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34章 有人要故意制造麻烦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34章 有人要故意制造麻烦

    作品:《官神

        “吃过,吃过好几次,感觉一般般,还勉强可以接受。www.00ksw.org”夏想抬头回答了一句,然后又低下头,很没样子地认真对付一只鸡翅。

        见没有了下文,王全有反而笑了,知道夏想不好对付,心想别看他年纪不大,心眼不少,脑子转得挺快,装得也挺象,好象什么都不明白,其实他心里什么都清楚,就是故意不说。

        总不能都装糊涂不点破吧,王全有只好咳嗽一声:“小夏,今天找你来,其实是我有点私事请你帮忙。”

        夏想放过手中的鸡翅,擦了擦手,笑了:“王叔叔客气,有什么活儿让我干,吩咐一声就行了,我有劲,干点力气活儿没问题。”

        王全有反而被夏想气笑了:“怪不是萱丫头说你心眼多,反应快,我还不信,今日一见还真是大开眼界,就是故意不接我的话……那好,我就有一说一了,你知道落英苑是谁开的饭店?”

        “知道。”夏想早就猜到王全有事要说,刚才其实也是确实有点饿了,而且饭菜确实味道一流,他想问还没有来得及,打算吃饱再说,没想到王全有沉不住气了,不由让他感慨,有时贪吃也不是一件坏事,他擦擦嘴,“刘河开的,我听说过。王叔叔别不是想让我对付刘河,再帮万叔叔把饭店拿回来?这个主意不是个好主意。”

        王全有一愣,好奇地问道:“怎么说?”

        夏想也不再绕弯弯:“事情过去太久了,没有证据可以指证刘河。要是再用一些不太光明的手段逼刘河让出饭店,意义也不大,万叔叔再去开,也未必生意好。为了不让万叔叔的手艺被埋没,我另有建议……”

        王全有也是在听到米萱说起夏想的商业头脑之后,才萌发了让夏想出主意的想法。不过他倒没有想从刘河手中收回落英苑,因为既不合理也不现实,只是他有意考考夏想的反应,才故意抛出这么一个难题,没想到,夏想直截了当地给出了新的思路。

        “食品厂建成之后,除了会在当地招工之外,还会从燕市的总部过来一部分管理人员。这些管理人员人数不会太多,但我估计也有十几人的样子,以后说不定生产规模上去了,人数还会增加。万叔叔可以在食品厂的旁边开一家小饭店,肯定可以吸引他们光顾,用不了多久,说不定当地的村民手中有了闲钱,也会上饭店吃饭,大钱赚不了,但肯定可以维持生计,也会比现在强上不少……”

        “我以为是什么好主意,也不怎么样嘛?”王全有摇摇头,不当一回事地笑了笑,“你这个法子太普通了,还不如我在县城中帮他找一处好地段,再开一家饭店。”他听夏想的主意也稀松平常,就不免多少有点失望。

        夏想看了看米萱,问道:“还记得上次我们去过的山路不?你说,如果那条山路一直通到京城,突然有一天会修好加宽,会出现什么意料不到的情况?”

        米萱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能直通京城,你别骗人!如果真能直通京城,坝县的草原就能吸引许多京城游客来游玩,游客一多,坝县的旅游业都能发展起来,到时候……”她激动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怪不得冯旭光把食品厂建在贾寨乡,那里正是通往山路的最近的路口,要是万叔叔在那里开一家饭店,以后京城的游客一多,想不生意红火都难!”

        夏想伸手一按:“坐下,别激动,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事情最好不要向外面透露,要不怎么抢占先机?”

        王全有盯着夏想看了有半分钟,用筷子敲了敲桌子:“你小子,太有城府了,说话喜欢藏着掖着,幸亏喜欢你的是黧丫头,不是萱丫头,否则要是我有你这样一个女婿,非得被你气死不可。”

        曹殊黧不服气地说道:“舅舅说话有点不对,夏想挺好的,他说话我一听就懂,怎么就气人了?你说话可不要带着偏见。”

        王全有哈哈大笑:“女生外向,你和你妈一样犟。这下有好戏看了,看你爸那个老顽固怎么被你气得暴跳如雷!”

        “我爸才不生气,舅舅你别想看笑话。”曹殊黧寸步不让,“他和夏想十分谈得来,我们全家人都喜欢他,你想看的好戏不会上演,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臭丫头,怎么跟舅舅说话呢?”王全有笑骂,笑容里掩饰不住得意的神情,“小夏,看看黧丫头现在就这么向着你,以后还得了?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到前头,我这个外甥女可不只是曹永国的掌上明珠,还是她姥爷姥姥的掌上明珠,你要欺负了她,找你麻烦的人可是一大群,你可得小心点。”

        说完了万志泽的事情,终于还是说起了他和曹殊黧的事情,夏想只有憨厚地笑,怎么说他就怎么听,不反驳不应承也不发表意见,反正一脸真诚的笑容也足够显得态度好脾气好了。

        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几人就又搬到另一棵葡萄架下面喝茶。中午的阳光透过葡萄叶落在桌子上,斑斑点点,风一吹,树影摇动,耳边再听到远处的鸡鸣犬吠,恍惚之间,夏想感觉好象回到了童年时光。

        王全有东一句西一句地扯闲篇,说的都是他以前打仗的事情,听得米萱哈欠连天,曹殊黧也是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也难怪,女孩子没几个对战争感兴趣,曹殊黧也不例外。她在地上画了无数个圈圈之后,终于噘起了小嘴:“舅舅,你就别打埋伏了,有事说事,没事的话,就放夏想回去好不好?”

        王全有悻悻地瞪了曹殊黧一眼,又埋怨似地看了米萱一眼,意思是,怎么都不帮他说话?曹殊黧做了个鬼脸,米萱装没看见,继续打哈欠,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一个女儿一个外甥女,没有一个帮我一帮,小夏,以后有孩子的话,千万别生女儿,太外向了,养大了也是别人家的。”

        夏想知道王全有还有话要说,感觉时机也差不多了,就说:“王叔叔,李书记来坝县不仅仅是做做样子来了,他有抱负,想为坝县人民做点实事。通往京城的山路如果真能如期打通,坝县将会遇到前所未有的机遇,肯定会有许多大的举措出台。”

        王全有就是想知道李丁山的真实想法,他点点头:“我也交个底,李书记可以信任我和杨帆,以前我们两个和刘世轩关系大面上过得去,其实也一般。既然现在有了你和殊黧这一层关系,我不帮你也说不过去,而且我还听说你也帮了米萱不少,不管怎么样,以后坝县的重大事情,我和杨帆的票有保证。不过,我和杨帆年纪也大了,面子也薄了,就不站队了……”

        王全有的意思夏想明白,他们可以在常委会上支持李丁山,但不会跟李丁山走得太近,也不会和他结成同盟,要保持一种有限合作的疏远关系。至于王全有为什么不愿意和李丁山靠得太近,夏想猜测也许他认为李丁山不会在坝县呆得太久,也许另有别的深层考虑也说不定,不过这已经不是他所要考虑的问题了,只要得到了王全有和杨帆的支持,就可以进一步孤立刘世轩,彻底掌握常委会的主动权。

        临走的时候,王全有好象才想起来一样,神秘地对夏想说道:“老杨说,他接到热心群众举报,说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夏想利用手中权力,住进了县级干部楼……”说完,他不再看夏想一眼,转身就走。

        夏想也好象没听见一样,也不说话,紧跟着曹殊黧和米萱就出了小院。

        王全有对夏想的表现还算满意,刚才他是想让夏想明白,刚才的话他没说。夏想转身就走,也就等于告诉他,刚才的话他没听见。

        上一次吴英杰送他一把住宅钥匙,他进去看了一眼,根本就没有住下,现在有人旧事重提,看来是想在他的提拨上,有意找点麻烦。

        热心群众?夏想不由暗暗冷笑,此事只有吴英杰和他知道,既然有人要捅出来,不管是不是吴英杰出面,他都有摆脱不了的干系。吴英杰向李丁山靠拢不成,现在又倒向了刘世轩,胡增周怎么会看上他这么一个目光短浅的投机者?

        想起胡增周,夏想心想,忙了这一段儿,也该和李丁山一起,到章程市多向胡市长汇报一下工作了。

        至于吴英杰,是该找个时候敲打敲打他了,想做墙头草,如果没有左右逢源的高超手段,就得做好站错队伍迎接罚站的心理准备。

        周一一上班,纪委副书记周大福就找到李丁山,含蓄地向他提出有人反应夏想超标住在县级干部楼的问题,并提出因为群众反应的问题比较敏感,涉及到李书记本人,所以他想先请示李书记的意见。

        李丁山一脸怒容,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周书记反应的情况很及时,这段时间工作忙,我也忘了这件事情……上一次吴主任给了夏想一把房间钥匙,夏秘书开始以为是单身宿舍,去看了一眼,当时吓得不轻,转身就将钥匙交到了我手里。周书记可以去房间中检查一下,有没有住人,一眼就能看得清楚。”他将钥匙放在桌子上,又说,“吴主任也是,工作怎么这么疏忽,小夏刚来时连级别都没有,怎么能住这么高级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