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7章 一好一坏两个消息
  • 卷一 重新编织的关系网 第107章 一好一坏两个消息

    作品:《官神

        车里人冷漠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冷冷看了一曹殊黧一眼:“不会骑马就不要骑,尤其是不要和那个小毛孩一起骑。www.00ksw.org他才多大点儿,关键时刻肯定靠不住。”

        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冰冷,不过说话声音柔和了许多,也多说了好几句。话一说完,她就发动汽车,关上车窗,大脚油门蹿了出去。

        曹殊黧冲夏想做了个鬼脸,夏想就笑:“美人计没有成功,可惜了。”

        “别理她,瞧她不可一世的样子,等下别撞到我手中,要不非要她好看不可。”米萱愤愤不平,对曹殊黧刚才的举动不以为然。

        汽车朝前开着几百米又紧急刹住,然后就是一阵刺耳的倒车声,片刻之间路虎就象一头猛虎一样,迅速倒了回来,车窗打开,车里人从里面扔出一叠钱,交到曹殊黧手中:“给你压惊!不想要,就扔了!”

        直到汽车再次走远,曹殊黧才看清手中厚厚的一叠钱,足有5000元。她将钱交到夏想手中,拍了拍身上的土说道:“真是一个怪人,有钱也不能这么大方,真当钱是大风吹来的?夏想,你先帮我保管好,要是能再遇到她就还给她,遇不到的话,那就只能敬谢不敏了。”

        夏想也不客气,将钱收好放起:“黧丫头还真是我的福星,刚来坝县就帮我赚了5000元,要是每天都帮我赚这么多,想不发财都难。”

        “臭美吧你,我是我自己的福星,和你没关系,不要乱套近乎!”曹殊黧俏皮地瞪了夏想一眼,心里却想,不但让你赚了钱,一路上还让你沾了不少便宜,又不能说,气死人了。

        回去的时候,曹殊黧还是来时一样,侧坐在夏想前面。不过这一次一切风平浪静,夏想也没有机会再抱她,她就也老老实实坐着不动,也胆子大了起来,还不时哼唱着一首欢快的歌曲,偶而看夏想一眼,见他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就暗暗笑他心眼小,还放不下刚才的事情。

        其实夏想早将刚才的不快抛到了脑后,他正在想因为他的出现,许多原有的进程出现了不可预知的偏差,不过无论如何,也应该影响不到京城,影响不到三山度假村的开发。三山度假村的开发带来了巨大好处不言而喻,虽然就算没有一条坝县直通京城的山路也可以建造食品厂,但仅仅一个食品厂是不能给坝县的经济带来巨大的拉动作用,充其量只能解决一小部分人的温饱。

        要想坝县的整体经济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必须有一条冲出大山的道路,哪怕是一条山路,也让坝县和京城的距离缩短数百公里和数天的时间。但如果没有三山度假村,想要凭借坝县的实力修建山路,无异于天方夜谭。

        坝县受地理环境的局限性太大了,就算有再好的旅游资源,道路不通,也不可能引来游客。如果真要等到2003年后,私家车大量走进家庭带动自驾游的兴盛,坝县的旅游才发展起来的话,离现在还有5年的时间,5年,可以让多少读不起书的孩子重返课堂,可以让多少就着铁钉喝酒的人,可以有一盘下酒的小菜!

        还没有回到县城,半路上手机一有信号就接到了李丁山的电话,李丁山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京城传来了消息,可以确定三山度假山的开发属实,不久就要动工。坏消息却是,贝合商贸公司正式向县政府提出申请承包滚龙沟!

        贝合商贸?

        不用想夏想就知道,是取杨贝和刘河二人的名字合成,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贝合商贸的法人肯定是杨贝。

        没想到,他和杨贝不可避免地站到了对立面,而且还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必须分出胜负才能罢休。夏想皱起眉头,不由想得出了神。

        突然一只温热的小手伸到了他的额头上,好象要抚平皱纹一样,曹殊黧不满的声音传来:“别皱眉,容易起皱纹。你瞧你,想事情的时候,象一个小老头一样。”

        米萱在前面开车,曹殊黧本来想坐在前面,最后还是坐在了后面,和夏想并排在一起。她见夏想想得入神,就调皮地伸手去弄他的额头。

        夏想笑笑,拿开她的小手:“别闹,大人想事情,小孩子别捣乱。对了,曹局长知道你来坝县吗?”

        曹殊黧摇摇头,又点点头:“应该不知道,没对他说,不过他估计能猜到。反正没人说,就装作事情没发生。”

        米萱在前面笑:“不怕我告密?”

        曹殊黧示威似地向她伸了伸小拳头:“你敢?小心我揭你的短!”

        米萱不回头,冲后面扬扬手,表示认输。

        回到县城,夏想让二人先去休息,他到县委去见李丁山。一进门,就见李丁山正在自己倒水,他急忙上前拿过水壶,说道:“李书记,我这个秘书不太称职,总不能及时为领导服务。”

        李丁山笑骂:“少跟我来这一套,我不是事事讲究的官僚,再说你又是去办正事,又不是不务正业,没本事的人才天天做倒水扫地的小事。”

        如果泡妞也算是正事的话,夏想差点羞愧难当,不过想想也算是为将来打好基础,不管是为他还是为李丁山,都非常有必要和曹永国拉近关系。况且,米萱又是王全有的女儿。

        李丁山接到了京城的电话,已经查明三山度假村确实正式立项,由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负责开发,具体动工日期还不清楚,但应该就是近期,赶在下雪冰冻之前进山。可以说,三山度假村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不会再出意外。

        “不过,贝合商贸突然提出承包滚龙沟一带的荒山,时机非常敏感,会不会他们也知道了什么风声?”李丁山的担心不无道理,原本他以为三山度假村的开发是绝对机密,只有他和夏想知道,他可以借此在许多事情上占领先机,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如果刘世轩也知道了此事,那么可以用来当出奇不意的手段的通天山路,就失去了全部意义。

        夏想将他今天从黄海嘴中得到了消息说了一遍,李丁山放了心:“原来是这样,刘世轩也挺有头脑,当机立断,看来滚龙沟还真是他的软肋。”李丁山也知道贝合商贸的含义,暗中特意看了看夏想一眼,见他没有特别的反应,心里也就淡定了许多,他还怕夏想一时受不了刺激,会做出过激的反应。

        夏想的沉稳让李丁山也不由感叹,想当年他这么大年纪时,绝对没有这么镇定。要是他早有夏想的稳重和成熟,再有老丈人的背后支持,宋朝度早早拉他一把,现在到副厅也应该问题不大。

        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虽然才是正处,但身边有夏想这样一个助力,以后想要升迁也不会太难。

        “李书记是怎么考虑的?”夏想知道承包荒山在坝县史是一件大事,必须拿到常委会讨论。

        “刘世轩很聪明,没有直接出面,而是让贝合商贸的人出面,向石县长提出的申请。石县长向我汇报时,没有表态,只是说政府那边先研究一下,具体拿出一个方案出来,再交到常委会上讨论。”李丁山也清楚石堡垒肯定知道贝合商贸的背景,他能主动向李丁山提前汇报,而不是等方案出来再汇报,已经表明了中立的立场。

        “真要上了常委会,恐怕形势不太妙……”坝县的县委常委连李丁山在内一共11人,有些县会有13人,但坝县穷,基本上下面的乡镇的党委书记没有高配常委的,11个人也算合理的人数。夏想算了一算,李丁山现在还没有控制常委过半的影响力,“刘世轩一票,黄鹏飞一票,中间派中的几人,我估计会在这件事情上向刘世轩妥协,因为和他们的利益没有冲突,副书记郑谦、武装部长郭亮,再有副县长赵建苏和纪委书记态度不明,刘世轩在常委会上通过的可能性很大。”

        他故意落下石堡垒不说,就是要让李丁山分析,留给他最后发表关键意见。

        “是呀,最耐人寻味的是石县长的意见,如果石县长明确表示支持贝合商贸,几乎可以肯定百分之百通过。”话一出口李丁山才猛然发觉,平常时候还看不出来,关键时刻原来一直低调的石堡垒,才是掌握坝县平衡的最关键的一人。只要他偏向谁,谁就有了掌握常委会的可能。

        夏想也想到了这一点,才猛然醒悟,石堡垒要是聪明人,就不会明确表示偏向哪一方,他只需要做好份内事就可以,只要他一直居身中间,才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

        不过世界上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他有办法让石堡垒坐不住,不让他稳坐钓鱼台,坐收好处。

        想了一想,夏想笑了:“李书记这边,吴英杰算一票,杜部长算一票,还有王书记也可以算上一票,至于石县长,除非他不想上进,否则他早晚会站到我们这一边。”

        李丁山大为惊讶:“王书记?王全有?怎么说?”

        夏想就将曹殊黧和米萱的关系一说,又点明了米萱和王全有的关系,当然他和王全有的偶遇也一并说了出来。

        李丁山大喜过望:“小夏,了不起,你总是给我惊喜,看来,你还真是我的福将。对了,应该说曹殊黧也是你的福星,可要好好把握住机会!曹局长要是下一步进了燕市当上常务副市长,政治前途一片光明,他今年才50岁吧?干上一届副市长,再升一升,就能到副省了。”

        他又想起了刚才夏想话里有话,就问:“石县长为什么要向我们靠拢?”

        “李书记是当局者迷,石县长是政府一把手,要是有一份政绩可以在他的履历上写下浓重的一笔,他会选择和谁合作?当然是可以给他带来巨大好处的人,这个人,就是不但在人事方面有重大决策权,而且还掌握着许多重要信息、处处先人一步的李书记!”夏想心里清楚,他再受李丁山的信任和器重,也不能超越秘书的角色,出谋划策可以,但决定权必须交回李丁山手中,不能让他对自己产生怀疑。

        没有人愿意接受手下比自己还高明的事实,再大度的人,也难免会有所想法。

        李丁山明白夏想的意思,脸上表现出不悦的神情,不过心里还是感到十分舒服,说道:“以后在我面前有什么说什么,别总说一半话,非要让我下个结论,哪里有这么多讲究?”话说到一半又笑了,“你说的是指可以通到京城的山路吧?说的也是,提前知道山路要通,提前着手准备发展坝县的旅游业,这么一大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我拿出来具体交给石县长来做,他会是什么态度?”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敲门声:“李书记在吗?我是石堡垒,有件事情要向您汇报一下?”

        李丁山和夏想对视一眼,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诚心而论,在刘世轩和李丁山对抗的事情上,石堡垒存了私心。

        李丁山的空降,让他的县委书记梦破灭,不可能心中没有芥蒂。他今年48岁了,在副县长和县长的位子上干了太长的时间,错过了这一次上升的机会,说不定一直到退休都当不上书记。他一直信奉的一句名言是,不想当书记的县长,都不是好县长。所以李丁山一来,他就抱定了一个态度,不对抗不合作,保持距离,坚持中立,适当向刘世轩倾斜。

        石堡垒不是不想和李丁山对着干,联合刘世轩等人架空李丁山。不过他没有刘世轩在本地根深蒂固的影响力,又没有李丁山从省城空降的背景,谁都知道省城来的人,背后肯定有省委的人撑腰?再加上他认为与刘世轩的霸道和阴险相比,李丁山身上的文人气质反而更让他觉得可信,所以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他最后决定采取坐山观虎斗的策略,坐等李丁山和刘世轩发生冲突,到时他及时出现当救火员,不管偏向哪一方,肯定都能获取最大的利益。

        李丁山想要在坝县有所作为,想要打开局面,必然要在人事和经济上做文章,石堡垒有自知之明,他在坝县没有什么根底,常委中支持他的也就两三人,下面各局的头头脑脑更是没人听他的话,他手中又没有人事大权,说实话,真要说到政府这一块谁是老板,名义上他是,实际上还是刘世轩说一不二。

        况且,刘世轩不但在政府这边坐大,连组织部长黄鹏飞也对他言听计从。上一任老书记上任以后,想要动一动刘世轩的利益,结果惹怒了刘世轩,几次在常委会上发难,让老书记的提议都无法通过,不管是人事的变动还是政策的推广,无一例外在常委会上被否决,让老书记处处受制,甚至不惜动用了书记的一票否决权,但最后还是被气得大病,提前病退。

        一个掌握不了常委会的书记,就失去了一把手的权威。

        在这一点上,石堡垒还算比较佩服李丁山的稳妥。来到坝县一个月了,李丁山还没有就重大议题提交常委会表决过,因为一旦出现一把手的提议无法通过的情况,身为一把手的权威将大大降低,书记的光环也会减弱许多。如果没有底气就匆忙把决议上常委会讨论,是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在这一点上,李丁山的做法让石堡垒十分赞同。李丁山没来之前,县委县政府的人一致认为,他没有从政经历,肯定会做出幼稚的举动。现在看来,他们都低估了李丁山的政治智慧。

        正是因为李丁山隐忍不发,行事稳妥的风格,多少让石堡垒有些动摇,在想要不要和李丁山联手,把刘世轩打压下去?石堡垒心里清楚,和李丁山相比,刘世轩顶多算是一个政客,一个政治上的投机者,远远不能称之为政治家,而李丁山既然是空降来坝县,省里肯定有人,来坝县就算不是为了政绩,可能也是走走过场,但不管怎样,他肯定有政治上的抱负,就算只是为了政绩,也有为了坝县的经济发展而出力的动力,不象刘世轩,纯粹只是为了一己之私而占据常务副县长的位置。

        刘世轩是市委书记沈复明的人,石堡垒知道这一点,因此他也清楚,就算他和李丁山联手,也只能将刘世轩架空,没有办法把他赶走。

        石堡垒已经48岁了,说不想再进一步,那是自欺欺人。他算了算,李丁山说不定干上一届就走,三年后他51岁,还可以来得及再干一届书记,如果在任内出了政绩,临到最后退休的时候,升不到实职副厅,补偿一个副厅级待遇,以副厅级干部的身份退下来,也是一种荣耀,总比老死在处级上面强上许多。所以说他不是没有动过试探李丁山的心思,想要和他合作。