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8章 石县长的试探(求月票!)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8章 石县长的试探(求月票!)

    作品:《官神

        不过让他又难以下定决心的是,他不清楚李丁山的后台有多硬,更不清楚李丁山来到坝县是走过场还是要大展手脚,当然让他更担心的是,万一因为动刘世轩而惹怒了沈复明,沈复明就算顾忌李丁山的背景,拿他没有办法,却有许多办法可以把他挪开。www.00ksw.org他的后台不够硬,是他一直升不上去的关键因素。

        石堡垒宁愿李丁山流露出要大干一场的意思,在他和刘世轩产生重大冲突的时候,他在一旁暗中观察各方的反应,要是刘世轩取得了胜利,他就继续做他的名义县长。如果李丁山占据了上风,他再落井下石乘机搞死刘世轩,然后再好好配合李丁山的工作。

        还有一点让石堡垒并不完全看好李丁山的是,坝县的地理环境太特殊,几乎就是一个封闭的世界,任你有市里和省里的支持,也不可能改变大环境,愚公移山只是神话。坝县面积是不小,几乎可以顶平原地带四五个县大小,但她被群山环绕,要论直线距离,离京城比离章程市还近。但坝县是燕省的县,京城肯定不会在意坝县的贫穷落后,而章程市也几乎忘记了坝县的存在,省里更是不用提,省里的目光都放在沿海的几个富县,以及中部平原的产粮大县,一般不向北面关注。即使偶而把目光投入北面,一般也到京城为止,而坝县的位置如果从省城来看,正好在京城以北。

        坝县基本上就象一个被抛弃的孩子,爹不疼娘不爱,连姥爷和姥姥都不喜欢,没有工业,农业又不发达,靠什么发展经济?靠什么改变现状?

        所以说起来自从李丁山上任县委书记以来,石堡垒一直是患得患失的心理,既想赌上一把,和李丁山靠近架空刘世轩,也好施展手脚,即使没有耀眼的政绩,至少也可以改变现在坝县不死不活的现状。他心中不是没有政治抱负,也想人过留名,只是处处被人牵制,许多雄心壮志都被现实无情地磨灭了。

        刘世轩就是最大的拦路虎,要是李丁山能出手替他解决了麻烦,再放下身段主动和他合作,该有多好?石堡垒也知道坐等天下掉馅饼是异想天开的表现,但他没有强硬的后台,也没有过人的手腕,想要借助别人的力量,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也是再正常不过。

        当贝合商贸正式向县政府提交了承包荒山的申请时,他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所在:滚龙沟!刘世轩的儿子刘河利用贾寨乡的村民免费为他挖口蘑和蕨菜赚钱,在坝县是人人皆知的秘密,但因为刘世轩的原因,知道是一回事儿,没人明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石堡垒毕竟来坝县两年多了,谁和谁的关系也是一清二楚,贝合商贸的法人是杨贝,他能看不出其中肯定有些门门道道?要不,好好的闷声发大财的事情不干,非要摆到表面来做,除非刘河坏了脑筋。

        刘河脑筋当然没坏,肯定是哪一个地方出了问题,逼得他不得不这么做?难道是李丁山?一直等着李丁山和刘世轩产生冲突的他,突然觉得眼前一亮,认为一个绝好的机会出现在眼前!

        不过让石堡垒感到失望的是,当他第一次拿到贝合商贸的申请资料向李丁山汇报时,李丁山不置可否,摆出一副政府的事情由政府做主的姿态,他不好过多干涉。

        石堡垒心中腹诽,遇到挑理的书记,表面上说不干涉政府的事务,但重大事情不提前向书记汇报,是不把一把手放到眼中的表现。但要是大事小事都来汇报,遇到不讲理的书记,会埋怨你没有一点担当,身为政府的一把手,没有一点把握全局的魅力和眼光,是不是能力不够?

        石堡垒倒不认为李丁山是不讲理的书记,只是他摸不透李丁山不表态的深层意思,难道刘世轩的这个举动不是针对李丁山?难道贝合商贸不是因为李丁山和刘世轩的冲突而特意成立?

        在李丁山这里得不到满意的答案,石堡垒回到办公室,一个人沉思了半晌,还是决定给市里打个电话,想旁敲侧击地打探一下李丁山在省里的关系。他知道李丁山能当上县委书记,市长胡增周出力不少。能让胡市长不遗余力地安插李丁山下来,肯定是省里有人发话。别看县委书记才是处级干部,但也是主政一方的官员,牵动到方方面面的关系。

        拿起电话,石堡垒对秘书谢仲志说道:“小谢,我打个电话,有人来找的话,让他等一下。”

        谢仲志答应了一声,轻轻关上了门,坐到座位上,不知何故突然就想起了夏想。

        同样作为秘书,县长的秘书和县委书记的秘书,差距不小,虽然也有不少县局的头头对他笑脸相迎,但比起夏想可以以记录员的身份列席常委会的待遇,差别可谓巨大。常委会上讨论的都是重大问题,县里的所有重大事情和政策的出台,都要经过常委会。夏想尽管没有发言权没有表决权,但能先人一步知道消息,能近距离观察每个常委的态度,对于以后的从政道路来说,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以说,起点就比他这个县长秘书,高了许多。

        可惜,石县长没能如愿以偿当上县委书记,要不他也就跟着水涨船高成了书记秘书。眼见比他还要年轻的夏想春风得意,谢仲志心中多少有点嫉妒,觉得夏想抢了本来应该属于他的位置,所以对夏想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自从上次李丁山的接风宴上有过交谈之后,后来也在县委大院里遇到过几次,都只是点头而过,连话也没有多说。

        而且对于夏想经常有事外出,不随时在李丁山身边等候领导的传唤,谢仲志认为他作为一个秘书,不太尽职,就不免有些看不起夏想。正当他想得入神的时候,突然听到正在打电话的石堡垒声音一下子提高了许多:“夏想?对对,没错,他是李书记的秘书……调到市委?王部长,到底是怎么回事?要调动夏想也要跟李书记说才对,他又不是我的秘书!”

        谢仲志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要调夏想到市委,我没听错吧?才来县委一个来月,就有市委领导要调他到进市里,这样一个没有服务意识的秘书,市委领导怎么会这么高看他?而且没开玩笑吧,李丁山这个县委书记还没有坐稳位子,还没有做出政绩,秘书就被市委领导看上了,这叫什么事儿?

        里间的石堡垒放下电话,过了半天都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明明他打电话给市委组织部部长王肖敏,想要绕着弯子打听一下李丁山的背景,不想话没有说两句,王肖敏却问起了夏想,还说市委组织部正好开办一期青年干部培训班,重点培养后备干部,建议坝县县委推荐夏想参加。

        石堡垒震惊的同时,不由心中大惑不解,王部长怎么会知道一个县委书记的小秘书,而且还用非常热切的口气说话?谁不知道王部长总是一副冷脸,虽然他不是纪委书记,脸色又白,不过许多人都背地里叫他冷面王,就是因为他官威重,不好说话,许多县委书记见了他,也都刻意陪着笑脸,他都很少露出笑容。

        放下电话石堡垒心中不免气闷,夏想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就算他上市委党校培训,也是县委方面推荐,他是政府的一把头,要他开口提出来,是不是显得太明显向李丁山示好?落到别人眼中,他的颜面何存?再说县委的事情,也论不着他来指手画脚,不是难为他让他左右为难吗?

        换了别人,石堡垒肯定会少不了骂上几句,说他不安好心,故意给他设置难题,但对于王肖敏,他却说不出任何不是来,因为王肖敏是他在市委里的最大依靠,也正是因为王肖敏在市里替他说话,他才当上了坝县县长,可以说,是王肖敏的一手扶持下,他才有今天,所以不管王肖敏说话是什么态度,对他提出什么不合情理的要求,他都不会拒绝。

        左思右想一番,石堡垒决定还是亲自到李丁山办公室去一趟,看能不能问出什么,虽然王部长话里话外的意思好象并不认识李丁山,但保不准他和李丁山也认识,可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导致王部长对他有意见。

        正在商议事情的李丁山和夏想对石堡垒的意外来访,大感意外。二人正在猜测他在贝合商贸事情上的态度,正想着如何拉拢他,不成想他上午刚刚汇报过工作,这么快又找了过来,肯定是出有什么变故?

        李丁山和夏想对视一眼,二人都在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疑问。

        夏想推开里间的门,到外间迎接,李丁山站在办公桌前面,也没有坐着不动,算是给石堡垒一个面子。夏想引领石堡垒进来,石堡垒一见李丁山在门口相迎,急忙向前一步,双手握住李丁山伸过来的手:“李书记客气了。”

        李丁山笑道:“石县长快请坐……小夏,给石县长倒杯水。”

        石堡垒忙推脱不用,夏想动作麻利地已经端上了水,然后识趣地就要向外间走,石堡垒有心叫住夏想,毕竟事情涉及到夏想本人,但见李丁山无动于衷,他不好越俎代庖,只好眼睁睁看着夏想走到了门口,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夏秘书等一下,我正好有事找你……”

        夏想站住,不明白石堡垒找他何事,一脸微笑等他开口。石堡垒有点不好直接开口,就看着李丁山说道:“李书记,我就自作主张一次,让夏秘书留下,我想听听他的意见!”

        李丁山才不会有意见,也没说话,笑着冲夏想点点头。夏想就恭敬地站在一边,脸上露出恭谨的笑容,石堡垒心中暗道,比起自己那个高兴和不高兴都写在脸上的秘书谢仲志,夏想的表现简直无可挑剔。

        他犹豫着该怎么开口才不会太突然,想了一想,还是决定先拿贝合商贸的事情说事:“李书记,关于贝合商贸承包荒山的事情,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想和你通报一下……”

        夏想心中一动,石县长上午刚刚说过这事,下午再来重提,难道这么快就在选择李丁山和刘世轩的问题上,有了决定?

        夏想没有猜对,石堡垒并没有下定决心要向李丁山靠拢,就算市委真把夏想调走,也不可能让他轻易地把自身前途和李丁山绑在一起。因为和刘世轩作对,就意味着得罪了所有的坝县本地势力,除非有必胜的把握,否则他没有孤注一掷的勇气。

        在还没有摸清李丁山的后台之前,石堡垒还是决定走一步看一步,稳妥为上,一切要以自身利益的最大化为原则。到了他这个年纪,又完全是从基层一步步干到县长,没有自上而下的全局眼光,只有步步为营才是最好的选择,至少在现阶段,他不会向李丁山和刘世轩任何一方表现出明显的偏向。

        当然,王肖敏的电话让他心中多少偏向刘世轩的天平,又稍微向李丁山倾斜了一点,基本上摆在二人正中的位置。

        “贝合商贸提出承包荒山是好事,县政府会大力支持,不过既然有公司主动提出承包荒山,可见以前在我们看来并没有什么经济价值的荒山,肯定也能赚钱。公司都是商业行为,不赚钱的事情肯定不会做,所以我觉得能不能再多找两家公司,一起提出申请,这样县里才可以从中挑选最有实力的公司,当然,竞争才有发展,只有一家公司申请的话,我们也不好估量荒山真正的经济价值,县里会吃亏的……”

        好一手投石问路,夏想暗暗点头,石堡垒终于还是露出了精明的一面,他这么做表面上是向李丁山示好,因为他心里也清楚贝合商贸是谁的公司,估计他也猜到了贝合商贸的突然出现,是别有用意,暗中还是试探李丁山的反应,恐怕不仅仅是要看看贝合商贸是不是针对李丁山,还要看看李丁山到底有没有背景?

        果然,石堡垒面不改色,又继续说道:“李书记从省城过来,见多识广,认识的人也多,看有没有可能从省城找一两家公司来坝县投资?要和贝合商贸公平竞争,说不定原来我们一直忽视的荒山之中,真的有可以挖掘的宝藏……”

        李丁山也听明白了石堡垒的意思,先是试探贝合商贸的出现和他有没有关系,又以从省城拉来投资为名,看他有没有背景?总的说来,石堡垒还是观望的态度,不见到他后台的冰山一角,肯定不会有任何表示。

        李丁山心中隐隐不快,在官场上,想要左右逢源的人有很多,但最后一般都没有好下场。不过转念一想,石堡垒今天能主动说出多找几家公司来和贝合商贸竞争,表面是想试探他的反应,其实也是示好的表现,至少也表明了他不会偏袒刘世轩的立场,李丁山笑了笑,用手一指夏想:“石县长还真说对了,小夏前一段时间从省城找了一个商界的朋友,已经实地考察过了滚龙沟,正准备向县里提出承包的申请……具体情况就由小夏向石县长汇报一下。”

        石堡垒心中一惊,李丁山还真是看重夏想,这么大的事情直接推到他的身上,对他的扶持真是不遗余力。他以为李丁山是为了提拨夏想而故意把功劳推到他的身上,却不知道,找到投资的还真是夏想本人。

        石堡垒也暗暗庆幸这一次算是来对了,果然是李丁山想动刘世轩,竟然想出了先从滚龙沟下手的办法,这是虎口拨牙,刘世轩没有激烈的反应才怪,恐怕还有后手。随后他又想到,李丁山出手在先,难道是早有打算?

        夏想先冲李丁山点了点头,才对石堡垒说道:“石县长,省城有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想要承包滚龙沟,然后再在坝县建造一座大型的食品加工厂,总投资数额不小,已经达成了初步意见,具体细节等过一段时间公司的负责人会亲自来坝县,向石县长汇报,并且正式提交申请。本来李书记想让我先做好前期工作,等差不多可以定下来时,再向石县长详细说明情况,正好石县长也有意引进招商投资,我就提前汇报一下,不过万一事情最后没有谈成,石县长可不能怪我工作不力呀……”

        石堡垒满脸堆笑:“怎么会?我感谢夏秘书还来不及,能为坝县拉来投资,是天大的好事,如果事情成了,我会代表县政府向你表示感谢。”

        石堡垒担任县长以来,坝县的招商引资工作几乎陷入停顿,两年多的时间内总共不到十万元的投资投到坝县,而且全是靠人情关系来走走过场,资金在坝县转了一圈就又转走了,根本没有产生任何经济效益。如果夏想所说的投资真能落到实处,将是坝县几年来最大的一笔投资,也是唯一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