想见李丁山一脸平静地站在一边,刘世轩也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不过眼神跳跃不定,还是出卖了他患得患失的心理。夏想就想,刘世轩演的好一出声东击西的好戏,安排老农出面,好象是对滚龙沟的归属问题旧事重提,其实还是为了引出刘河,最后让沈书记以顺应民意为借口,对刘河网开一面。

        滚龙沟的归属是坝县县委常委会的决定,沈复明身为市委书记,也不可能否定常委会的决议,他真要敢这么干,省里立刻会有常委对他提出罢免动议。一级常委的决议,有着不容置疑的权威性,除非有重大的方针错误,否则一旦一级常委会决定的事情,基本上很难更改。

        李丁山和夏想都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所以对老农提出的问题,一点也不担心。

        沈复明回头问刘世轩:“刘县长,刘河好象是你的儿子吧?他怎么不去开发口蘑和蕨菜了?”

        刘世轩脸色一变,以十分沉痛的语气说道:“沈书记,我对不起您,我没有教育好我的儿子,他做了错事,现在正在医院救治……”

        沈复明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他喝酒喝多了,和他的女朋友杨贝发生了一点小矛盾,当时正好杨贝的朋友张信颖也在,张信颖说话比较刺耳,年轻人发生口角也是正常的,可能也是刘河冲动了一点,推拉时撕破了张信颖的衣服,结果就被张信颖说成强奸未遂……张信颖情急之下砍伤了刘河的手腕,医生说,右手可能保不住了!”刘世轩说话时还有意无意看了夏想一眼,心时恨恨地想,都怪你胡乱插手,非要让连若菡跟着杨贝,要不他早就说服了杨贝的母亲牛红妹,让杨贝改口,说是打架而不是强奸。只要杨贝改口,他再和张淑英达成妥协,最后张信颖只要再松口,刘河无罪释放也有可能。

        可惜的是,事事被夏想抢先了一步。

        杨贝和张信颖已经录了笔录,也签了名,坐实了刘河强奸未遂的罪名。当然再做些手脚,让二人翻供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他先找到张淑英想要和谈,却被张淑英一口回绝,他也就根本没有机会再说服张信颖改口。接下来再找杨贝时,却又发现连若菡陪着杨贝,寸步不离,他是知道连若菡是惹不起的人,虽然气得暴跳如雷,却又一点办法也没有,心里就恨不得把夏想一刀杀死才解恨。

        自始至终,处处有夏想的影子出现,他简直比李丁山还可怕,就是他刘世轩的恶梦!

        刘世轩颠倒黑白的本领倒是一流,说得面不改色心不跳,要是张信颖在场,恐怕会跳起来扑上去和他撕打成一团!李丁山还好一些,眉毛动了动,没有说话,一向和张信颖不和的杜双林却被气得脸色动容,暗暗握紧了拳头,差一点就上前当面揭穿刘世轩的谎话。

        不过他见李丁山一脸镇静,没有任何表示,也就努力平静下来。

        沈复明惋惜地说道:“怎么会这样?年轻人之间闹点意见很正常,一个说是强奸,还砍伤了人,到底事情真相是怎样的?有没有查清楚?”

        李丁山不得不发话了:“沈书记,公安机关正在调查,目前还没有得出结论。不过根据初步调查取证,刘河涉嫌强奸的嫌疑很大。”

        “两名受害人在哪里?”沈复明问了一句,又看了看眼前的老农,“不要放过一个坏人,但也不要冤枉一个好人,对一个人要听其言观其行,刘河能感动百姓请愿,造福一方,可见本质上也不是一个坏人,是不是?治病救人,惩前毖后,既要申张正义,又要考虑到社会影响,你说呢,李书记?”

        沈复明说话时总是语速缓慢,口气十分温和,但话里话外的倾向还是十分明显,谁都听得出来。李丁山却好象听不明白一样,他就是不顺着沈复明的话说:“张信颖现在和她姑姑在一起,对了,她姑姑是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淑英……杨贝现在有专人陪着,很安全。”

        张淑英的名字一说出来,沈复明脸色也微微一变,其他陪同沈复明来的的人也是都浮现出古怪的神情,看来,张部长的大名还是很管用的,起码会让市委的几名领导多一些考虑。从各人的神情上可以猜到,估计刘世轩没有告诉他们,张信颖和张淑英之间的关系。

        李丁山不理会众人的惊讶,接着说:“沈书记,我刚来坝县时,就到贾寨乡考察过,这些百姓中,还有我认识的人,我想亲自听听他们的意见,也好更好地开展工作……”

        沈复想点头表示同意,他倒没有多想,以为李丁山是想找个台阶下。刘世轩却暗叫不好,正要上前找个理由说动沈复明离开,**突然一步挡在他的面前,说道:“刘县长,我有几句话想问你一下?”

        **审时度势,知道李丁山准备充分,千万不能让刘世轩再节外生枝,弄不好,最后反而让沈书记下不来台。他就故意拦住刘世轩,不让他再有机会说话。

        李丁山来到老农面前,笑道:“老人家,还认得我不?还有你,黄海,忘了我们一起骑马上草原了?小丫,你过来,叔叔有话问你。”

        老农眯起眼睛,看了李丁山一会儿,咧开嘴笑了:“认出来了,你不是想吃野菜的城里客吗?咦,好象你也是个大官,是不是?”

        黄海扭捏地拉着小丫走过来:“李老板,不,李书记,我没想到你是县委书记。要是早知道你是书记,我说什么也不敢收的钱。”

        小丫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那个夏叔叔在哪里?他最大方了,比刘河大方多了。黑心刘河只给爸爸烟,不给钱,夏叔叔每次都给爸爸钱,爸爸可高兴了。”

        小孩子可是说不出黑心刘河的话来,肯定是经常听大人说,才张口就来。沈复明听了,脸色变了一变。

        李丁山抚摸着小丫的脑袋,感慨地说道:“小丫,你想不想上学?我告诉你,在你们家不远处建造的食品厂,建成以后,就会在贾寨乡招工,到时你爸爸就能进厂当工人,每个月都可以赚许多钱,以后你就有新衣服穿,有学可以上,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