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11章 挖一个大坑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11章 挖一个大坑

    作品:《官神

        可以说这一次常委会,李丁山虽然不算是一无所获,但只得了一个副科的名额,比起刘世轩的大获全胜,看上去败得很惨,最重要的是,这一次常委会标志着刘世轩的意志完全得到了执行,让所有的人都看清了形势,坝县还是刘世轩说了算,石堡垒不行,李丁山也不行。www.00ksw.org

        散会的时候,李丁山坐着没动,准备等所有人出去再动身。纪委书记杨帆故意留在了最后,差不多等所有人的都走完的时候,他突然对前面的黄鹏飞说了一句:“黄部长,前段时间纪委接到群众举报,说是孟云有经济问题,经过纪委的暗中调查,没有证据表明孟云同志有贪污受贿行为。”

        杨帆的声音不大,不过足够让李丁山听得清清楚楚,也看得明明白白。李丁山一愣,还没有想明白杨帆在暗示什么,却见杨帆转身出了会议室,留下黄鹏飞一脸惊讶呆立当场,脸色变化几次,也没敢回头看李丁山一眼,转身匆匆走了。

        等黄鹏飞将事情对刘世轩一说,刘世轩大获全胜的好心情顿时消失不见,他一扬手将手中的水杯摔到地上,恶狠狠地说道:“杨帆突然来这么一出,是想威胁我,还是想要什么好处?妈的,有话不当面说,非要背后阴人,真他娘的小人!”

        黄鹏飞没有接话,心想你背后也阴李丁山,就不允许别人阴你,骂别人小人,其实就是彼此彼此的事情。当然他不过是想想而已,只有耐心地等刘世轩气消了,再想想办法。杨帆虽然只是随口一说,可是话是出自纪委书记之口,背后有什么目的就十分耐人寻味了,而且又是在和李丁山斗争的关键时期。他看了看了紧闭的办公室的门,见刘世轩平静了许多,才敢小心翼翼地问道:“没听说杨帆和李丁山来往呀?他怎么会帮着李丁山说话?”

        刘世轩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猛然想起自从李丁山来后,他发火的次数越来越多,不是好兆头呀,发火易怒就意味着失控,失控是缺乏自信的表现,难道他从心底深处,真的有点害怕李丁山?

        刘世轩没有回答黄鹏飞的问题,陷入了沉思之中。

        可以说这一次会议结束之后,所有人都在想,坝县的政局似乎因为李丁山的到来而引起的震荡不安,又重新回到以前的轨道之上,坝县的局势并没有因为空降的一个县委书记而有丝毫改变,仍然是刘世轩一人独大,石县长选择沉默和忍让,李书记经过常委会的交锋失败之后,应该也会默认了刘世轩的强势地位吧?

        夏想紧跟在李丁山的身后回到办公室,关紧门,见李丁山脸色不好,也就没有说话,先替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又给自己也来了一杯,一口喝干,才从资料中抽出节亚杰的简历,又看了几眼,才问:“李书记,节亚杰的简历看不出什么问题,为什么你一下就点出了他的名字?难道看出什么?”

        李丁山喝了口水,想了想,又抽上了烟,沉默片刻才不满地说道:“吴英杰太没用了,在会上一句话也不敢说,还想投靠我?这样两面三刀的人,谁敢用?”

        在当时的情况下,虽然吴英杰提出反对意见也没用,但说出来至少向李丁山表明了态度,他临阵退缩确实让人失望,夏想也对他不抱什么希望,墙头草只可利用,不能当成心腹。可惜是,李丁山现在在常委会上,还没有一个铁杆。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你的副科级是解决了,参加工作一年多升到副科,不算慢了……张信颖提就提吧,张淑英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再说也没有妨碍我们什么,节亚杰是谁我不清楚,但肯定是刘世轩或黄鹏飞的人,想要提他,没门!”李丁山的气没有那么容易消下去,正好有一个到手的好机会不加以利用,岂不是显得他太软弱可欺了?

        夏想看不出来节亚杰的简历有问题,是因为他对燕省大学不熟悉。李丁山从夏想手中接过节亚杰的简历,用手弹了一弹:“1993年在燕省大学任学生会副主席,1996年在团省委学校部任干事……1993年时,我还担任记者站站长,经常受邀到燕省大学演讲,和燕省大学的校长以及学生处处长十分熟悉,也和学生会的干部接触不少,印象中没有节亚杰这个人!1996年时,我刚开办公司,文扬也是当时从团省委调到公司的,团省委我常去,里面的人基本上都认识,也不记得有节亚杰!”

        伪造履历?夏想一愣,真有人会这么胆大包天,为了升官敢这么明目张胆地造假?要是提拨了这样一个造假干部,组织部的人是干什么吃的?在提拨任用干部之前,难道不会向学校和相关部门求证一下个人履历的真实性?

        “我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以当时提了出来,没想到刘世轩接过话去,想把节亚杰和张信颖一起提拨,他这么急着表态,可见节亚杰肯定和他有什么关系。刘世轩操纵常委会让我下不来台,还想借机提拨节亚杰,想得倒是挺美,等我查出来节亚杰的简历是假的,看他如何收场。”

        李丁山一拍桌子,显然对发生在常委会上的一幕念念不忘,还是气得不轻。

        夏想突然笑了:“李书记,节亚杰是刘县长提出来的优秀干部,又经过组织部的严格审核把关,他一定得顺利成为副科级干部才能显示出刘县长的高明!”

        李丁山顿时愣住,想了一想,也笑了:“行呀小夏,你比我坏多了。”

        其实夏想的办法也不能叫坏,应该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李丁山当即打电话给燕省大学的学生处处长滕永旺,得到了答复是燕省大学从建校到现在,没有叫节亚杰的当过学生会副主席,甚至连叫节亚杰的学生都没有。随后他又打电话给团省委学校部,也是一样的答复,查无此人!

        李丁山心情好了许多:“那我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反正我初来坝县,人生地不熟的,再说审查履历又是组织部的事情,节亚杰同志我又不认识,是不是?”

        “是呀,副科级干部的审核不严格,竟然出现伪造履历的情况,组织部部长是非常严重的失职!”夏想绷着脸,假装一脸严肃地答道。

        敲门声突然响起,传来了石堡垒的声音:“李书记……”

        石堡垒前来是提醒李丁山,让他尽快联系省城的公司提出申请,因为刘世轩又在催他,急于让他对贝合商贸提出的承包荒山的申请给出正式答复。石堡垒的态度已经十分明显是向李丁山暗示,他不愿意看到贝合商贸承包滚龙沟,但如果没有其他公司的竞争,在刘世轩的催促之下,他也只有同意,就算提交到常委会讨论,结果大家也很清楚,因为刚才的一幕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

        在得到李丁山的肯定的答复之后,石堡垒起身告辞,走到门口好象又想起了什么,自言自语地小声说了一句:“节亚杰的妈妈是政府机关的老同志了,对了,好象叫黄鹏丽……”

        李丁山和夏想对视一眼,会心地一笑。

        夏想当着李丁山的面拨通了冯旭光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就传来嘈杂的声音,冯旭光大声说道:“不好意思老弟,超市今天正式开张,忙死了……食品厂的事情我已经让手下做出方案了,什么,事情紧急?好,没说的,三天之内派人过去!”

        常委会结束后,杨帆突然向黄鹏飞说出孟云被人举报的话,夏想当时也听见了,他认为这是杨帆向李丁山示好的表现,但杨帆和李丁山接触不多,在常委会上没有明显的表态,会后突然来这一手,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想了一想不得要领,问李丁山,李丁山也想不明白杨帆的用意何在。

        接下来夏想又和李丁山商议一番,如何应对刘世轩的强势和手段。二人又将所有常委又理顺一遍,认为杨帆既然示好,肯定有拉拢过来的可能。石堡垒只要有政绩分他一半,肯定也会和李丁山站在一起。王全有因为曹殊黧的关系,多少也会偏向李丁山一方,至于能出力多少,夏想心中没底,因为米萱从来不说起她的爸爸,显然是有意为之。武装部长郭亮、副县长赵建苏态度模糊,也是可以争取的对象。吴英杰是墙头草,只要李丁山占据了主动,他肯定还会再靠拢过来。

        副书记郑谦如果和刘世轩联手的话,将是李丁山的大敌。最后李丁山决定,由他出面和郑谦接触,看看有没有什么突破口。夏想则负责招待好曹殊黧和米萱,同时尽快落实冯旭光前来坝县投资的事情。和刘世轩的矛盾既然已经表面化,就要和他争斗到底。

        李丁山就不相信,食品厂的政绩如果还打动不了石堡垒,那么他随后抛出的草原旅游项目,不信石堡垒不会主动靠拢过来,到时这么一大份政绩,态度不明的副县长赵建苏也会心动了吧?他要是再没有任何表示,还有其他要求进步的不是常委的副县长,一样可以挑起重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