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35章 打一场漂亮的反击战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35章 打一场漂亮的反击战

    作品:《官神

        李丁山不满当着周大福的面发泄出来,周大福只觉面上无光,无比尴尬。www.00ksw.org本来他受刘世轩之托,向杨帆反应夏想的问题,杨帆什么也没有说,让他直接找李书记,他还是以为杨帆是持支持的态度,就算不是明面上的支持,也是一种默许,他就壮着胆子来找李丁山。周大福之所以冒着得罪李丁山的危险,也要让夏想难堪,就是因为得到了刘世轩许诺的好处,而且在他看来,夏想的事情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李丁山再护短,也要给一个说法才行。

        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

        他讪讪地站起来,从桌上拿过钥匙:“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十分了解,所以才来向李书记汇报一下。既然事实清楚,是个误会,我会向杨书记说明情况……”

        李丁山重重地“哼”了一声:“纪委的同志工作认真是好事,但也不要捕风捉影,给其他同志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本来象这样的小事,你们私下里调查一下就真相大白了,小夏一直和我的司机小贾在外面租房子住,房租还是自己出的,就是因为小夏觉得吴主任安排的房间超标了,他不敢住,又不好意思再找吴主任另外安排房间,所以就自己掏钱租房子住,周书记,这样的好同志你还要调查他住超标房的问题,是不是工作严重失职?”

        等满头大汗的周大福走后,李丁山一拍桌子,怒道:“吴英杰还真个势利小人,两面三刀,看来以后有必要提醒他一下……”

        夏想知道李丁山的盛怒一多半是因为自己被人阴了一道,心中也很感激李丁山的维护,就说:“李书记让安部长暗中调查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吴主任的履历,不会有问题吧?”

        李丁山让组织部副部长安涛暗中调查坝县重点干部的履历,看到底有多少人的履历存在着造假或伪造的问题,现在已经基本上查明,至少有六七名副科以上级别的干部的履历存在着或多或少的问题。不过李丁山还没有听到吴英杰的履历有假,他不解地问:“小夏,你有什么想法?”

        “要是李书记打算将所有履历有问题的干部,一刀切地拿下,这件事情还是要事先和胡市长汇报一下好,再说,吴主任和胡市长关系不错,也不清楚胡市长是不是非常看重吴主任?”夏想担心的是李丁山动作过大,会引起方方面面巨大的反弹。如果吴英杰履历没有问题,就不好在拿下其他履历有问题的干部的同时,再给吴英杰难堪,否则就是两面树敌,再有万一因为吴英杰的问题而惹怒了胡增周,就得不偿失了。

        向胡增周汇报调查干部履历的情况,也是探一探他的口风,看他对吴英杰的支持力度到底有多大。

        李丁山想了一想,觉得夏想的想法很不错,说道:“我想等调查有了一个初步结果,再找胡市长汇报也不迟,不过不能只向市长汇报,而不向书记汇报,沈书记会对我们有意见的。”

        吴英杰本来也是酒后无意中向刘世轩透露他给夏想安排了一套县级干部,酒醒之后就后悔了。他本来是胡增周的人,在刘世轩向他保证要把他介绍给沈书记认识之后,他就怦然心动,竟然借着酒劲,鬼迷心窍就主动说出了夏想拿了一套县级干部的住宅钥匙。

        给了夏想钥匙以后,他也注意到夏想根本就没有住在里面,实际上就算去查,也不是个什么事。没想到话一出口,刘世轩就大感兴趣,流露出要让纪委的同志过问一下的意思。吴英杰忍了忍,也没有提醒刘世轩一下,他其实对刘世轩也不太满意,靠向他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虽然能够经过刘世轩得到沈书记的赏识非常诱人,但他也不是官场小白,知道自己不可能轻易得到沈书记的信任,弄不好反而落个被胡市长嫌弃,被沈书记看不起的下场。

        但有机会和沈书记接近也不能错过,吴英杰的心理难免患得患失,既不想失去胡市长的信任,又想进一步得到沈书记的青睐,就象他现在不敢过于得罪李丁山,又想和刘世轩合作,获得最大的好处。

        只是刚刚在常委会上发生的一幕,让他心中七上八下,除了对李丁山的手腕更加敬佩之外,心中隐隐有了一丝畏惧,虽然心中对李丁山不接纳他还有恨意,但对刘世轩最终能否赶走李丁山,心中没有了一点底气。

        原本他认为,刘世轩和沈复明关系非同一般,只在沈复明在章程市一天,刘世轩就不会倒。现在看来,李丁山绵里藏针,也不好对付,弄不好,最后还会占据上风。李丁山在市里有胡市长支持,在省里有什么后台虽然不太清楚,但肯定不会没有背景。

        官场上的争斗,除了政治智慧之外,比拼就是谁的后台够硬。

        目前看来,刘世轩的政治智慧恐怕比不过李丁山,再万一他的后台没有李丁山硬,岂不是说……吴英杰不知不觉又头上开始冒汗,没留神差点和一个人撞个满怀。

        心情不好的他正要开口训上几句,抬头一看却是纪委副书记周大福。周大福脸色很差,头上也冒出一层汗珠,看样子也是受到了什么压力。

        “周书记,这么慌忙干什么呢?”吴英杰勉强笑了一笑。

        周大福刚才也没看清吴英杰,心里已经把他骂成不长眼的狗东西,愣了愣神等看清是吴英杰之后,他更是差点把心中的脏话骂出口。夏想的事情就是他提出来的,结果倒好,自己被人当了枪使,被李书记指桑骂槐骂了一通,他拿了钥匙就去查了房间,结果里面整整齐齐,人没住,蟑螂倒是住了几个,气得他当场骂娘。

        没有给夏想使成绊子,又给李书记面上抹黑,他以后的日子还能好过?而且他忽然想明白了一点,就是杨帆看似什么都没有说,其实他是心知肚明,应该说,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只有他蒙着鼓里,被人玩弄了一把。

        面对始作俑者吴英杰,周大福不生气才怪?他没有一点好脸色,将手中的钥匙扔到吴英杰怀里:“吴主任,请收你的钥匙,不要乱给别人。你给夏想的房间,人家根本没住……我算是在李书记面前当了坏人,以后谁要是再给我下套,我就先把他给抖出来!”

        周大福气呼呼地走了,吴英杰一个人呆立在当场,感觉如同从头到脚被人浇了一盆凉水。他也没有想到,刘世轩动作这么快,竟然指使纪委的人去找李丁山当面反应情况,刘世轩这一手真够歹毒的,简直就是把他架到火上烤。

        吴英杰脚步迟疑着,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去找李丁山探探口风,顺便解释一下房间的问题。他刚上到三楼,就看到夏想在楼道的拐角处打电话,夏想一见他就笑着说:“真巧,吴主任,正好李书记找你有事。”

        吴英杰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夏秘书,李书记找我……有什么事?”

        一般向秘书打听领导接见的目的,是常见的事情,谁都想在领导面前表现得好一些,提前知道了领导想问的事情,心中有数,自然更容易留下好印象。秘书的重要性就表现在这方面,夏想没有表现出一点异常,还和往常一样,笑眯眯地说道:“吴主任不用担心,没坏事。”

        吴英杰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正琢磨着要不要提前向夏想解释一下,夏想已经摆摆手,头前带路向李丁山的办公室走去。

        吴英杰忐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李丁山已经打了十几分钟电话,而且看样子,还一时半会也打不完。他神思恍惚,不时地偷眼去看李丁山,见他神色如常,稍稍放下心来。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李丁山终于打完了电话,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换了一脸严肃:“吴主任,你的工作严重失职呀……”

        吴英杰吓得一激灵,忙不迭地说道:“李书记,是我的错,不过您要听我解释,我能说得清楚……夏秘书的房间我当时本来是想安排给您住的,后来没想到您住在普通楼,钥匙我也就忘了向夏秘书收回。不过夏秘书一直没有入住,我也心里清楚,至于周书记捕风捉影,就与我无关了……”

        李丁山静静地等吴英杰说完,忽然笑了:“吴主任,我说你工作失职,不是这件事情,是说县委办的副主任巫长云,他是个不错的同志,有学历,又年轻能干,我觉得你应该多给他加加担子,要不什么事情都压在你的身上,你也太累了。我建议,让巫长云把县委办的事情都担起来,吴主任以后多做一些沟通工作,县委办的位置很关键,上通下达,你身上的担子很重……”

        吴英杰一身冷汗,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李丁山摆明了是要架空他,上通下达,做沟通工作,意思是让他多跑腿,传传话。他心有不甘,忽然想起了胡增周,正要搬出胡增周的关系,不料李丁山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这件事情我已经和郑书记以及其他副书记商量过了,原则上达成了一致,当然,如果其他人有反对意见,也可以常委会讨论,不过我看没有必要小题大作吧?”

        吴英杰失魂落魄地走出李丁山的办公室,不知不觉竟然又来到了刘世轩的办公室,正想敲门进去,却听见里面传来刘世轩骂人的声音:“老王你怎么搞的,怎么这么笨,会把这么重要的证据落在夏想手中?亏你还是老公安,连一个毛头小伙子都斗不过!不要说了,惹了那个什么连若菡,你最近好好收敛一下,还有管好你那个侄子,别让他再出来惹事生非,真要惹了什么厉害人物,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吴英杰没有心情再找刘世轩商量对策,现在连郑谦都和李丁山统一战线了,刘世轩又是全面溃败,李丁山的反击不但犀利,而且还让人喘不过气来。

        几天后,县委组织部下发红头文件,正式确立了夏想、张信颖和节亚杰的副科级别。第二天,李丁山就紧急召开书记办公会,提出要对全县干部进行一次履历检查,由他亲自任小组组长,纪委书记杨帆、宣传部部长杜双林和组织部副部长安涛任副组长,将对全县副科级以上干部进行学历、履历的全面核查,也希望没有涉及的基层干部,如果自己的履历有不实的地方,及时向组织提出更正,否则一经查出,将取消评定职称和提拨的机会。

        消息一出,全县一片哗然,尤其是黄鹏飞,不但深刻地体会到被架空的滋味,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中了李丁山的计了!节亚杰的履历伪造的事情,他心里有数,李丁山突然大张旗鼓地高调宣布要核查履历,不是针对节亚杰又能是谁?

        紧接着,石堡垒又主持召开县政府工作会议,就领会李书记的讲话精神进行深刻学习,号召县政府全体人员,都自查和举报,发现一个,查处一个,绝不姑息绝不手软。副县长赵建苏是正规大学毕业,自然对伪造学历和履历一事深恶痛绝,也是慷慨陈词。其他几名副县长,除了刘世轩之外,也都明确表示支持,唯恐惹祸及身。刘世轩在开会过程中一言不发,脸色铁青,显然是痛恨到了极点。

        李丁山随后将事情向沈复明和胡增周做了汇报,沈复明的意见是,在维护安定团结的前提下,将害群之马从干部队伍中剔除出去。胡增周先是对李丁山锐意进取的精神大大表扬了几句,然后话题一转,说到如今坝县局势焕然一新,李书记功不可没,不过为政一方,还是要以发展经济为大方向,尤其是坝县是个穷县,只要经济上有一点亮点,就很容易引起市里重视,等等,总之,是劝李丁山在政治斗争结束之后,尽快回归到摆脱坝县贫困的正题之上。

        李丁山自然对胡市长的指示精神表示完全赞同,同时又含蓄地表达了夏想对胡市长的敬仰,还委婉地说出夏想有一个不情之请,想麻烦胡市长向他的朋友索要一幅墨宝。胡增周听了笑了几声,只说他有时间会问一问,还邀请李丁山和夏想有空来章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