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59章 别玩过火了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59章 别玩过火了

    作品:《官神

        “那位英雄真勇敢,三拳两脚就把刘河打倒,了不起。www.00ksw.org”张信颖果然是大大咧咧的性格,说了一会儿似乎忘记了不快,又向夏想问起贾合是谁,让夏想也感到哭笑不得,只好应付了几句。

        想了一想,夏想还是开口问杨贝:“杨贝,张信颖刚才说的,是不是属实?”

        一直在旁边的两名女警刚才在张信颖叙说时,一直在飞快地记录,如果杨贝也认可的话,可以做为证据提供。杨贝迟疑一下,瞪着一双惶恐的眼睛:“刘河他……会不会枪毙?”

        九六年时全国范围的第二次严打,就有因为流氓罪而被枪毙的先例,杨贝的担心不无道理。

        夏想没有正面回答:“刘河犯的是强奸未遂罪,但最后判决还要由法院决定,法律是公正的,你只需要如实说出当时的情形就可以了,任何隐瞒都有可能会带来不利的影响……”

        杨贝咬着嘴唇,点点头:“信颖说的都是真的……”

        在杨贝的补充中,夏想也算是明白了刘河恼羞成怒试图施暴的两个重要原因,一是对杨贝迟迟不能答应他而心生怀疑——其实自从自己出现后,就已经在刘河心中留下了阴影,醉酒之后,不过是给了他一个酒壮怂人胆的机会。二是张信颖对他的蔑视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让一向自高自大惯了的他无法忍受,再加上丢了滚龙沟,正借酒浇愁,疯狂之下失去理智也在所难免。

        应该说,一般人在张信颖的一张利嘴之下,也很容易失去理智的。

        刘世轩姗姗来迟,他赶到的时候,程序基本上已经走完。

        刘世轩脸色不善,他在局长办公室见到夏想,冷冷地说道:“夏秘书还真是大忙人,在坝县,只要有事就有你的身影。”

        “为人民服务嘛,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我。”夏想将刘世轩的嘲讽当成耳边风,对他来这么晚才来也没有多想,反正现在已经事实确凿,刘河坐牢是跑不了了,不信刘世轩还能翻了天去,“刘河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想必刘县长也是嫉恶如仇,不会因为刘河是你的亲生儿子而做出违法的事情?”

        刘世轩气得“哼”了一声:“别得意太早了,夏想,年轻人有冲动是好事,不过别一不心玩过了头,玩火**。”

        “玩火**的好象是刘河,刘县长是不是起太早了,有点迷糊了?”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夏想也不怕和刘世轩当面顶撞,最主要的是,刘河明明已经犯了事,刘世轩还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姿态,让他格外恼火,难道说非要等出了人命才是大事?如果说以前夏想对刘世轩只是当成一个对手来对待,没有太多私人的感情因素在内的话,现在他对刘世轩,已经是无比憎恶,觉得他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老脸,掩藏着太多的污秽和肮脏。

        “走着瞧!”刘世轩转身就走,刚走几步,突然又站住,假装才想起似地说道,“夏秘书,忘了提醒你一句,你可能很快会接到通知,沈书记明天要来坝县视察。小心点,别出了岔子。”

        沈复明要来?

        夏想明显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刘世轩意味深长的笑容似乎是在暗示,在这么关键的时刻,沈书记突然提出来坝县视察,肯定有不同寻常的意味,难道说,和刘河案有关?

        刘世轩为了保住刘河,竟然不惜一切说动了沈复明以视察的名义来坝县走上一趟,难道是借机向李丁山施压,要放刘河一马?沈复明堂堂的市委书记,如果真的为了刘河的案子,借视察的名义下来,正好可以过问一下,干涉一下公安机关的审案,也不是没有可能。关键是,刘世轩给出什么样的条件,沈复明才会这么给他面子?

        夏想倒不是惧怕沈复明能翻案,这一次一定不能让刘河逃过一劫,否则李丁山的威望大跌,也会让所有常委对李丁山失去信心,他担心的是,刘世轩和沈复明之间,到底达成了什么妥协?

        他扭头看了一看一直跟在身边的连若菡,她今天的表现可以说十分良好,紧跟在他的身边,不发一言,一身精干的打扮,就如他的秘书一样。夏想笑笑:“若菡,今天辛苦你了,谢谢。”

        连若菡也报之一笑:“不辛苦,对于刘河这样的人,能将他绳之以法,再累点我也愿意。”停了一停,她又犹豫地问道,“听说沈复明要来,是不是要给你和李书记施加压力,要不要我出面?”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心,我有办法。”夏想自信地说道,他也知道让连若菡出面,既安全又保险,绝对可以让沈复明知难而退,但事事求助于连若菡,欠下的人情难还不说,还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他要不是借助外力,而是要充分利用错综复杂的局势,找到其中关键的一点,就利用自己的智慧,从一点入手,四两拨千金,撬动整个局势。

        夏想本来想让连若菡暂时回去,连若菡却不肯,他只好答应,请神容易送神难,连若菡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别说别人看了有想法,他也觉得不自在,这不,他在局长办公室一找到王全有,就发现王全有的目光紧盯着身后的连若菡,明显充满了疑问。

        急忙向王全有介绍连若菡是曹殊黧的好朋友,王全有才半信半疑地小声说道:“别玩过火了,小心玩火**。”

        夏想大汗,今天好几次听到这句话了,他急忙岔开话题,见王冠清不在办公室内,就将沈复明要来视察的事情一说,又问:“刘世轩的材料准备得如何了?”

        王全有对沈复明突然前来视察也是十分吃惊,但上级领导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才不会让下级挑时间,他压低了声音说:“其实材料早就有,再加上最新收集的一些,随时就可以拿出来,但问题是,沈书记会不会相信?”

        “材料交给我行不?我学习学习,到时如果时机合适的话,由我出面交给沈书记,怎么样?”夏想笑呵呵地说道。

        “不妥吧?你又不是纪委的人,只是李书记的秘书,你递交常务副县长的材料,沈书记很容易给你扣一顶大帽子,你还要不要前途了?”王全有的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也是,我怎么没想到?”夏想挠挠头,一脸无奈地说道,“真要是我被沈书记给记恨了,前途一片黯淡,黧丫头肯定会埋怨她的舅舅不照顾她的朋友,怎么办,王书记?”

        王全有明白过来了,他又被夏想绕了进去,夏想就是拿他自己威胁他,让他劝动杨帆向沈书记递交刘世轩的材料,要不,夏想就要冒着丢掉政治前途的风险,主动上交。能说动杨帆出面的,只有他一人,夏想肯定也知道,凭他夏想的面子再加上李丁山的书记光环,没有他开口,杨帆也不会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开玩笑,去和刘世轩硬碰硬。

        不过话说到这个份上,王全有又难以拒绝一举扳倒刘世轩的诱惑,他盯着夏想的眼睛:“我知道你鬼主意多,也知道你肯定有了计划,估计问你,你也不会说,我就问一句,你给我说实话,沈书记亲自下来,杨帆出面递材料,有几成成功的把握?”

        “八成!”夏想当然不能说出他的妙计,心里还是得感激一下连若菡,因为他不得再拿连若菡说事——他回身看了连若菡一眼,悄声对王全有说,“知道她是谁不?上次王局长的侄子被她打得住了院,她一个电话惊动了沈书记,沈书记把王局长骂了个狗血喷头……”

        王全有吸了口气:“为了黧丫头,我就相信你一次,不过你和她得注意点分寸,别走得太近了,否则要是你做出对不起黧丫头的事情,我饶不了你。”

        一会儿是以政法委书记的身份,一会儿又是以曹殊黧舅舅的身份,夏想也不知道该以什么口气和王全有说话了,就嘿嘿笑了几声,找了个借口,赶紧溜出了办公室。

        连若菡当时站得远,没听清夏想和王全有说些什么,但她显然猜到了二人谈话中提到了她,就问:“好象我又被你合理地利用了一次?”

        “不是……”夏想急忙解释,他不想连若菡对他产生误解,因为上一次在山顶上她提出了要把他纳入她的家族权力圈一事,他一直记在心上,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免让连若菡再动了心思,“王书记是黧丫头的舅舅,他担心我做出对不起黧丫头的事情,所以提醒了我一下。”

        “什么意思?”连若菡眨着大眼睛问道,也不知道她是真不知道,还是明知故问。

        夏想被她气笑了:“你说什么意思?我身边寸步不离地跟着一个大美女,别人不放心我也很正常。”

        连若菡还是一本正经地说道:“别人放心不放心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放心你自己吗?”

        什么意思?夏想有些疑惑地看着连若菡:“我对自己的定力很放心,对你的眼光也很放心,所以,我们在一起绝对安全。”

        连若菡若有所思地笑了:“明白了,两条平等线。”

        中午的时候,夏想接到了吴英杰的电话,说是章程市委办正式通知了坝县县委办,沈书记明天来坝县视察,让坝县县委做好接待工作。夏想应付了几句,正要挂电话,却听吴英杰故作神秘地说道:“夏秘书,刚才我好象听到郭部长在给市里打电话,我没听清,好象是打给市政法委书记王大海,就听见他说刘河是谈恋爱,是酒后失德,是一时冲动,没有预谋……”

        有意思,吴英杰也要对刘世轩落井下石了,他哪里是好象听到,说不定是故意去偷听。放下电话,夏想笑了笑,刘世轩拼命抓住沈复明这一根最后的救命稻草,拼了老命也要保住刘河,估计这一次会把老命也赔进去。

        有点奇怪的是,张淑英还没有到,按说以张淑英的个性,一早从章程市出发,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坝县,难道出了什么差别不错?

        夏想回到办公室,李丁山正阴沉着脸色发愣,夏想猜到了几分,就问:“是不是求情的电话打来不少?”

        李丁山苦笑:“不是不少,是很多。没想到,市里方方面面的人物一下子跳出来不少,求情的,许诺的,还有提交换条件的,关键时候,刘世轩的关系网开始活动了,也不简单,还是有点低估他了。”

        夏想却没有李丁山想象中的担忧,他依然笑呵呵地说道:“李书记,沈书记要下来视察的事情,您怎么看?”

        “当然不是巧合了,看来刘世轩真急了,也是想让我们看看,他的能量到底有多大。确实也是能量巨大,我都请不动沈书记,他的面子还真是不小。不过他有他的招数,我也有我手段,明天一早市委宣传部估计就会接到燕省晚报和每日新闻驻燕省记者站的采访要求,市委宣传部肯定会挡下来,但消息也会及时传到沈书记的耳中……”

        每日新闻是国家级大报,威力够大,来头够响,绝对吓人,夏想赞许地笑了:“我其实正想提醒一下李书记,没想到李书记下手挺快,呵……”

        李丁山也笑:“不要以为我没有手段,有时我不愿意给他们使出来,好象我故意欺负他们一样。不过刘河也太不象话,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刘世轩还想保他,我就让他知道,想要坝县范围内斗,可以。要想把事情闹大,惊动章程市,也可以。还嫌不够,我们就捅到省里,再不行,把官司打到京城,我也奉陪到底!”

        李丁山难得有豪气冲天的时候,看得夏想心驰神往,赞道:“李书记今日一出手,顿时天地变色,风起云涌,天地一片苍茫……”

        “胡扯,少拍马屁!”李丁哈哈大笑,“别瞒我,我知道你也有些小手段,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李书记从大处着手,我从小处落笔,双管齐下,刘世轩再不倒台,天理难容。”夏想还要详细说出他的计划,李丁山挥了挥手……“尽管放手去做,出了问题由我顶着,扳倒刘世轩,记你大功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