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24章 惊魂一刻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24章 惊魂一刻

    作品:《官神

        夏想也就没有再说话,仔细观察起两侧的路况。www.00ksw.org山路崎岖,盘恒在青山绿水之间,犹如一条腾飞的巨龙,只是此时这条巨龙还不成形,不但窄小,还起伏不平,不过已经初步具备了三级公路的基础,只要稍加修正就能投入使用,投资不会大太,时间也不用太久,土基部分,就地取材,将开山剩下的石块粉碎,混合在泥土之中垫在下面即可。

        再加上铺设沥青,压平等等一系列的程序,动作快的话,明天春天就可以正式投入使用。夏想越想越是兴奋,目光越过崇山峻岭,仿佛看到了山路尽头的坝县,已经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正入神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没有防备的他猛地向前一扑,头重重地顶在了前位的座位上。

        米萱夸张地惊叫了一声:“会不会开车?想吓死人呀!”

        曹殊黧坐在前面看得清楚,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路,路,路塌了,夏想,滑坡了,怎么办?”

        只有连若菡静静地坐在驾驶位上,面有若思,不下车,也不说话,显然正在思索如何应对。

        夏想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开门下车,才看清前面几米外,山路塌陷了一个长约四五米的大沟,生生将山路拦腰斩断!再抬头一看,山坡上还不停地掉下指头大小的石块,落在地上,溅得到处都是,要是不小心落到人的身上,准保疼痛难忍。

        只能后退了,夏想打定了主意,看样子可能是因为山雨引发了地面下沉,现在头顶上又有山体滑坡的危险,在这里多呆一分钟,就意味着有可能随时被乱石埋住。他跑到车后,见后面的山路上虽然也落了一些石块,不过凭借路虎底盘高四轮驱动的优势,强行通过应该没有问题。他不敢耽误,来到车前对连若菡说道:“这里危险,不能停留,我来指挥,你来倒车,倒到宽阔的地方,再调头,哪怕绕远,也比困在这里强。”

        连若菡看了看左右的地形,不同意夏想的意见:“现在我就可以原地调头,多打向把方向盘,也能行。你不懂装懂,别瞎指挥。”

        根据夏想目测,山路的狭窄程度要是普通汽车,或许多揉几次就可以调过头来,但路虎太宽太长,而且车身沉重,稍有不慎压在路边上,就有可能引起塌陷,甚至有掉入悬崖的危险,所以他对连若菡的提议坚决反对:“不行,原地调头太危险,耗费的时间又太长,万一不小心掉进山沟怎么办?”

        连若菡脸色一变,翻了夏想一眼,一脸的不耐烦:“听你的口气,好象你比我还懂车,比我开车的技术还高?告诉你,我曾经一个人驾车,从京城一直开到西藏,什么样的危险没有见过?什么样的山路没有开过?你一个小毛孩知道什么,见过什么世面?快闪开,车是我的,我说了算!”

        夏想无奈,对副驾驶的曹殊黧说道:“下车,黧丫头,车上危险。”

        曹殊黧听话地下了车,米萱动作更快,一下车就离得远远的,嘴中嘟嚷说道:“疯子,十足的疯子!一个女孩这么凶,关键时候不听男人的话,谁会要你!”

        连若菡先是倒了一把,在车轮离悬崖边上不到五公分的时候,又迅速回轮,向前摆正。可以说,她的技术无可挑剔,确实技术过硬,但有时女人的直觉往往比不过男人的冷静,几把方向盘过后,她悲哀地发现,山路太窄,除非掉到山沟里或是撞到石头上,否则根本不可能原地调头!

        连若菡一脸沮丧,却又不肯认输:“汽车撞坏了,要不是上一次撞了一辆蓝鸟,刚才我已经成功了。”

        夏想不觉好笑,她可真会狡辩,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她也能扯到一起,看来,怨天尤人是女性的天性,天生就会,而且无师自通运用娴熟。

        不过现在没有时间嘲笑她,他让连若菡顺正车轮,准备指挥她倒车。不想连若菡刚刚将车摆正位置,还没有来得及倒上一步,就听到后面传来轰隆隆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一片尘土飞扬,在几人目瞪口呆的惊讶之中,身后十几米远的地方,又平空塌陷了一处大洞。

        前后都是路面塌陷,连一向镇静的连若菡也不禁脸色大变,一脸惨白地看着夏想,失去了平时的冷静。

        曹殊黧也是小脸吓得没有血色,向前紧紧拉住夏想的手,身子紧紧贴了过来:“夏想,我怕!”

        她毕竟是局长千金,从小一帆风顺,哪里会遇到现在这种前后无路的困境?下意识里,她将夏想当成了唯一可以依赖的人,抱住夏想的胳膊,不肯有半点放松。

        米萱怒了:“连若菡,都是你自作聪明地逞能,要是一开始就听夏想的话,也不用现在困在这里?现在好了,你有本事把你的汽车变成直升机,带我们飞回去!哼,在重大事情上,你一个女人非要自作主张,真是愚蠢。女人哪有男人遇事理智,你真是不可理喻。”

        连若菡被米萱大加指责一通,也不反驳,目光冷冷地抬头一看,大惊失色:“不好,山体滑坡!”

        头顶上,肉眼可见许多细碎的沙石滚滚而下,片刻间就落在车上,打得车顶咚咚直响。沙子一样的沙石现在还伤不了人,不过现在只是前兆,几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到,上面有一块巨石摇摇欲坠,落下来只是时间问题。而巨石一旦落下,正是几个人的站立之处,也就是说,几人将会被砸得粉身碎骨。

        要么跳下悬崖摔死,要么原地不动被砸死,连若菡没了主意,一脸慌张地看向夏想:“怎么办?怎么办?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严峻的时候?真的要死了吗?”

        曹殊黧将夏想抱得更紧,喃喃如呓语一样说道:“你说我们要是死在一起,是不是以后永远不会分开?能和你在一起,我不怕。”简单几句话,就将少女的心扉表露无疑,夏想有些感动,又感到肩上全是沉甸甸的责任,他使劲将曹殊黧抱在怀中,第一次亲了亲她的额头,轻声说道:“有我在,你不会死。”

        夏想一伸手打开车门,大喊一声:“黧丫头和米萱快上车,越快越好!不要问为什么,现在没时间解释。”然后又伸手一指在一旁惊呆的连若菡,“别站着,听我指挥!立刻找一块长方形的石头,越长越好,一头粗一头细最好,要快……”

        连若菡惊醒过来,恍惚地问道:“做什么用?”

        “不要问,只管做!”夏想也不客气,上前推了她一把,“你和我一人负责找上一块,是死是活,全在此一举了。”

        连若菡被夏想有些粗暴的动作推得差点摔倒,正想发火,却正对上他一脸坚毅的表情和不容置疑的眼神,不由自主心中一怕。一向不服输自以为是惯了的她,今天不知何故竟然败在一个在她看来不过是小毛孩的手中,让她感觉大失颜面。

        只是,现在不是计较颜面得失的时候,她顺从地点点头:“我听你的。”

        连若菡的虽然今天穿的是短裙,不过动作还是非常的干净利落,在乱石中跳来跳去,也不顾形象,有几次裙子被风吹起,差点走光她也浑然不觉。春光在前,夏想更是无心欣赏,面临生死决择,他自小练就的健壮身体起了作用,不多时就找到一块长条形的石头,也正好符合他的要求,一头细一头粗,不过就是有些重,足有一百多斤,他吃力地将石头搬到山路前方的塌陷的边上,离大坑一米左右。

        连若菡也找到了石头,虽然比不起夏想找到的理想,但也基本可用。她搬不动石头,夏想就和她抬了过来,并排放在一起,问道:“看一看是不是你的车轮一样宽?”

        连若菡明白过来夏想要做什么,惊讶地问:“你想飞越这个大坑?这个坑足有五六米远,要专业的车手才行!”

        “我就行,你别多问!”夏想以前就是越野爱好者,要论起自驾游和开车的熟练程度,不是连若菡所能相比的,男人天生在技巧方面,比女人有优势。

        二人又比划一番,确定好了位置,就急忙返回车内。连若菡还想和夏想争夺驾驶权,被他不由分说直接推到副驾驶上。山坡上的碎石越来越大,这个迹象表明,就算最上面那块巨大的石头不掉下来,他们也有可能会被山石活埋!

        现在的情形是刻不容缓,容不得连若菡再耍小性子。

        “所有人都坐好,系上安全带,不许乱动,不许乱喊,听到没有?”夏想当仁不让地当起了三个女人的主心骨,曹殊黧非常听话地“嗯”了一声,米萱也点点头,系上了安全带,只有连若菡还想说什么,却被夏想一句话呛了回去,“一个人不要在一件事情上犯两次错误,现在一车人的性命在我手上,你不要做所有人的拖累!收起你的个性,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

        连若菡脸色变了几变,张了张嘴,眼中的倔强慢慢消失,坐回到座位上,一言不发系上了安全带。

        夏想深呼吸几口,稳定一下情绪,眼睛紧盯着前面的两块救命石头。他发动汽车,双手紧握方向盘,感觉到手中全是汗。能不紧张吗?车上三位如花似玉的美女的身家性命系于他一身,一个是他心仪的女子曹殊黧,一个是来历不明的任性连若菡,还有一个是成熟丰满的米萱,不管是哪一个都是一等一的人材,都比他更能牵动许多人的心弦,他必须全力一搏,必须完全冷静下来,一举成功。

        因为,在生与死之间,没有失败的选项,失败就意味着死亡!

        他将车向后倒退了十几米,一直退到后面大沟的边上,然后才一脚死死踩住刹车,另一只脚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然后猛地松开刹车——汽车如猛虎下山一般,四轮驱动的巨大动力发出一声刺耳地轮胎磨擦的声音,汽车飞一般向前冲去,十米、八米、五米、三米、一米,夏想两眼死死盯着两块救命石块,不停地微调着车轮方向,感觉到两个前轮猛然一顿,心中一紧,双手下意识抱紧方向盘,车头抬起,整个车身腾空跃起。

        车内鸦雀无声,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响,好象声音也有重量一样,一旦说出口,就会给汽车增加重量,飞不过身下的夺命沟!曹殊黧双手捂住嘴巴,唯恐自己不小心惊叫出声,目光却紧盯着夏想不放,目光中有柔情,有温情,有决然,还有一丝不甘和不舍。

        米萱干脆闭上眼睛,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连若菡却眼中兴奋莫名,脸上也没有了刚才的惶恐不安,眼神中全是刺激和惊喜,仿佛飞车是一件好玩的小事,而不是一件性命攸关的大事。

        还是估计不足,夏想暗中擦了一把冷汗,眼睁睁看着汽车的前轮落到了地面上,而左后轮却落在大洞的边缘,汽车猛然一顿落了地,随即又迅速向左后方倾斜,“啊……”,车内一片惊呼!

        还好,路虎汽车是四轮驱动,夏想猛踩油门,两个前轮陡然发力,冒出一股青烟,带动沉重的车身一下又向前冲出十几米,最后稳稳当当地停在山路的正中——一切尘埃落定,他大口喘了几口粗气,然后回头伸出手紧紧握住了曹殊黧的手。

        曹殊黧眼中泪光闪动,小手也是潮潮的,手心温热,手背冰凉,她用力地点点头:“谢谢你,夏想。”

        “谢他什么?他也是为了保命,不全是为了救你。”米萱获救之后,不思回报,却立即对夏想进行打击报复,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就是要谢谢他,因为他不仅给了我一个活命的机会,更给了我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我决定了,从此以后,谁也不能阻止我实现自己的梦想,就是爸爸也不行!”曹殊黧脸上流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决,她一只手被夏想抓着,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在自己胸前用力一挥。

        “什么梦想?说的跟结婚宣誓一样,一点也不感动,还有一点肉麻。”米萱开口就是刺,谁也不放过。

        “不告诉你,保密。”曹殊黧又嘻嘻笑了,眼神中闪动的分明全是爱意和憧憬。

        连若菡用力靠在座位上,深身虚脱一样,过了半响才笑了一笑:“夏想,今天的事情,我挺佩服你。”

        “救命之恩,说一句佩服就完了?你的佩服可真值钱,我还佩服你呢。”米萱继续冷嘲热讽。

        连若菡不理米萱,又对夏想说:“接下来的路程,就麻烦你开回坝县。谢谢。”说完,她将头扭到一侧,微闭双眼,再也不肯多说一句话。

        难得连妹妹也开口谢人,夏想笑了笑。本来他就想亲自驾车回去,说实话,他现在也不太相信连若菡还能保持镇静,所以还是由他来开车才安全。

        路过印象中三山度假村的时候,夏想瞪大了眼睛看了半天,终于在发现了一群施工人员正在忙来忙去,心中大为放心。今天总算没有白来,现在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三山度假村开工在即,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出山路开工的消息,下一步,就可以正式提出旅游大计了。

        只是让他心里没底的是,在滚龙沟问题上不肯松手的刘世轩,如果发现了坝县草原巨大的经济价值,会不会也要插上一手,分一杯羹?

        连若菡的睡美人的样子实在令人遐思,夏想看右边后视镜的时候,不小心多看了她一眼。她的脸庞精美得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五官精致得挑不出任何缺陷,让人嫉妒上天的偏心和不公。

        夏想可不敢多看连若菡,她太美了,美得让人心悸,他现在不能分心,山路还是非常崎岖难走,必须全力以赴。他不知道的是,连若菡其实是在假寐,她微闭着眼睛,留着一丝余光,在偷偷地打量着夏想。

        夏想虽然比她大上两岁,不过在她看来,男人在不到30岁之前,在没有经历过许多事情之后,一直都是长不大的小毛孩,行事毛躁,说话急躁,心智幼稚,比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中年男人,20多岁的小男孩根本就是没有长成的果实,青涩而冲动,思想简单,基本上还处在低幼阶段。

        连若菡对毛手毛脚的男孩没有一点好感,在她看来,男人只有稳重成熟才有味道,而男人的稳重和成熟又体现在遇事不慌不忙,凡事总是胸有成竹的样子,谈吐之间,风趣而幽默,谈笑间,就决定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

        未经世事没有见过风雨,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男孩,和举手投足都有动人心魄的魅力的成熟男人相比,在她眼中有天壤之别,所以她对夏想这个年纪的男孩没有任何好感,甚至对他们的殷勤还十分反感,觉得他们的讨好浮浅而粗陋,不值一晒。

        连若菡对夏想最初的印象,虽然觉得他比同龄人稍微成熟一点,不象其他一样,见到她的美貌就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要么想方设法接近她,要么就千方百计讨好她——夏想的表现比其他人好了不少,最起码没有那么浮浅和直白,她见到曹殊黧之后也就释然了,原来他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女朋友,怪不得对她不感兴趣,心中也多少平衡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