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49章 极其神秘的省委秘书长钱锦松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49章 极其神秘的省委秘书长钱锦松

    作品:《官神

        女人和女人不同,有些女人第一次确实容易留下心理创伤,有点惧怕也是正常,夏想就嘿嘿直笑:“习惯两次就好了,真的,不骗你,苦尽甘来,要不要尝试一下?”

        “不要,才不要上你的当,大灰狼!”肖佳不为所动,顿了一顿,可能又怕夏想不高兴,态度就又软了下来,“好好的,听话,乖呀小弟弟,等姐姐回去给你买糖吃。www.00ksw.org要是你表现好的话,等我回去可以考虑再奖赏你一次,不过要事先说好了,你要再弄疼我的话,我就再也不给你了。”

        挂断电话,夏想无奈摇头,肖佳给他画了一个大饼充饥,可惜看不着摸不着,而且她还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到时他肯定是回坝县了。

        眼看快中午了,夏想考虑是不是要和冯旭光见个面,电话响了,一看号码挺陌生,接听之后直接问道:“你好,哪位?”

        沉默了片刻,里面才传来一句清冷的声音:“我在酒店的停车场等你!”

        连若菡想干什么?难道真想报复他,还是想和他来一场决斗?夏想赶到停车场的时候,见她还是穿着昨天的轻纱白裙,心里就踏实了。女人的心情可以从她的穿衣打扮上看出来,首先穿裙子绝对不是打架的作派,其次他从连若菡精心修饰的眉毛上也可以猜到,她心情就算不好,也不算太坏。

        他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座:“去哪里?”

        连若菡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从驾驶座上下来:“你开车,去黧丫头家。”

        一路上连若菡没有再说一句话,气氛有点尴尬,也有点暧昧,想起昨天晚上的荒唐,连夏想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想说些什么又无从说起,无意中偷看了她一眼,却发现她的眼神躲闪——连若菡也会慌张,他有点挠头,千万别让黧丫头知道才好,否则他真是跳到黄河也说不清了。

        酒壮怂人胆,也能壮英雄好汉的胆,夏想虽然不敢自称英雄好汉,但还不至于对女人用强。昨天仗着酒劲,强吻了连若菡,还把她压在身下,现在想想脸上都有点发烧!

        快到建委宿舍时,连若菡终于说话了:“我昨天晚上没有遇到蟑螂,听到没有?”

        夏想憨厚地笑了:“没有蟑螂就没有闯入事件,没有闯入事件就没有……”

        “废话真多!”连若菡甩下夏想,径直朝楼上走去。

        开门的是曹殊君,他一见连若菡就夸张地叫了起来:“美女姐姐,你好,你太漂亮了……啊,你都有男朋友了,不是吧,你男朋友是夏想?”他大吃一惊跳到了一边,差点没有摔倒,转身就冲里面喊道,“姐姐,我姐夫领着他的新女朋友,找上门来了,你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夏想差点没晕倒,这小子也太能扯了,都说的是什么话?他不客气地推了曹殊君一把:“你不要污人清白,信口开河好不好?”

        曹殊君嘿嘿直笑:“就是,我姐姐跟了你,就吃了大亏了。这样漂亮的美女再跟了你,就太没天理了,再说,你也配不上她。”

        “说反了……”夏想现在对付曹殊君是绰绰有余,他让连若菡先进屋,又说,“我是不让你污我清白。”

        连若菡对他二人的说笑没听见一样,顺着曹殊黧的声音,上楼而去。

        曹永国还未下班,王于芬从里面迎了出来,一见夏想就喜笑颜开:“小夏来了?黑了点,瘦了点,不过更精神了,好,好,快坐下!”然后又冲楼上喊道,“殊黧,小夏来了,快给他倒水。”

        “让他自己倒,给他客气什么?”回答的却是米萱,她一说话就笑个不停,“又不是第一次来,姑姑,你别太向着他了,要不他会翘尾巴的。”

        王于芬笑着摇头:“米萱这丫头这么大了,还没个正形,也没人好好管管她。”

        客厅中只剩下夏想和曹殊君二人,曹殊君挤眉弄眼地坐了过来:“姐夫,那个美女是谁?太漂亮了,跟仙女一样。介绍给我认识,怎么样?反正你已经有了我姐姐了,不会连她也霸占了吧?就算你想,我姐也不会同意,是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我是你小舅子,介绍给我认识,怎么样?”

        夏想捏捏他的肩膀,又拉了拉他的胳膊:“不行,你的小身板太弱了。我告诉你,她叫连若菡,是什么来历我不清楚,不过她一个人打倒了三个小混混,现在三个人还在住院,其中一个是粉碎性骨折。你要觉得你武功盖世,可以去试一试?”

        曹殊君打了个冷战:“真的假的?这么野蛮?那我看还是算了吧,我这人比较洁身自好,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反正开学我就要去军械学院上大学了,大学里美女如云,也够我忙得了,是不是?”

        夏想笑着点点头:“小心一点,世界上最伤人心的东西有两种,一是钱,二是美女。你还小,如果还想长命百岁的话,记着一句话,珍爱生命,远离美女!”

        见夏想一本正经的样子,曹殊君不屑地笑了:“说得跟真的一样,劝别人远离美女,你怎么和我姐姐这么近乎?还有那个连若菡,你和她一起来的,我才不信你们之间清清白白的,你看她一进来就刻意和你保持距离,这叫欲盖弥彰懂不懂?姐夫,你要是不教给我怎么讨女孩子欢心,我就告诉我姐,你和连若菡眉来眼去!”

        不是吧,这都能看出来?夏想差点流汗,忙好说歹说让曹殊君安了心,就听到门一响,曹永国回来了。

        夏想急忙上前迎接,才得知一般情况下曹永国中午不回家吃饭,今天听说他要来,特意回来和他见面,让夏想听了大受感动,受宠若惊地说道:“怎么敢劳动曹伯伯大架,我也不急着回坝县……”

        曹永国笑眯眯地打断夏想的话:“我急着回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卢部长给我打电话了,事情定下来了,省委不久就会任命。”

        虽然早就预料之中,不过听曹永国亲口说出,夏想还是十分高兴:“恭喜曹伯伯,以后终于可以大展鸿图了。”

        “大展鸿图现在还谈不上,总之换个地方,眼界肯定会宽广许多……”曹永国摆摆手,坐到沙发上,“小夏来坐下,说说你在坝县的情况。”

        “老曹,你一回来就谈工作,能不能消停一点?”王于芬手中拿着一把芹菜从厨房出来,埋怨说道,“你让小夏歇一歇,孩子挺累的,在坝县就费心费力,回到燕市也跑东跑西,你看现在把他累得瘦成了什么样子?”

        夏想被王于芬的亲热的态度弄得不好意思,曹永国不以为然地挥挥手:“忙你的去,别添乱。”然后起身向书房走去,“来,小夏,到书房说话。”

        曹永国从省局一把手转任到燕市的常务副市长,实际上受到的制约多了不少,虽然也是市委常委,但排名不算很靠前,市委书记崔向还是省委常委,市长陈风又十分强势,所以他迈出这一步,可以说是机遇与风险并存。

        既然要上任常务副市长,曹永国自然要对燕市市委和市政府的人员构成做到心中有数,他从卢部长口中以及其他方面了解到的信息是,市委书记崔向虽然相比市长陈风,看上去不太强势,但他是省委常委,不求有功但求无功,时间一到,据说会到省里任副书记。陈风的强势市长的名声人人清楚,不用多说,还有市委副书记王鹏飞也是喜欢大包大揽的性格,平常崔向不怎么过问的事情,他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问,抓权的倾向十分明显。

        政府班子里,既然是市长陈风点名要他,想必以后和陈风相处会容易一些。不过听卢部长说分管经济的副市长谭龙脾气不好,性格直来直去,本来他有希望升到常务副市长,被曹永国抢了位置,心怀不满是肯定的,说不定还会在工作上制造一些麻烦。

        “一个普通的副市长,曹伯伯没有必要理他,您是常委,他会知道分寸的。”夏想听了曹永国的分析,开口劝道。

        “官场上的争斗,其实比的是后台和靠山。要是以前谭龙也不足为虑,但听说他现在是钱锦松的人,就比较麻烦了。”曹永国不无忧虑地说道,他摸了一副眼镜戴上,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看了几眼,“钱锦松的来历十分神秘,只有他的公开资料,他的背景和靠山都查不到。他原先在文化部任司长,出人意料地空降到了燕省任常委、秘书长,要说后面没人,谁也不会相信。但到底是谁,卢部长说,别说是他,连路书记甚至高书记也摸不到头脑。据说高书记向京城打了不少电话,却一直查不到有用的信息。别人空降,都能看到是哪一架飞机带来的,钱锦松倒好,好象直接从云中落了下来,别说飞机,连降落伞都没人看到。”

        钱锦松空降到燕省以来,一直十分低调,但夏想不用猜也知道,再低调也会暗中培植势力,除非他没有上进心,但在官场之上哪里会没有上进心的人,何况是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只是他没有猜到钱锦松下手倒快,竟然短时间内就在燕市有了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